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夜來到最深濃的地方,闃黑逼退了所有的光,夢開始建構世界的新次元,現實裡不曾實現的,夢悄悄完成了它。

夢是幻境,卻真實地足以細細體認。

夢境來臨的時候,我正緩步上樓,一階階爬向不知名的高處,四周是不相識的人群,忽然仰頭,一眼就望見,你停下腳步等我。

你的眼底帶著善意,微笑而不說什麼,天知道啊,那是我久久才盼到的,偶然的邂逅。

我狂喜,又故作鎮定,屬於道塗相遇的驚喜美好,足以讓地球暫停旋轉。

未料,當我靠近,眼神交會之際,你突然牽起我的手,白晝裡流動的情意,不可告人的愛慕,就這樣在漆黑的夜,緩緩匯聚成掌心的一片溫熱。

也許得到的,只能生活在一起,得不到的,才能在夢寐的眠床,意識的深處纏綿繾綣吧。

這是外遇的弔詭之處。

夢土之上,我們沒有相見恨晚的抱憾,殘缺的愛得以完整。

感謝有夢,它不只一次祝福我們,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