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角:寺阪達人29歲。

女主角:藤倉澄子25歲。

他們是一對交往七年的情侶。

在一個秋天的黃昏,兩人在寺阪達人的住處纏綿後……

寺阪達人說:『我們分手吧!』

藤倉澄子一言不語,她早知會有這麼一天。

當男人厭倦女人的肉體時,遲早會提出分手的……

寺阪達人說:『公司將在下個月派我去倫敦出差,時間很長,至少要半年以上。我一直想跟妳說,但是不知如何開口。我想……我們就到今天為止吧!』

藤倉澄子思索了一下……

她說:『我想,一定有人會陪你去倫敦吧!』

寺阪達人低下了頭,他還是不擅於說謊……只好默認!

藤倉澄子說:『我同意分手,但是我有一個條件,因為是你要提出分手的。但是……你別怕!』

於是……

她的條件,不如說是一個約定……

自當時起算,每隔七年,彼此要見面一次。

時間是從七月七日的中午12時直至午夜。

雙方見面,一起用餐,而且一定要上床。

因為寺阪達人服務於報社,所以由寺阪達人得在該年的七月一日,於該報的尋人版刊登啟事,包括雙方見面的餐廳。

報紙上不必刊登人名,只要註明是~七夕七年會……

寺阪達人同意了。

一方面是問心有愧,另一方面也了解澄子是希望藉由七夕七年會,大家在日後互相比較一下彼此的成就……





男主角:寺阪達人36歲。

女主角:藤倉澄子32歲。

地點:京都嵐山的渡月橋。

見面後在鴨川旁的料亭用餐。

剛開始彼此都很緊張,過了一會兒,相隔七年的距離就不見了,因為彼此曾經都是刻骨銘心的情侶。

相互閒聊彼此的近況……

兩人都結婚了,達人有一個兒子,澄子有一個女兒。

達人是公司的庶務係長(組長)。

而驚訝的是,澄子並不是一位家庭主婦,而是一位執業的律師。

兩人也上了床做愛(按照約定)。

達人發現,七年不見的澄子,有的是更細緻的皮膚,更成熟的女性美……

兩人沒有交換名片,沒有留下任何聯絡方式、地址、電話……

彼此都知道:七年後再見!





男主角:寺阪達人43歲。

女主角:藤倉澄子39歲。

地點:千葉縣的遊樂場。

兩個中年人就在遊樂場內,玩著雲霄飛車、咖啡杯……

晚上就在舞冰濱的度假飯店套房內。

達人看著澄子的肌膚光澤比年輕時更耀眼,隨身的行頭都是名牌貨,不禁自認失敗……

43歲的他雖然已經升上課長職務,但是澄子卻已經是掛牌的大律師。

還聘請了公認會計師、稅務士、辦事小姐。

事務所也已經有30人的規模……

他心中的難過,勝過對她已有成就的祝賀!





時光飛逝,一轉眼7年又到了……

寺阪達人49歲了,也已經升上部長職務(經理)……

他一樣在7月1日那天,刊登七夕七年會的廣告!

這次約在東京,新宿公園內的杉村亭餐廳。

日期當然是7月7日中午12點。

寺阪達人這次非常緊張,因為他也到了人生的分界點。

人生的50大關即將要到了,如果50歲還無法攻上取締役(董事、理監事),那他勢必就只有留在部長任內等待退休……。

而在日本泡沫經濟破滅後,社會顯的非常不景氣,而澄子的律師事務所應該是不受影響吧,反而是有可能因為長期經營,而擁有更多的固定客戶吧……

就在他胡思亂想之際,猛然抬頭一看,時間已經超過半小時。

他坐在預定的座位上,透過玻璃窗看到新宿公園內的景象。

中午時分自然不會有人在逛公園吧……

回首店內,只有一位年輕的女孩在喝著一杯咖啡……

他坐在位子上,一直在猜……「難道她忘了嗎?」

「或是她沒忘,只是不願意和一位接近50歲的中年人約會了。」

「說不定她還會認為……50歲的男人,該退化的都退化了吧……」

「不會的!不會的!」

「她以前不是很注重這方面的事情啊,向來都是她配合他的需要。」

『抱歉!』

『因為廚師工作到2點,請問可以上菜了嗎?』

開口的是餐廳的經理。

因為達人一開始就主動點了2份全餐……

『好的!就請端上吧!』達人這麼說著。

即使她不來也應該交代一下櫃檯吧!

