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雷澤螺旋」是最有影響的幻覺圖形之一。

你所看到的好像是個螺旋,但其實它是一系列完好的同心圓!

這幅圖形如此巧妙,以至於會促使你的手指沿著錯誤的方向追尋它的軌跡。


長度與透視:線AB和線CD長度完全相等,雖然它們看起來相差很大。


謝潑德桌面:這兩個桌面的大小、形狀完全一樣。如果你不信,量量桌面輪廓,看看是不是。


閃爍的網格:當你的眼睛環顧圖像時,連接處的圓片將會一閃一閃。


埃斯切爾的不可能的盒子:比利時藝術家馬瑟‧黑梅克,從荷蘭平面造型藝術家M.C.的一幅畫中吸取靈感,創造了一個不可能存在的盒子的實物模型。


瘋狂的螺帽:你知道直鋼棒是怎樣神奇地穿過這兩個看似乎成直角的螺帽孔的嗎?


埃冰斯幻覺:兩個內部的圓大小一樣嗎?


曲線幻覺:豎線似乎是彎曲的,但其實他們是筆直而相互平行的。


伯根道夫環形幻覺:圓圈缺口部分的兩端能完整地接上嗎?


不可能的棋盤,這個棋盤是如何成為可能的?


曲折的悖論:這是一個奇妙的不可能成立的曲折體,由匈牙利藝術家托馬斯·伐克期創作。


托蘭斯肯彎曲幻覺:哪條線的曲線半徑最大?


曲線正方形:這些是完全的正方形嗎?


愛之花:你能看到玫瑰花瓣中的兩個愛人嗎?


海神尼普頓:你能找到保衛海洋的海神尼普頓的像嗎?


舞者與手勢:在瑞士藝術家桑德羅·戴爾·斯普瑞特創作的這幅有歧義的畫中,手和舞者都呈現出優雅之態。


身體的紫羅蘭:你能在葉子中間招道三個隱藏的側面人像嗎?


魯賓的面孔/花瓶幻覺:你看的是一個花瓶還是兩個人的頭的側面像?


隱藏的拿破侖:你能發現站立的拿破侖像嗎?

這幅圖形/背景幻覺圖出現於拿破侖逝世後不久。


幻覺拼貼:這只短腿獵狗是由一組動物圖形拼貼而成的。


節約時間的暗示:奇妙的圖形/背景幻覺圖形,由斯坦福心理學家羅傑·謝潑德創作。


愛因斯坦和貝殼:藝術家肯·諾爾頓用不尋常的物品創作了這幅肖像。

這裏,愛因斯坦像是用貝殼描繪成的。

這些貝殼完全天然,沒有經過修飾。


這裏一共有多少個孩子?


比澤爾德幻覺:圖中所有的紅色看起來都一樣嗎?


共時對照幻覺:交叉部分的白點是不是顯得比白色方格更白更亮?


米勒·萊爾幻覺:哪條紅線更長?


晃動的方格幻覺:這些方格是不是看起來有點彼此傾斜?


幻覺產生幻覺:這是一個精彩的幻覺產生幻覺的例子。

在交叉部分你能看到微弱的蒙朧的小點。

(赫爾曼·格瑞德幻覺)這些點又產生出一系列同心圓的印象。


盒子幻覺:看立方體外側面上的這個圖形。

哪條線與豎線垂直?

哪條線不與豎線垂直?

把立方體的邊線遮住,你將發現你的感知發生了變化。


三角長度幻覺:哪個顏色的線看起來更長?


韋德螺旋:這真是一個螺旋嗎?


梯形幻覺:哪條線顯得長一點,紅線還是藍線?


扭曲的圓:這是一系列完好的同心圓。

這是一個曲線幻覺的例子。


黑林圖形:黑線看起來是不是向外彎曲的?


奧畢森幻覺:這個正方形看起來變形了嗎?


咖啡店幻覺:中心的方塊看起來是突出的嗎?

用直尺檢查一下,日本藝術家兼視覺科學家Akiyoshi kitaoka創造了這個新幻覺,他稱之為咖啡館幻覺。


王后與她的丈夫隱藏的面部輪廓:你能找出伊莉莎白二世和她的丈夫菲力普王子的頭像嗎?


