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個大男生的,幹麼學女生留一頭長髮ㄚ?」

「那妳一個女生,又幹麼學男生剪一頭短髮ㄚ?」

「我…我只是要在遇到我最愛的人的時候,為他把頭髮留長ㄚ。」她反駁著。

「那…我也是許了一個願望,當它實現時就把頭髮剪短ㄚ。」我也不甘示弱。

「喔,沒想到你還相信這種傳說喔!」她的眼神像在打量一隻絕種的動物。

「ㄚ赫,妳笑我,小心我詛咒妳喔!」我邊說著雙手邊做著念魔咒的動作。

「你…你要詛咒我啥?」她噘著嘴回著…

「我…我要詛咒妳遇不到妳最愛的人喔!那妳一輩子就只能留著男生頭了。」

「你好毒喔!那我也要詛咒你的願望不會實現,那你也一輩子只能頂著一頭長髮了。」

「好啦!別生氣啦!我只是開開玩笑的,不然,我請妳吃中飯吧!算是跟妳陪罪啦!」

「啥…才中飯喔!這樣就想打發掉你傷害到我幼小心靈的罪過喔!」

「反正我很久沒跟你媽咪聊天了,晚上我撥個電話給她好了。」

哇勒!得理不饒人喔!

「不要啦!不然妳把撥電話給我老媽的時間省下來,我帶妳去吃大餐啦!」

唉,肥了別人的肚子,瘦了自己的荷包。

「好ㄚ好ㄚ!就這樣說定了。」她露出勝利的笑容。

這個留著男生頭的女孩,算是我的死黨兼哥兒們,因為我們有緣到不可思議的程度。

她跟我是鄰居,所以小學就同校了,到國中還同班,這也還好,到高中還同校!

到了大學,居然還同系,只是班別不同而已。

不只這樣,我們同年同月同日生,血型一樣。

連名字,我叫樺,她叫華。

於是我們父母口中的善緣,我們兩個口中的孽緣,造就了我們這對死黨。

在國小的時候,我們只算是玩伴,偶而一群小孩出來到處玩玩。

然後上學放學的路上會常遇到,我們就會一起走。

因為聽說落單的小孩很容易被拐走。

國中的時候,因為同班,所以就慢慢地變的比較熟了。

不過也像多了一個「斯拜」在身邊,在學校裡闖了禍。

不必等到老師打電話到家來通知,晚餐前老媽就會來一頓疲勞轟炸了!

所以我上學前都會到她家門口去等她,放學後一定會先送她回家。

免的她趁我不注意的時候,跑去跟我老媽通風報信。

上了高中,因為一連串的巧合累積之下,我們的感情已經算相當好了。

雖然在學校裡不會常常見面,不過照例的,我還是陪她一起上下學。

因為一個可愛的女孩子落單,也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而且那時正值青春期,我們的父母都叫我們不准交男女朋友,

居然還叫我們互相看住對方!

嘿,真是奇怪,他們就不怕我們兩個自己交往起來嗎?

只不過他們給了我們一個更絕的答案。

「你們喔!要在一起的話,早就在一起了啦!」

還好我們都不是屬於叛逆型的,不然這句話說不定會激的我們真的在一起。

我們都很乖,真的,太乖了。

然後上了大學,由於我們這麼有緣,所以我們就順理成章的成為了死黨囉。

我發現到,原來人在一起久了,連運氣都會傳染的。

因為她沒有抽中學校的宿舍,連帶的,讓我也沒有抽中。

不過呢,依她的說法,是因為我沒有抽中,才害她也沒有抽中的。

只因為,我的通知書的郵戳日期比她早。

所以我跟她都只好在外面租房子了,當初也不知道是誰的意見。

還把我們的套房租在同一棟大樓裡,說這樣比較好有個照應。

於是我的父母就托她要記得照顧我,而她的父母也托我要記得照顧她。

嗯,事實證明,她的父母果然比較有先見之明,的確都是我照顧她比較多。

她是個路痴,雖然說剛到新環境不熟悉是很正常的。

可是我們這位可愛的大小姐,連去買個日用品都會迷路!

怕我笑她,還不敢打電話回來求救,在外面繞了三個多小時還繞不回來。

最後還是我覺得不對勁,call她的B.B.Call才打回來喊救命。

她還是個電腦白痴,用電腦打個作業都能把電腦系統弄得亂七八糟的。

過去幫她整理,她說她急著要交,我就叫她到我的電腦做。

然後當我把她的電腦弄好了,回到我的房間時。

發現我的電腦,居然也受到她的荼毒了,天!

