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思念是一種病,所以我更願意說想念,想念遠方的你其實很累,漆黑的夜裏看不見一絲光明,靜靜的等,等著屬於我的黎明,黎明是你曾經答應給我的禮物,我能等到它到來的那一刻嗎?也許永遠也等不到了,留給我的只有黑夜。」

你的承諾讓我想起兒時在棗樹下凝望棗兒久久不願離去的場景。

你相信望梅也能止渴嗎?

你知道冬季過了的季節是什麼嗎?

對我來說還是冬天,你剝奪了我的春天,因為見到你才是我心裏真正的春天,你相信嗎?

難道我們真的只能停留在虛擬的世界裏嗎?

難道見一次面就那麼難麼?

請你告訴我,我還有機會見到你麼?

為什麼不能肯定?

人啊,有時就是很難理解,別人要我去見她我不去,見不到的卻永遠放不下,一份感情一份牽掛,無法從心裏抹去,就像打上了烙印,永遠不可能忘卻。

別人問我為什麼不願意見她?

我凜然正氣:「永遠不見網友。」

和她結束了,不想發展,因為有你已足夠。

而你,我想見一面卻很難實作品,其實你真的應該給我一些信心和希望。

我們認識好幾年了,天天盼月月盼,除了你我不會去見任何人。

若去見別人,那我們在一起這麼多年算什麼?

做人人品何在?

若說我們是普通朋友,那沒什麼,可我們畢竟不是一般普通朋友,再去見別人,怎麼對我們這段感情交代?

心裏牽掛一個人是幸福,幾個人就是罪過。

那天,經過鐵路一列火車呼嘯而過,我呆呆的想:「那車廂裏會有我天天思念的你嗎?」

我知道我太傻,怎麼會呢,即使裏面沒有你,我也想知道它將駛向何方?

能否將我的思念帶上,送給遠方的你。

我就象那乾旱的土地,何時才能逢甘露?

何時才能等待你來到我身邊?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