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美國人同一個法國人在談論愛情。

「在我們國家,」法國人說,「年輕人向姑娘求愛都是彬彬有禮、含情脈脈的。以後,兩人相愛了。最初,年輕人開始吻姑娘的指尖,而後是手、耳朵、脖子……」

「我的上帝,」美國人歎著氣說,「要是在我們美國,在這段時間,他們早已度完蜜月歸來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