不過認識她已經十二年了,我們的話題居然還能講不完。

不是她跑到我的房間,就是我跑到她房間,一邊吃宵夜一邊聊天。

然後再聊到一起去吃早餐。

由於我們這樣的關係,所以大學裡的朋友就都把我們看成是一對。

經過我們不斷的解釋,他們才勉強相信我們的關係不是他們所想的那樣。

但是他們還是會覺得有她出現的場合,就該有我的出現。

有我存在的地方,就會也有她的存在。

倒是她是什麼時候開始剪成男生頭的,我已經不太記得了。

也許是太常在一起的關係,反而不會去注意到。

不過我還約略記得,好像是我開始許願,要把頭髮留長的時候吧。

於是,她的短髮,我的長髮,就變成我們互相吐槽的開端了。

「呵呵,小華ㄚ,妳再不留個有女人味的長髮,小心沒人追喔!」

「嘿,你先擔心妳自己吧!再不去剪個帥氣點的髮型,小心追不到美眉喔!」

再來,就是一陣唇槍舌戰了!

不知道是因為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是我們互相的吐槽成真了。

一直以來,就沒有看到她有交男朋友的情形,而我呢?

多照顧一個人已經讓我覺得夠累了,我不會想再去多照顧另一個人。

跟她雖然可以算是無話不聊,但是我還是不知道她為什麼會留短髮的真正原因。

我覺得雖然她說要為她喜歡的男生留長,可是一定還有更深一層的理由。

就像她雖然知道我的頭髮是為了許了一個願望而留。

卻也不知道,我,到底許了什麼願望。

在大三的那一年,我們生日的那一天,照例的,我們互相為對方慶祝。

我們慶祝的方法算很特別,我們一起去吃大餐。

然後她吃的部分由我付,我吃的部分就由她付。

生日蛋糕由我買,她就負責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給我看!

沒有人是喜歡孤獨的,只是害怕失望罷了。





我們聊ㄚ聊的,不知道為啥,又把話題聊到了我們的頭髮上去。

「ㄚ樺,你為什麼要把頭髮留的那麼長ㄚ?」

「我…我不跟你解釋過了嗎?我是為了許願ㄚ!」

我納悶著她為什麼又要問這個她早就知道答案的問題。

「不,我不是要知道你表面的原因啦!我…我是想知道你許了什麼願望。」

呃,問到我最怕面對的問題了。

我看,我要想個辦法把話題給轉移開。

「那,你又為什麼把頭髮留的這麼短呢?」我把問題推回去給她。

「我…我也是說過了,我是…」她很快的解釋著。

「那也是妳表面的原因ㄚ,你真的只要遇到你愛的人,就會為她留長囉?」

我打斷她要說的,我早就知道的理由。

「嗯,對ㄚ…」她有點言不由衷的感覺。

「那我認識妳十五年了耶!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了。如果妳的理由只是要遇到你喜歡的人,然後為他把頭髮留長的話,不太可能這麼久了,都還沒有遇到一個妳愛的人吧!」

「………」她沉默了。

「呃,妳怎麼了?」我怕我逼她逼的太緊了。

「那好,你把你留長髮的真正原因告訴我…我就把我剪短頭髮的真正原因告訴你。」她以一種懇求的眼光看著我。

唉,不愧算是最了解我的人,知道這一招對我最有效。

「好吧!我告訴妳,可是妳不可以食言,妳也要跟我說喔!」

「好好!」她又露出每次ㄠ我ㄠ成功的勝利笑容。

「其實我的願望很單純,也算很蠢啦!就是希望我能讓我愛的女生得到幸福。那我的願望實現了,我…就會把我的頭髮剪掉了。」

說完,我靜靜的看著她,等著她說出她的理由。

「那,我的也算是很蠢吧!我希望我愛的男生,他跟我說愛我的時候,我就會為他把頭髮留長了。」

突然,我們兩個都靜了下來。

只是,我的心裡卻不像外在環境一樣那麼地安靜。

「那妳…」

「那你…」

我們兩個居然又同時開口,說出同樣的話,然後又同時的沉默了下來。

也許,她要問的,跟我要問的,也是同一個問題吧!

