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困在這裡了。

失去意識之後醒來,依然朦朧的視覺辨認不出這個陌生的地方。

我在哪裡?

他沒聽見回答,但是消毒水的氣味,以及層層繃帶下傷口傳來的撕裂感,就當作是回覆了。

大概是某個治療的場所吧,他想。

每天都有人幫他料理一切,他的起居坐臥,還包含他從來沒讓其他人參與過的私密日常,一直以來為了生活奮戰,每天忙碌危險不堪,突然什麼也不需要做了,他閒得開始想數自己的頭髮。

當他以為自己要習慣這一切了,某天洗臉,被自己無神的眼眸還有陌生的面容嚇了一跳,才想起曾擁有的自由,才想起被弄丟的驕傲。

身為獵人的他,現在竟被供養得像獵物,他再也無法在這牢籠裡多待一秒了。

這裡的作息單純規律得令人驚訝,要離開一點都不難。

他找回銳利的目光,用來觀察逃走的時機;他喚醒冷靜的思緒,用來分析解脫的路徑。

終於天時地利人和,他毫不猶豫地展開行動,不管眾人的呼喊,不顧閒適的生活,奮不顧身。

但是,直到重重墜地的瞬間,撞擊才讓他記起自己的身體已禁不起冒險了。

有人將他輕輕拾起。

「醫生!上次誤入陷阱右翅殘廢的老鷹,跳籠自殺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