他已經餓了,一邊想一邊用餐……

忽然!

原先他背後的那位女孩忽然走到他面前……

她說了:『先生,你是不是在等人?她,好像沒來吧!』

他緩緩點頭,並且仔細端詳一下這位女孩。

年紀大約20歲左右,長的算是清秀,整個人洋溢著青春……

他開口說:『小姐,我沒興趣援交喔。』(PS.指日本女孩的援助交際)

她則是說:『先生,我是看你等不到人,我想你也吃不下2份全餐吧。如果把它丟進垃圾桶,不僅是對食物不敬,同時這樣對師父的手藝也是不禮貌。所以,我可以和你分享一份全餐嗎?』

面對這樣毫無羞澀的女孩,他心中冒出幾個字……「後生可畏!」

但是他也同意她說的。

他是不可能吃下2份全餐的,所以達人也客氣的請她坐下,分享美食。

就在用餐之間,加上她主動攀問,不知不覺中,他們已經在交談了……





女主角:奈津美19歲。

自稱是在培育劇本作家的專科學校就讀之中。

主動的挖掘達人的等待故事,理由是她想挖掘一些能夠當作劇本的素材。

達人也不知為何的,將七夕七年會的緣起,第1、第2次的會面過程,全部都告訴了奈津美……

餐後,達人和奈津美緩緩的沿著公園漫步、聊天……

他們自虹之橋坐上渡輪。

他們沒有坐在艙內的椅子上,而是靠在甲板的欄杆。

沿著江邊的景色變換,緩緩的訴說著……

渡輪到達風雷門之時,他們買了一包飼料,放在手中讓風雷門的鴿子在手中啄著……

達人想到,他也曾經和澄子在甜蜜戀愛之際,做過同樣的事情……

他有一種感覺,那是他一輩子都沒有說出口的話……

他應該對藤倉澄子說聲對不起的!

