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子座

金庸小說有一個趨勢,就是主角人物愈寫愈邪,愈寫愈活靈活現,早期正氣凜然的人物,逐漸變成遊戲人間的游俠;《笑傲江湖》的令狐沖即屬於此類浪子俠士。

若以占星原型分析他之所以受歡迎,則可總結為兩種星座特質,其一是伶牙俐齒、聰明活潑的雙子形象,從他跟採花大盜田伯光纏鬥、與魔教的江湖豪眾來往時的表現最為鮮明;其二則是處女座堅持一貫的感情觀、原則和理念,包括他堅持做個華山派門徒、對師妹岳靈珊痴情苦戀,以及對正義的維護和自由的追求。

令狐沖豪邁任俠而不呆板,自在無羈卻不邪惡,因此普遍受到讀者們的喜愛。

雙子、處女兩者都是變動星座,象徵令狐沖天性不喜拘束,豁達開朗,豪放不羈,這種自由自在的性格已注定要在權力導向的江湖上適應不良。

所以,當武林上的恩怨牽扯到自己時,可想見其內心矛盾的起伏震盪,結果必反映到外在生命的劇烈變動,逼得令狐沖最終以隱士身份遠離與他本性格格不入的社會。

令狐沖最令人激賞之處,在於他不畏任何強權威逼,願以生命去維持公平正義的俠義心腸。

他捨命跟田伯光纏鬥,祇是為了維護一個素昧平生的小尼姑的貞節;當任我行挾勢要脅時,膽敢孤身一人公然違逆,堅持與恆山派共存亡,這些都是土象堅持道德信念的一面,也可說是處女座的精神潔癖。

由於處女座本身比較注重細節,見樹不見林,令狐沖也曾犯了維護片面正義的缺失,差點鑄成大錯。

例如他不分青紅皂白便跑去搭救被圍攻的向問天,雖然濟弱扶傾本是俠士所應為,但不問事情的前因後果與輕重緩急就貿然行事,未免顯得過於意氣用事;之後又跟向問天雙闖孤山梅莊救出任我行,此事更是莫名其妙、不知所以。

任我行權力野心之大,是個足以為禍武林的大魔頭,令狐沖糊裡糊塗搭救了他,也顯示出雙子性格上率性莽撞、輕重不分的缺失,難怪一生要身不由己了。

處女座的堅持跟天蠍不遑多讓,有時會演變成一種面子上的意氣之爭。

例如他身受重傷必須接受易筋經的治療,依據少林寺規得投入少林派,但為了被驅逐出華山派的悶氣,竟倔強地一口回絕,任由自己遊蕩江湖自生自滅;當他被田伯光砍成重傷之際,還出言譏刺青城派羅人傑,以致於差點送掉小命;類似的情境可見數起。

處女座的精神潔癖,以及雙子座的任性童心,讓令狐沖吃了不少苦頭。

土象星座的人重視感情,情根一旦種下便難分難解。

令狐沖月座處女,宛如處女般的感情信念,使他對青梅竹馬的岳靈珊始終念念不忘,對岳不群夫婦更如對父母一樣敬愛有加;只可惜他與岳家的親情,都變成他一生中最不堪的回憶,也幾乎成為他性格上一個最致命的包袱。

處女雙子性格上的諸般弱點,致使令狐沖一生磨難太重、悲苦太多:心愛的人愛上別人、周遭的親友始終誤會他、師長處心積慮想算計他,其內心煎熬令人難以想像;肉體上則經常帶著嚴重內傷,幾乎藥石罔效,九死一生。

但他不失樂觀豁達的心境,仍能苦中作樂,喝酒談笑自娛,光明磊落加上開朗自由,使得他在慘不忍睹的遭遇中得以屢獲奇緣,逢凶化吉,可謂不幸中的大幸。

令狐沖以一個處女座的俠士,卻有類似雙魚座無求自到的福緣,實乃因為他天性豁達自在,屢獲各種貴人(如田伯光、風清揚、任盈盈、向問天等)相助,因而改變了處女座者封閉性的生命格局;在超越了處女之後,感應到對宮的雙魚,雙魚是悠游隨意的隱士,令狐沖遂成為一個真正能笑傲江湖的高貴俠客。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