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早,看到一隻剛剛破蛹的蝴蝶掛在庭前的樹上。

半透明的蛹懸在枝幹上,蝴蝶無力地攀著它。

牠試著飛,翅膀卻是濕潤的,張都張不開來,牠想往上爬,力量卻是那麼薄弱,僅僅振一下,就垂了下來。

牠是一隻白色、帶點黑斑的小蝴蝶,很常見的種類,很平凡的小生命。

有時候,整個山谷飛滿了這種蝴蝶,多一隻,少一隻,誰也不會經意的。

牠是一隻多麼無足輕重的蝴蝶,一個脆弱無比的生命,也許,一個季節過後,就消失了;也許一場大一點的雨,或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意外,便會奪去牠的生命。

可是,牠不憂慮這些。

只要有生命,牠便要享受生存的權利,便要展翼飛去,為這世間添一景致,為這宇宙盡份義務,只要有一絲力量,牠便要活得像一隻蝴蝶。

我一直注視牠。

牠一直抖動著,一下子鼓著那分不開的翅膀,一下子舉著那使不上勁的腳,觸鬚也微微晃著。

晨霧散了,陽光從林間透了進來,蝴蝶的翅膀慢慢乾了,可以分開來了,可以擺動了,由慢漸快,終於像在急風裡閃耀的樹葉,一下子飛了起來。

當蝴蝶的白色影子消失在視線之外,我似乎失去了什麼,又好像獲得了什麼。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