之後,我們還是跟以前一樣,一起聊天打屁,一起互揭蒼疤。

只是,很明顯的,我們的話題中少了一個部分。

就是,她的短髮,跟我的長髮。

不過到了大四,我們也開始變的忙碌了起來。

準備發表畢業論文,申請到美國唸書。

於是我跟她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申請的學校都是一樣的。

但是,我們不知道是把緣份給用完了。

還是上帝要處罰我們,把祂給我們的緣分都浪費掉了。

我跟她都剛好申請到了一個學校,只是…

我的在東岸,她的卻在西岸。

我不知道要感謝祂讓我們最少還能站在同一塊土地上。

還是要恨祂,居然把我跟她給隔了這麼遠。

在出發前的機場裡,我們肩並肩的坐在一起。

好像有很多話要說,卻也什麼都沒有說。

我慶幸的是,至少我們可以還坐同一班飛機先到西岸去。

然後我再轉機到東岸去,所以我還可以陪她一段時間。

在飛機上的十幾個小時,我們突然都變的很沉默。

記得我們在一起相處的時光裡,從沒有這樣的情形!

我突然覺得,這十幾個小時,過的比我們相識的十六年,還要慢。

終於到了目的地的機場了。

她等著她的學長學姊來接她,我也等著我要轉機的班機來到。

也到了我們要分開的時候了。

她轉過身來面對著我,眼睛裡微微泛著淚光。

「你,想不想看我留長頭髮的樣子?」她的聲音在顫抖著。。

「那,妳想不想看我剪短頭髮的樣子?」我居然以問題來回答她的問題!

突然我覺得,我好恨我自己的膽小!

連一個「要」這麼簡單的字,我都說不出口。

她慢慢的靠了過來,右手拿下她自己的眼鏡,把它交到我的手上。

然後她左手摘下了我的眼鏡,就在我的雙唇上留下了一個淺吻。

也許她是不想讓我看到她流淚的樣子。

她很快的轉身往出口的方向走去。

沒有帶走我的告別跟祝福,只帶走了我最貼近我肌膚的眼鏡。

也沒有留下她的告別跟祝福,只留下了她最貼近她肌膚的眼鏡。

沒有再回頭了。

我看著她的背影,居然也越來越模糊了。

應該是沒有戴眼鏡的關係吧,我想。

我看了看我手中的她的眼鏡,把它給戴了起來。

原來,她的眼鏡的度數,竟然也跟我的一樣。

我想,這也許是我們,最後的緣分跟巧合了吧!

開始過沒有她的生活,我才發現到我會這樣的不習慣。

不過所有的習慣,也都是從不習慣開始的,我想,我會慢慢習慣的。

兩年的留學時光,我跟她並沒有常常聯絡,更不太可能見到面。

想起她這個可愛的小路痴,到了這樣的新環境。

會不會又迷路了?會不會有人趕去救妳?

又想起她對電器類的東西都不拿手,會不會又把住的地方弄得亂七八糟呢?

不過電話只能傳來她的聲音,信件也只能傳來她的味道。

我依舊留著長髮,而她,不知道是否依舊也還留著短髮呢。

很快的,我完成了學業,回到了台灣來。

我不只依舊留著長髮,也還是依然膽小。

離我家只幾步路的她家,我還是沒有勇氣去按門鈴,去看看她。

因為兩年的時間,說要改變一個人的心,可能算是太短。

可是要改變一個人的習慣,已經夠長了。

不過,我還是看到了她。

我陪著我老媽去買東西的時候,遠遠的看到她。

她跟一個男生並肩的走在一起。

依舊是那樣的她,依舊是那樣的笑。

所以我很快就能認出她來了。

不過不同的地方是,她把頭髮留長了。

突然,想起她說的話。

「那,我的也算是很蠢吧!我希望我愛的男生,他跟我說愛我的時候,我就會為他把頭髮留長了。」

我想,她終於找的了他愛的人,一個也是愛她的人了。

於是,我也終於把我的長髮剪掉了。

雖然讓她幸福的人不是我,不過只要是我愛的人得到幸福了。

那,我的願望,也就算是達成了吧!

