【一】

「是誰帶來遠古的呼喚,是誰留下千年的祈盼。難道說還一無言的歌,還是那久久不能忘懷的眷戀。」

上世紀九十年代,李娜的一曲《青藏高原》曾經風靡一時,從此流行起來。

無論是城市農村,無論是大江南北,也無論是大人小孩,個個都能哼唱幾遍,人人都耳熟能詳。

那明媚悠揚的歌聲有如天籟,久久回蕩在大家的記憶中。

人們也因此記住了你「李娜」。

作為你的一名歌迷,一名崇拜者,我也和許多鐵腕粉絲一樣,從那個時候開始愛聽你唱的《青藏高原》,並從這首歌曲中走近你,走近你那一首無言的歌。





【二】

如果說《青藏高原》描述和表達的是一種滄桑的情感,那麼在你的另一首歌曲《走進西藏》中,我讀到的卻是一種苦苦跋涉尋覓後的無奈,是一種上下求索後的感傷。

聽:「走進西藏,也許能發現理想;走進西藏,也許能看見天堂。」

在娓娓如述的感傷中,我體會到的是一種對現實的無助無奈與無言。

每每一番忙碌打拼後,無論成功失敗,我都會靜下心,播放這兩首歌來聽。

從中撿拾這種安慰與苦澀,細數這份無助和孤獨,和歌者一起乘著歌聲的翅膀,一起日夜遙望著藍天,一起走進雪山和高原。

我疲憊的心似乎也在歌聲和歌曲的意境中無言;我無助的情感似乎也在委婉而淡淡的感傷中棲息停泊;我無奈的思緒會輕輕泊靠在歌者所表達的淡淡的憂傷中,愛著歌者的愛,歡樂著歌者的歡樂,悲傷著歌者的悲傷。

一如越王勾踐之臥薪嘗膽,在苦澀的冷靜中期待和醞釀著新的圖騰。





【三】

知道嗎?

作為你的一名忠實崇拜者,苦苦追隨的曆程,心裏總有太多的話想對你說。

你唱過的歌曲我大多都熟記於心,甚至能哼唱自如:《好人一生平安》、《女人是老虎》、《嫂子頌》、《苦樂年華》、《唐明皇》。

但是你的突然出家與絕然離去卻出乎所有人的意外,讓和我一樣的所有歌迷不解。

網路和媒體消息稱:「1997年5月19日,李娜唱罷一曲驚天動地的《青藏高原》之後,秘密離開北京,來到張家界市的著名風景區天門山。不久李娜就遷戶張家界,並在天門山修了屋。然而,8月10日,上海一家大報捅出爆炸新聞:說李娜已離開天門山,去浙江天臺山出家為尼了!這個消息,震動了中國歌壇,許多歌迷為此流淚、惋惜、哀嘆。」

知道嗎?

我關注的目光也一直都在跟著你的背影遊移,從北京到張家界,再從張家界天門山的木屋到美國,再從美國洛杉磯到山西的五臺山。

然而,我尋尋覓覓的目光只能終止於佛門的院牆之外;我的心只能堆積著對你的祝福和祈盼。

或許,出家之於你是一種心安理得的歸宿;或許,佛緣與禪理是你在人生旅途上心靈真正的皈依。

但對於成千上萬的鐵腕粉絲卻是不舍的別離,是久久不能忘懷的眷戀,是萬千寂寞中的空空守候,是朗朗月光下的一種癡癡的牽掛,是情感深處那一份不明的念想。





【四】

在你決定遁入空門研究佛學的剎那,我的世界被一種莫名的無奈強烈撞擊,情感為之傾斜,江湖為之搖晃。

心中那份莫名的眷戀才下心頭,卻上眉頭。

知道嗎?

就在你抽身向佛的瞬間,我只能望著你的背影發呆,離情別緒和萬語千言頓時在心中積澱爆發,向天空噴薄而出,化作傷心的雨點,砸向萬水千山。

那是一種空前絕後的痛,更是一種綿綿無盡的傷!





【五】

如今,你出家的消息逐漸淡出人們的腦海,你轉身離去的背影也逐漸淡出我的視線。

而我卻依然站在原地,在歌曲《青藏高原》和《走進西藏》那淡淡憂傷充滿滄桑無奈的旋律中苦苦尋覓。

尋覓一種來自遠古的呼喚,守候一份堅持了千年的祈盼。

歲月或許可以磨滅一切,葬送所有的記憶,但無法磨滅這份曆盡滄桑後的恆久崇拜,葬送不了心底這份默默的情懷。





【六】

你曾經說過:「藝術的高峰須從寂寞處攀登。」

然而,面對你遠去的背影,面對那閃著佛光的院牆,面對遠方傳來的穿透靈魂的被羽化的縷縷佛音。

面對日子裏的日月星辰與山風朝露,聽著你曾經明媚的歌聲,我在寂寞中苦苦追隨的結局從此無言。

我心中依依不捨的戀歌,從此無題。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