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我只能在夢中與她相見,夢醒時分便只有孤獨與眷戀。

背負了太多人的希望,想在明暗中學會飛翔,飛到那從無人煙的地方。

每當一個人走在空曠靜幽之地,漫步月色裏、小溪旁洋洋灑灑的月光淅瀝地傾潟在小溪裏看著它在小溪中漫射,聽著潺潺的流水和著幾絲兒蟲鳴,呼吸著微醉清涼的空氣。

我的嘴角就總愛掛上一絲淡雅的笑。

靜靜欣賞真夜的孤獨與明淨。

失去綠葉的白楊林露出它那有力的膀臂依舊在不遠處傲然挺立,那林間還縈繞著淡淡的霧氣。

獨坐下遊那鋪滿淡淡黃葉的大石旁,聽流水,借著夜色,望著被夜風吹起的黃葉在那淡銀色的輕潟下先打著旋兒,最後又急墜於小溪裏披著月光隨流水遠逝。

此時心頭卻浮現了陶潛筆下的桃花源。

那燦爛的桃花林,可有著這淡淡的月光演算上色?

可著這剛直不屈的白楊守衛?

可有著這溪水滿載著憂愁悄然遠去?

可有這傳遞的輕翠悠揚蟲鳴的夜風?

想罷!

臉上的笑意就更舒展了。

在這裏雖不是隔世獨立的絕境,但此時在這清涼的月色中,靜夜下,卻卻實實只有我一個人,沒有多餘的喧囂,只有淡淡的寧靜圍繞。

清風擾亂了我那孤獨的發稍。

伸手,撫摸著這不知該去向何方的夜風在氾著亮光的小溪裏激起朵朵漣漪。

那被塵世所覆寫的思緒宛如這漣漪深邃,不見底。

我那顆飄蕩於俗事中的心,不覺地被這夜風吹向了遼闊的夜空,隨著蟲鳴一直輕盈上升。

到最後被徹底的冰封。

才發現這以前的一切,只是一場迷離了的夢。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