沒有人是喜歡孤獨的,只是害怕失望罷了。

「哎ㄡ喂ㄚ!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ㄚ?」

老媽看到我剪掉留了多年的長髮,顯得十分驚訝的樣子。

「沒有啦,我也老大不小啦!總是不能老是留著那種不倫不類的髮型吧?還有,我也進社會了,不是學生了,再留著那種長髮。我說不定會被認為是反社會分子耶!」

我不想讓我老媽知道我把頭髮剪掉的真正原因,就胡亂的掰了一些理由。

「喔,你也知道你以前的樣子是多麼的不倫不類喔!」媽毫不客氣地調侃著。

啐,連最親的親人,一點面子也不給的。

不過突然沒有了習慣的長髮,就好像突然沒有她陪的感覺。

十分的不習慣。

但是我應該很快的會習慣這樣的感覺了。

沒有長髮,沒有她。

因為我連沒有她在的日子都能適應了,更不用說只是沒有了長髮。

也算是讓自己開始過新的生活吧!

倒是回來了這麼久,都沒有去找找以前的好朋友們。

好吧,反正明天是假日,就去串串門子吧!

免得被他們殺上門來,那我就絕對不可能全身而退了。

於是我在假日裡起了個大早,哇!那是我好久都沒做的事了。

嗯,老天倒是很配合我ㄚ,知道我今天要出門,給了我一個大晴天。

不知道是因為沒有多餘的頭髮檔光,我覺得。

今天的太陽,特別的耀眼,特別的溫暖。

既然如此,我也換個笑臉來回應它吧。

也許願望算是達成了,心裡面不再有任何的牽掛。

覺得連吸進肺部的空氣,都是甜的耶!

在整裝完畢後,我就出門了。

正當我把車子牽出門口,正準備發動的時候。

一個熟悉不過的身影從不遠處慢慢地向我走過來,是她。

「ㄚ樺ㄚ樺,你什麼時候回來的ㄚ?」她用著我最熟悉的笑容跟我打招呼。

「喔,我兩天前才回來啦!因為一些朋友捨不得我,所以我就多待了兩三天。」

我也用著大方的微笑回應著她。

「那妳回來很久了嗎?」

「還好啦,只比你早三天而已,那你回來了怎麼都沒有來找我ㄚ?」

「呃,對不起啦,我時差還沒有調過來,總不能讓妳以為熊貓出現了嘛!」

其實我在打馬虎眼,我還不想讓她知道我已經知道她已經有男友了。

「喔,我等你等好幾天了耶,我還以為你一回來就會來找我的說!」

等我?為什麼要等我ㄚ?

「ㄚ!那真的是抱歉了,改天我請你吃大餐陪罪吧!」

「嗯,你現在有事喔?」她看我已經坐在機車上了,所以這樣問我。

「對ㄚ,被ㄚ凱他們抓到了,一群人硬逼著我去看他們!」

「呵呵,對了,你看,我把頭髮留長了耶!你覺得好不好看ㄚ?」

嗯?問我?

「喔,當然好看ㄚ,越來越漂亮了說!」我真心的稱讚著。

「真的嗎?你也把頭髮剪短了耶,變帥很多喔!」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稱讚她的緣故,她的心情好像變得很好。

「對ㄚ,我也覺得不錯耶!」

「我記得你說你是為了許願才留長髮的,那你現在剪掉了。」

「是代表說你的願望實現囉?你已經讓你愛的女孩幸福了嗎?」

我不想讓她發現我知道了,所以我就沒有解釋太多。

「嗯,我的願望喔,算是實現了吧!」

「喔,那…那就好。」突然,她變的有氣無力的,剛剛的好心情好像是假的。

「呃,妳怎麼了ㄚ?看起來不太好耶!」我覺得有點奇怪。

「沒…沒有啦!你不是有約嗎?那你趕快去吧!遲到了不太好。」

「喔,那我就先走了,我一有空就會去找妳喔!」

「嗯…」她輕輕的揮了一下手當作道別,然後往她家的方向走去。

突然,我想叫住她,想問問她,過的好不好?

但是我還是沒有這樣做,因為這樣子。

不僅打擾到她的生活,也像在我剛癒合的傷口上。

再拿刀子去挑開新的傷口。

過的好,雖然讓我安慰。

但是,讓她過的好的人,卻又不是我。

過的不好,又會讓我難過。

但是,讓她過的不好的,偏偏好像又是我造成的。

唉,看起來,不知道我的許願髮是不是白留了!

那天晚上,我到凌晨一點多才回到家。

誰說一堆女生才是菜市場,一群男生也是菜市場ㄚ!

