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傷口中幽居

我放下過天地

卻從未放下過你

我生命中的千山萬水

任你一一告別

世間事

除了生死

哪一件不是閒事

少年的愛情

永遠不夠用

一杯酒足以了卻一件心事

為午後預設的獨木橋

在天亮前就被

一個女子夢斷了

漸悟也好

頓悟也罷

一個人在雪中彈琴

另一個人在雪中知音

我獨坐山巔

將萬裏浮雲,一眼看開

一些人被另一些人用舊了

也只能在酒色中輝煌地度日

唯獨那個努力不幸的人

卻依然幸運地一步一步死去

空門內外

誰又是誰呢

一眼望去,浮沉中的英雄個個落魄

鏡中的美女悄悄遲暮

我為了死,才一次又一次地活了下來

下雨了

很多人等著用雨傘辜負我

而我在接受捍衛的同時

內心也正在接受著雷劈

如果落難,骨頭越賤越輕

人與人越愛越輕

生來喝酒

那麼誰去造就寶劍

鋒芒中小人奮起

羞煞漫天雲霞

酒色、福田、功德

無法標價

互相用眼睛煮著對方

誰能把誰放下

走吧走吧走吧

孽緣、隨緣、緣緣不斷

白雲飄飄

一了百了

坐在菩提樹下

我觀棋不語

前世

今世

來世

患得

患失

我用世間所有的路

倒退

從哪兒來回哪兒去

那個女子

滿身都是洗也洗不盡的春色

眸子閃處,花花草草

笑口開時,山山水水

一揮手

六塵境界到處都是她撒出來的花種

用一朵花的時間商量我們的來世

再用一生的時間奔向對方

你穿過世事朝我走來

邁出的每一步都留下了一座空城

這時,一支從來世射出的毒箭命定了我

唯一的退路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