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牠抓到一條過大的魚,牠搖頭晃腦,尖喙指向天空,勉強伸長頸項,伸長、伸長,再伸長。

半晌,魚仍卡在喉頭,魚尾巴露在嘴外面左右擺動。

這一切,令我的心情也凝在長喙直指尾巴搖擺的半空,不上也不下,一時不知該同情魚還是白鷺鷥。

雖然每天都經過這條四分溪,雖然溪裡魚群數量頗多,但總是看到白鷺鷥踅步空忙,遇見抓到魚,這還是頭一遭。

由於白鷺鷥只生吞不活剝,一大群台灣鯛成魚見到白鷺鷥走來,也僅僅象徵性閃躲,一種禮貌性對於彼此體型差異上的尊重而已;而白鷺鷥也只能徒呼負負,一看就知道吞不下的,覬覦也沒用。

這條倒楣的亞成魚大小,可能介於白鷺鷥吞得下和吞不下的臨界。

若吞得下肚,可抵上大半天的工,非常符合獵捕的經濟效應。

當然對白鷺鷥而言,這到嘴的肥肉自不輕言放棄;但對魚而言則相對處於劣勢,如果白鷺鷥一直吞不下,而且還沒被折騰去半條命,才有機會活。

僵持了一會,牠把魚吐到岸邊岩上,任魚跳著拍打著,然後從容地喝了兩口水,又仰了仰脖子,潤了潤喉,在魚跳到岩石和水面的交界處前,輕易地又把魚銜起。

彷彿一切都是牠算計好的,距離也是,時間也是,牠經驗老到,這種情況只是例行公式,是我少見多怪罷了。

牠這樣重複了幾次,魚尾巴漸漸失去活力。

我猜想即使牠現在放棄,魚也活不了了。

最後一次,牠的長喙所幸含著魚一起下水,一邊濕潤魚身,一邊又喝了幾口水。

我看得很仔細,以致於身體趨前許多,一般時候白鷺鷥遇到這種舉動,都會感到受驚擾而飛走,但這時或許已是吞得下或吞不下獵物的關鍵時刻了。

牠絲毫沒有理會我。

終於,魚,從牠長長的頸項滑落,像溜滑梯一樣。

如果,沒看見先前牠是如何的費力,這一刻你會以為牠是輕而易舉的。

接著,一坨白色糞便,從牠的尾腹射出。

有進,有出,十分完美的大自然邏輯。

河岸另一邊,有幾個觀鳥人,不禁鼓起掌喝采。

而白鷺鷥,往喧嘩處望了望,像打了一個飽嗝似地抖了抖身羽,往河段下游飛去。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