因為跟朋友們真的是很久不見了,所以就天南地北的哈拉了一堆。

當我到家的時候,看到了我的父母跟她的父母都在我家的客廳裡。

「伯父伯母好,好久不見了!」我跟她的父母打個招呼。

「好好,回來了喔,怎麼都沒有過來找我們兩個老人家聊聊天ㄚ?」

「喔,剛回來比較忙,所以還沒有過去跟你們倆打招呼。不然你們繼續聊,我先上樓洗個澡再下來喔!」說完我轉身要上樓。

「嗯,小華呢?她先回去了嗎?」她媽媽問著我。

我停下腳步。

「咦?她…她今天沒有跟我出去ㄚ!」我覺得疑惑。

「可是今天早上她說她要來看你回來了沒耶!再來就沒回來了ㄚ,我們以為她跟你出去了。」她父母露出緊張的表情。

我遲疑了一下,才問…

她,會不會跟她男朋友在一起ㄚ?」

她父母聽到我這樣問,神情突然變得很奇怪,眼睛直盯著我看。

「她男朋友?她男朋友不就是你嗎?」

我?怎麼會是我?

「小華跟我說,你們在美國時就開始交往了ㄚ!」

聽到她父母這樣說,突然,我都懂了。

而且也發現,我是不是,傷害到她了?

於是,我快步的跑到電話旁邊,先撥她家裡的電話,沒人接。

再撥她的手機號碼,沒有回應。

「到底是怎麼了?」她父母已經急的坐不住了。

「這…說來話長,我先出去找她啦!」

我急忙的跑到我機車旁,跳了上去,一發動就衝了出去。

她會到哪裡去了?對了!我想起以前我們心情不好的時候都會去的地方。

神ㄚ,如果我跟她真的是有緣的話,請再給我們一點默契跟緣分吧!

不知道闖了幾個紅燈,聽到了多少聲罵我的話,我絲毫沒有停下來。

只希望,我能夠快一點找到她,到她的身邊去。

到了那裡,我鬆了一口氣,我慶幸神果然是存在的,祂聽到了我的祈禱。

熟悉的背影,就坐在我們為了能坐下來欣賞夜景,而特地搬到那裡去的樹幹上。

只是,她的長髮居然消失了,又回到了我最熟悉的短髮。

我慢慢地走了過去,準備用最真的我來面對她,沒有遲疑,沒有懦弱。

「還好,妳真的在這裡。」我在她身旁坐了下來。

她轉過頭來,顯然哭過,眼睛都還紅紅的。

「你,為什麼還要來找我?」

「我剛遇到你爸媽,我聽他們說了。」

「…那是我一廂情願,你把它給忘了吧!」說著她又哭了起來。

「笨蛋!妳跟我,都是大笨蛋!什麼都沒問,就互相誤會。」

我拿出面紙,小心翼翼的幫她擦著眼淚。

其實,我把頭髮剪短,不是我讓我愛的女孩得到幸福了,而只是。

因為妳把頭髮留長了,我以為妳是為了妳愛的人留的。

所以我以為我愛的女孩已經有人給她幸福了,雖然,給她幸福的人不是我。

我也就把我的願望當成是完成啦!

「那,你愛的女孩是…」

「嗯,就是妳ㄚ!我愛妳!」我很肯定,沒有遲疑地跟她說。

我撫摸著她的頭髮。

「那妳又為什麼要把頭髮留長,又突然把它剪掉ㄚ?」

我…我是為了要留給你看的!而且我也學你,許了一個願望。

把它剪掉是因為我以為,我不能為愛我的人留長髮了。

而且願望好像也不可能達成了,所以…

「喔,妳學我許願喔?那妳許了什麼願ㄚ?」

「我…我許的是,希望你,會跟我說,你剛剛跟我說的話。」

微光中,我看見她的臉紅了。

原來,許願髮,是要當把它給剪掉的時候,願望才會實現的ㄚ!

「那我們倆的願望,不就都真的完全實現囉?」

「嗯,我,會再把頭髮留長給你看的。」她終於破涕為笑了。

「好,時間很長的,你可以慢慢留囉。」

對了,我欠妳的東西,可以都還給你了。

「什麼東西ㄚ?」她好像在想著我有欠他些什麼。

我拿下她留給我的眼鏡,放在她的手中。

「吶,妳的眼鏡,戴在我的臉上你就認不出來啦?」

然後我把臉湊近她的臉,在她的唇上留下了一個吻。

「這是兩年前,在機場離別時,我欠妳的。」

再來,我把身子靠近她,把她緊緊地抱住。

「這是昨天早上跟你重逢時,欠妳的擁抱。」

最後,我在她耳邊說…

「這是欠妳最久的!一個愛妳的我,我會用一輩子還妳的。」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