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的荒原

淡紫色的薰衣草

漫山遍野盛開著

開放在欲暖還寒的春夏之交





暖春一走

便是一整個盛夏

在一望無際的花團錦簇中

你卻孤獨的駐立著





觸不到外面的世界

周遭的浮華

落盡歲月的色彩

散盡幾度紅顏





在花花世界裏

你卻孤守在一個角落

無人探知

你的孤寂





一身淡紫

淡淡素雅

如天山腳下的清泉

流過歲月的四季





那荒原的古堡中

是誰在反彈著琵琶

高山流水

洗不盡那一花尖的孤寂





誰能懂那一株小草

誰能懂那一份芳心

若守護不住那一份清靈

摘之採之又何能恆久





當陽光的色彩開始剝落

飄在記憶中的過往

彌漫在伊黎河畔

輕輕落在你的髮尖





你信步花間

輕拎衣角

不經意

拎起一身的冷香





幽遠的冷香

如年少時的初戀

時隔多年

思念停留在千山萬水中





時光的背面呀

是你淚流過的痕跡

伊黎河穀畔

盛放著你的一份執著





任時光如水

匆匆復匆匆

你如一株薰衣草

固執地守候在愛的邊緣





身著一身高貴色彩

卻緊閉著內心的光華

風過雨過

散透一身的清香





香飄天涯

心隨夢逐遠

夢極天際

何處彼岸





那一株小小的薰衣草

曼生如紫

執著的守候著一份憐惜

守候一份憐惜與讀懂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