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到一個很有趣的惡作劇,這將會是一個很大的玩笑,也是一個很大的工程。

這個玩笑需要很多人的幫忙,還要有一個絕對安靜的空間。

身處在連一絲風聲都聽不到的地方,許多朋友圍繞在身邊,開始聊天,開始說笑,大家的嘴一張一闔,好像講得很開心,甚至拍起手來。

但是,卻什麼都聽不到。

為什麼會這樣呢?

因為大家約好不能發出任何聲音,假裝很開心地聊天,假裝在大笑,被惡作劇的那個人會很驚訝地看著這一切,以為自己耳朵聽不到,一覺起來,什麼都聽不到了。

這只是我想像的玩笑而已。

但是,為什麼大家看著我,好像在說些什麼,從唇形之間,似乎讀得出什麼卻又稍縱即逝。

我一直以為是大家在跟我開玩笑,故意不發出聲音。

哼,竟然這樣捉弄我?

還是這只是一場夢,夢境本來就不會有任何聲音。

好吧,我試著自己發出一些聲音,卻還是什麼都聽不到。

原來,沒有人在跟我開玩笑。

看著眼前搖擺的美麗弧線,我都忘記我這輩子沒有耳朵,已經是一條藍色的魚。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