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男人總有個這樣的伙伴,一個僅次自己生命的好兄弟。

有時它劍拔弩張,青筋暴跳;

但大部分時候,它又乾癟不起眼的縮在胯下陰濕的角落,只偶而在上廁所解放的短短幾分鐘裡,或是洗澡時濕答答的出來透透氣。

甚至一年四季裡,曬曬太陽對它可能都算奢侈的享受!

這樣的一個兄弟,就是男人的陽具,上帝恩賜來傳宗接代的性器。

只可惜這二十幾年來,我總是辜負老天賜予它的重大任務,只在三急時才從悶濕的褲襠裡給它一點自由。

要一個處男寫做愛的感覺,無疑是天方夜譚;

如果用想像的就能知道有多爽,那又何必冒著女友大肚子、你得負責任、甚至尋花問柳中標又破財的危險求一發而不可得?

幸好,上帝給我們雄赳赳氣昂昂硬挺性徵的同時,也給予我們萬能的雙手和聰明的腦袋。

打手槍就成了枕邊猶需男人的最佳宣洩出口。

畢竟雙手不會說不,也不會在意你時間多久表現如何;

用手用腦更不必算日曆看時間。

甚至更進一步說,人類的想像力無拘無束,當真天馬行空,加上現今資訊發達,A片垂手可得;

想想你能找到幾個比中島廣香或川島和津實更正,而且光溜溜的美女對你全面解放?

由此而言,打手槍不只是做愛的替代品,更是奔騰的性幻想爆發的絕佳管道。

於是每天,世界的各個角落總有男人雙手不得閒,熱絡的給自己來個感官的解放。

男人打手槍,大抵是有罪惡感的。

一方面滿腦子精蟲亟欲洩之而後快,另外一方面卻不由自主的老想起報紙分類廣告版的角落裡,那些可憐的男人打槍過頭倒陽早洩,最後只得求助中醫診所或美國神奇新藥的恐怖語句。

於是乎報章雜誌的性專欄裡,「打手槍影不影響性能力」的問題總是沒有斷過,但縱使心中有滿腹疑問,廣大的男性同胞們會打的槍卻也沒有少打過。

這是男人特有的矛盾,五味雜陳卻又羞於啟齒。

每天都有人擔心打手槍不好,卻讓他們還是忍受不住的原因為何?

說穿了,不過是一個爽字。

打手槍的感覺就像吸毒,初時可能不甚愉悅,躲躲閃閃怕給人撞見不說,沒要出恭撇尿卻脫了褲子,跟自己兄弟大眼瞪小眼的感覺有時挺彆扭。

然而手掌一放,這搓搓捏捏之後卻又有如直上天際,肌肉繃緊緊腦袋卻輕飄飄不知今夕是何夕,只知酥酥麻麻從頭爽到腳,全身毛孔大張,感覺神經只剩下胯下十幾公分的長處還在作用,連手酸屁股涼都忘的一乾二淨。

倏忽馬眼一緊屁股一夾,就這樣把意識跟精液一股腦全射了出去。

除了嗑藥,我還真想不出有什麼跟打槍一樣爽快的玩意兒!

好啦,射都射了,爽的再久高潮再長終究也要回到現實。

面對一片糟的「事發現場」,大家都是一樣這麼走過來的。

清理清理善後,可能有些人腦子裡還會想著:「下次要少打一點槍。」

不過當你又想起這句話的時候,通常你發現你已經脫了褲子,坐在電腦螢幕前氣喘吁吁的看著還在激烈起伏的小澤圓。

只能說男人應該放輕鬆,打個手槍又何妨?

具體的描述打槍的感覺,有一定的困難程度。

如果你是女讀者,這種快感也許你一輩子都不會明白,就像我們再怎樣也不能瞭解生孩子到底有多痛是一樣的道理。

然而,飯要吃,槍一樣要打。

很多人早已結婚生子,卻也不避諱跟自己的兄弟偶而來點樂子。

畢竟男人跟陽具情同手足,偶而對對話來個促膝常談也是不錯的消遣。

打槍若硬要扯上國計民生政經建設的就可免了,男人,打手槍不過就是個爽字而已。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