然而,今天的七夕七年會,她缺席了。

他們彼此都沒有留下連絡的電話,面對這完全不知為何的缺席,根本不知道她發生什麼事情,這讓他覺得恐懼……

奈津美對達人說:『你不認為澄子除了喜歡你以外,也利用這個七夕七年會,當作是一個報復嗎?』

在達人愣住的時候,奈津美又說:『或許她是想在每一次的相見,利用地位和生活品味來打擊你,讓你覺得難堪及後悔呢……』

達人這時心中出現了「原來如此」的想法。

或許只有女人才能了解女人吧……

當用過晚餐,達人撘著計程車送奈津美回家。

到了目的時,奈津美要求達人:『寺阪先生,從這裡到我的公寓門口有一段暗巷,你可以送我走一程嗎?』

達人當然同意,就只是一小段路啊……

到了奈津美住的公寓樓下,達人正想說聲「晚安,再見!」時,奈津美忽然喊她一聲:『寺阪先生,要不要留下來過夜?』

寺阪達人看著奈津美的臉,對中年人來說,這是多大的誘惑啊……

然而,達人說了:『不了!我沒辦法!我家裡有妻子,還有一個七年見一次的情人。實在很抱歉……』

『太好了,還好你拒絕了!』

奈津美如釋重負的說:『如果我發現你是一個來者不拒又風流的男人,我下次去母親墳前上香時,還真不知道要如何向她報告!』

『進來吧!爸爸!』達人目瞪口呆的被奈津美拉到她的房間,聽著奈津美訴說當年。

藤倉澄子本來就在準備司法考試,在遭受被拋棄的打擊後,在司法考試補習班努力鑽研學問,立誓要考過律師執照。

結果在補習班中遇到同班的男同學。

藤倉澄子本來就是他的夢中情人,一方面是藤倉澄子心態,一方面也是他的努力關懷,所以不到2星期,兩個人就同居在一起。

過一陣子後,藤倉澄子發現她懷孕了。

在女兒出生之後她隱瞞了小孩的血型,她知道這孩子是寺阪達人的……

很幸運的,他們兩個都考取了律師執照。

自2個人的辦公室逐漸擴展到相當規模的律師事務所。

兩個人也結婚了,但是隨著業務擴大,收入增加,藤倉澄子發現另一半有了外遇。

而正巧那時小女孩生病住院,因而讓他也發現小孩的秘密,她不是他親生的骨肉。

兩人就這樣離婚了,而藤倉澄子也重新另開律師事務所。

在第2次七夕七年會時,藤倉澄子沒有告訴達人這件事情。

不管是小孩或是離婚,甚至是當時律師事務所的規模……

她說謊或許是為了自尊,或許是想證明自己在逆境中,再次展現出自己的勇氣。

但是,就在第3次七夕七年會前一年,藤倉澄子發現自己得了癌症。

儘管以意志力對抗病魔,但是在秋天之時,她已經無法離開病床。

望著已經日漸長大的女兒藤倉綠(這才是她的真名),她和女兒訴說七夕七年會的經過,也讓她知道她的真正父親,會在七夕七年會時出現……





like shooting stars in the twilight……

就像流星劃過黃昏,藤倉澄子沒能捱過冬天……

但是她留下很奇怪的遺言……

她說她不需要墳墓,不要墓碑,她想回歸自然……

她要藤倉綠將她的遺骨火化,但是必須將骨灰分成4個地方掩埋,加上一包指甲,分別埋在8個地方……

骨灰掩埋地點是:

京都:金閣寺、引接寺、大得寺、妙覺寺。

指甲掩埋地點是:

京都:上賀茂神社、曼祩院、詩仙堂、吉田神社、知恩寺、真如堂、安樂寺、南禪寺。

藤倉綠一直都還沒執行母親的遺命。

因為她想解開她的疑問。

她想知道她的父親是怎樣的人,為何會捨棄她的母親。

以及母親為何要將骨灰分散各地,但是都在京都。

所以藤倉綠一直在等待7月1日這一天。

她真的發現報上的廣告,七夕七年會的。

所以她才會出現在那裡。

也故意打扮成援交女的樣子,想考驗一下她的父親。

當她把這些拼圖都完成之後,她很慶幸她的父親是多情的人,而不是來者不拒的風流男人……

父女分別近20年,終於可以相認。

但是想到母親的情路坎坷,藤倉綠不禁流下了喜悅又感傷的眼淚。

寺阪達人多了藤倉綠這麼一位女兒,他仔細端詳藤倉綠。

發現了藤倉澄子的一部分影子……

當他提出收養藤倉綠的要求時,藤倉綠站了起來,拉開原本以窗簾覆蓋的書櫃……

一櫃子都是有關法律的書籍。

原來藤倉綠目前是法學院4年級的學生,正在加緊用功,準備司法考試。

或許無關於遺傳,而是她自小耳濡目染,自然對法律產生興趣。

如今更想繼承母親遺志,以律師為終生職業。

望著她堅定的表情,寺阪達人的感慨萬千!

這種堅強不拔的毅力,的確是來自她母親的遺傳!

但是,藤倉澄子的遺命,到底是為了什麼?

