敷衍一下是敷衍,敷衍兩下是表演,擁有一套權宜之計,避免尖銳的摩擦,不失為立身處世之道。

清代著名才子,生性豁達滑稽的紀曉嵐,一生中留下許多有趣的傳奇故事,其中一則是這樣:

當權的大學士和坤大張旗鼓蓋新屋,貪著老同事紀曉嵐文名,雖然平素不大對頭,仍舊特地前去向他求字。

這老紀倒也不推託,立刻研墨提筆,寫下漂亮的「竹苞」二字,交給和坤。

「竹苞」是什麼意思?

《詩經》小雅篇有辭:「如竹苞矣,如松茂矣」,後人將之濃縮成「竹苞松茂」,經常用來祝賀人家新居落成。

單單寫「竹苞」兩字雖然不常見,但想來是學富五車的紀才子別出心裁之作,所以和坤興高采烈捧回家,製成匾額,高高掛起。

新宅富麗堂皇,應邀前來參觀的賓客絡繹不絕,另一名大學士劉墉也是其中之一。

他看到紀曉嵐的題字,露出詭異的笑容。和坤察覺了,追問緣由,劉墉才解讀道:「如果將門竹苞」拆解成四個字,不是『個個草包』嗎?

原來紀曉嵐表面不推拒,暗地卻吃人家豆腐,可說耍了一「虛與委蛇」花招。





《權衡之下折衝之道》

某件事必須去做、奉命去做,或是應允了要做,然而為了某些原因,或許怠惰、或許心存不甘、或許力有未殆,於是擺出做的姿態,其實並未盡力執行,最後則交出勉強符合訂單規格的外殼,以了結公案。

但實質是做了等於沒做,這就是「虛與委蛇」。

簡單地講,就是敷衍了事、和稀泥啦!

紀曉嵐應付和坤的手法,帶著幽默嘲諷意味。

算是高雅型的「虛與委蛇」。

這招式落入市井小民手中,就變成縮頭烏龜型了。

海外旅遊盛行,妻子小孩要求跟上腳步,節儉成性的丈夫口應「好、好」,心想先擁上一陣子再說…

上司交代要提革新方案,研究如何提高績效。

工作不是都在進行嗎?

還需要什麼方案?

就把我年的舊案換個開場白,交差了事吧!





《面子與裡子兼顧》

立場不同時,小人物怕麻煩,又不敢公然反抗,最佳利器就是「虛與委蛇」一番。

相同情境的還有企業,當商業立場不符合國家政策時,怎辦?

一邊是攸關生存的商業利益,一邊是執掌大權的最高管理單位,南轅北轍之下,只好一邊顧裡子一邊給面子,也就是施展「虛與委蛇」功囉!

根據大陸外經貿部統計,在一九九六年之前,台灣是僅次於香港的第二大外資來源國,香港約佔六成以上,台灣則在一成左右。

之後台灣發布「戒急用忍」令,到了一九九八年底,台商在大陸的投資總額掉落至第六名,約為0.6成,但此同時,台商大量註冊的維京群島、開曼群島等,合計起來則成為大陸第三大外資來源處,約佔0.8成。

後者就算打個折扣。

再與台商投資額合計,台資花大陸依舊呈上升曲線。

基本上,幽默型、縮頭型和保命型的「虛與委蛇」,都不至釀成禍端,然而一旦面對嚴肅的課題,這種兩手策略畢竟不入正道,所以會有遺禍。

前不久的立院召委選舉風波,正是典型。





《便宜行事,虛與委蛇》

根據立院召委選舉辦法,召委限連任一次,但在立委們和稀泥之下,羅福助連任三屆交通委員會召委,等到其子羅明才也想比照連任而受阻時,立刻引發羅福助不滿,跳出來質問。

另方面我國立院對於委員停權的責任義務,一逕以駝鳥態度對待,不做明確規範,結果當時已遭停權的羅福助,竟能參與熱門委員會抽籤!

國家制度何等重要,以「虛與委蛇」的態度對待,自然種下禍根,形成亂源。

如此看來,這可稱為動搖國本型。

此外還有一種走鋼索型,美國的以阿政策堪稱代表。

對於以阿的爭執,小布希政府明顯偏袒以色列,九一一後該地區情勢幾乎失控,使得歐盟站出來倡議和平。

為了繼續主導大局,美國也喊出和平口號,然而和平內容是希望巴勒斯坦接受支離破碎的國土,以致巴勒斯坦無法接納…

說起來「虛與委蛇」是一種便宜行事的姿態,表面做了其實沒做,有點壞,但似乎算不上大惡。

然而認真去看。

倘若整個社會充斥這樣的心態,必定事不明、理不清,喪失中流祇柱的力量,這是很可怕的。

雖然如此,「虛與委蛇」在某些時候倒是登大雅之堂,被用力推廣哩!

不信的話,瞧瞧警察局公告的「危險應變守則」,它教導身陷危境的小百姓:「…和歹徒虛與委蛇,讓對力降低警戒心…」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