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熱天,禪院裡的花被曬萎了。

「天哪,快澆點水吧!」小和尚喊著,接著去提了桶水來。

「別急!」老和尚說:「現在太陽大,一冷一熱,非死不可,等晚一點再澆。」

傍晚,那盆花已經成了「霉乾菜」的樣子,「不早澆!」小和尚咕咕噥噥地說:「一定已經死透了,怎麼澆也活不了了。」

「少囉嗦!澆!」老和尚指示。

水澆下去,沒多久,已經垂下去的花,居然全站了起來,而且生意盎然。

「天哪!」小和尚喊:「它們可真厲害,憋在那兒,撐著不死。」

「胡說!」老和尚糾正:「不是撐著不死,是好好活著。」

「這有什麼不同呢?」小和尚低著頭。

「當然不同。」老和尚拍拍小和尚:「我問你,我今年八十多了,我是撐著不死,還是好好活著?」

晚課完了,老和尚把小和尚叫到面前問:「怎麼樣?想通了嗎?」

「沒有。」小和尚還低著頭。

老和尚敲了小和尚一下:「笨哪!一天到晚怕死的人,是撐著不死;每天都向前看的人,是好好活著。」

「得一天壽命,就要好好過一天,那些活著的時候天天為了怕死而拜佛燒香,希望死後能成佛的,絕對成不了佛。」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