她又不是京都人,也不是那麼的虔誠佛教信徒啊……

第二天,寺阪達人和藤倉綠約在新幹線列車上。

他們打開京都的地圖……鴨江蜿蜒穿過京都,金閣寺、引接寺、大得寺、妙覺寺都在京都的左岸。

而上賀茂神社、曼祩院、詩仙堂、吉田神社、知恩寺、真如堂、安樂寺、南禪寺則分列在右邊……

這其中一定隱藏著一個秘密啊……

他們先到金閣寺、引接寺、大得寺、妙覺寺、去掩埋藤倉澄子的骨灰。

只用一根筷子就可以在寺廟樹下的花圃挖一個洞,然後倒下骨灰,蓋上覆土……

當他們到右岸,預備按順序上賀茂神社、曼祩院、詩仙堂、吉田神社、知恩寺、真如堂、安樂寺、南禪寺去掩埋指甲時,達人忽然發現,手上的指甲似乎不像是澄子的。

仔細研究……那些指甲好像應該是達人自己的……

達人回想起第二次的七夕七年會時,在舞濱的度假旅館,澄子曾經小心的幫他剪指甲……原來……她還留下來了……

這個發現,讓他們更是滿頭霧水……

澄子到底留下什麼秘密呢……

回到東京後,達人的妻子體貼的幫他放洗澡水。

他在浴缸中一直回想……

沒想到藤倉澄子居然送給他這麼一個好的禮物……

一個聰明美麗的女兒……藤倉綠。

他結婚多年也只有一個兒子,現在多了一個女兒,真是讓他欣喜萬分。

只是一回想起澄子的模樣,就刺痛了他的內心。

當年他做出始亂終棄的事情,而今,即使他想要向澄子懺悔,也已經是做不到的事情了。

洗完澡他想去看一下兒子,想看看兒子臉上有多少自己的輪廓。

14歲的兒子早已經入夢中,嘴角還帶著微笑……

他幫兒子拉拉被子,想起了藤倉綠……

他從沒盡過父親的責任,即使只是像這樣幫兒子蓋被子。

回頭看一下兒子的書桌……他想到女兒滿櫃子的法律書籍……

就這一眼,望見了書桌前牆上貼著一張星座圖,彷彿就像一道閃電劈到了他……

他撕下牆上的星座圖,跳上車,直接飛奔到藤倉綠的住處……

攤開了京都的地圖,對照著手上的星座圖。

天琴座--4顆星組成的星座,最明亮的那顆是貝加星。

而銀河的右邊則是……

天鷹座--8顆星組成的星座,最明亮的那顆是阿爾泰星。

達人將京都地圖上鴨江左岸的金閣寺、引接寺、大得寺、妙覺寺用紅色的簽字筆連成一線。

再將右邊賀茂神社、曼祩院、詩仙堂、吉田神社、知恩寺、真如堂、安樂寺、南禪寺也劃成連結線。

達人顫抖的說:『我解開這個疑問了!』

地圖上的鴨江代表著銀河。

埋藏骨灰的4座寺廟連結線顯示代表著天琴座。

而埋藏指甲的8座寺廟連結線顯示代表著天鷹座。

在夏日的夜晚星空,這兩個星座就像是隔著銀河對望著……

貝加星--俗稱織女星,阿爾泰星--俗稱牛郎星。

達人終於知道澄子對他的感情是如此堅定。

用她的骨灰,用他的指甲,佈成了牛郎織女星座圖,期待這一段感情至死不渝……

解開這道謎題了,但是達人心中卻痛苦的悲鳴……

望著七月星空,感受到澄子對他的愛戀。

這才是刻骨銘心啊……





後記:

小綠拒絕了達人的入籍要求,矢志通過司法考試。

她和她媽媽一樣,有著堅定的個性……

望著女兒的臉,達人說:『當妳通過考試,取得執業資格,我要求妳讓我當妳第一個客戶,接受我的委託。』

小綠說:『好啊,那工作內容呢?』

達人看著小綠:『幫我擬定一份遺囑,並且請妳執行!』

『我死以後,請將我骨灰埋在那8座寺廟附近!』





女人最偉大的行為,莫過於為一個男人蹉跎歲月。

男人最放心不下的,是有一個女人一直在等他。

一個人快樂是快樂,兩個人快樂是幸福,三個人快樂是痛苦。

把每一次戀愛都當成「最後一次」才會懂得付出。

把每一天相處都當成「最後一天」才能學會珍惜。

真正的愛,是在能愛的時候,懂得珍惜。

真正的愛,是在無法愛的時候,懂得放手。

因為放手才是擁有一切。

在珍惜的時候,好好去愛;在放手的時候,好好祝福。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