多米諾的臉:美國藝術家肯·諾爾頓創作了這幅完全是由多米諾牌組成的肖像。

肖像的主角是約瑟夫·斯卡拉,一個計算機圖像藝術家,也是肯·諾爾頓的朋友,這幅像有五英尺高。

「我們看到瓊的廚房裏有一幅用多米諾骨牌做成的照片。」

諾爾頓說,「我就把照片通過計算機程式使每一個小部分數字化,從而成為灰色的陰影,然後又編了另一個程式來建立小方塊頭發的部分。」

諾爾頓用了24套完整的9*9多米諾骨牌,每一套有55個,從0到9*9不等。

總共有1320塊多米諾骨牌。


透視拱廊:相對這走廊來說,為什麽這位男士看起來太大了?


一個不可能的三角形中的不可能性:瑞典藝術家奧斯卡·路斯沃透德給了我們不可能的三角形中又一種變化。


裏還是外:窄的豎棒了寬的水平都看來起升高了嗎?

把這幅畫顛倒過來看,情況是怎樣的?


雙體女士:在這幅未經改動的照片中,伯德·約翰遜夫人的頭屬於哪個身體?


格比諾的幻覺:直線如果相連,是一個正六邊形嗎?


這是什麽?

你能看懂這幅詭異的畫面嗎?

照片沒被改變。


落下的書架:這個由作者製作的書架看起來正在下落,源於榮‧克裏斯坦森的獨創設計。


在幻覺和現實之間。


里昂納多失真圖像。


飄浮的花瓶。


反射錯覺:由麻省理工學院視力科學家泰德·安德森創作的這個圖像中有兩個幻覺。

左邊的樓梯看起來象堆積的木塊;但右邊的卻象台階,這是一種不可能的建築。

第二,有一個反射幻覺:左端的木塊深淺顏色的部分和右邊向下的台階的灰色條紋是一樣的顏色。


排錯的眼睛。


旋轉的圓圈:集中注意力盯著中心的點,前後移動頭部,那麽內部環會自轉。

盡管我們不能完全看懂這幅幻覺圖,但它十分有可能是由於視覺輪廓處理過程的一低水平機制的特殊性質而引起的。

義大利視力科學家B.皮娜和G.格力斯塔夫在1999年發現了這個旋轉的圓圈幻覺圖。


二重奏:在這件雕塑中,一個鋼琴家被一個日本藝術家變形為一個小提琴家。

換90度看一看。


摩托車的影子:【垃圾國家】藝術家,用勺子、叉子和刀子組合投射出一輛摩托車的影子。


照片A:美國魔術師傑瑞·安德魯斯發明瞭一個「瘋狂的板條箱」。

他怎麽能把那麽多豎直的支撐杆似那麽不可能的方式連起來呢?

看下一張照片就明白他是如何完成的。


照片B:原來,瘋狂的板條箱是從另一個角度看的,這樣才顯示了它的真實構造。


克塔卡的螺旋:看起來像螺旋,但實際上是一系列的同心圓,當你蓋住一半的圖像,會看到什麽?


照片A:這幅蝕刻圖描繪了朱力斯·華納的19世紀小說「神秘的島嶼」中的一幕(一個場景)匈牙利藝術家伊斯特萬‧奧洛茲在這幅圖中隱藏了作者的肖像。

然而需要一個反射圓柱體來觀看。

看下一頁上的照片你就會看到展示的肖像。


照片B:當一個反射立方體放置在這幅蝕刻圖的特殊地點時,你會看到反射到圓柱體上的朱力斯·華納的肖像。

自達芬奇時代以來,藝術家們多次使用失真圖像,然而,是匈牙利藝術家伊斯特萬·澳洛茲在全新的水平上採取一種藝術形象,先前,藝術家們會創作一副圖像的變形圖,它能在相應的位置上反射到圓柱體上,但是物體本身看上去就是扭曲的。

奧洛茲想要把全景圖都模糊了,沒有圓柱體而能自現。

從透視法的角度來看,這種變形圖很有意思,因為圖的顯著部分都在圓柱體上反射為一幅肖像,而風景不那麽重要的和無意義的部分就不會獲得很大意義,因此也就被忽略了。

這可能是由於這樣一個事實,辯論面部表情和面部對你的知覺系統是非常重要的。


娜拉的神奇面具:日本藝術家娜拉的面具遊戲追溯到1192-1333時期,面部刻板的面具被認為是沈靜、自製的,由於「神奇」的能力卻可以改變表情。

當你直視時,你可以看到一幅刻板嚴肅的面具,把它的面部表情和下兩幅照片相比較,你會發現它面部表情的變化取決於面部的傾斜角度。

面具的形狀強調了某種特徵,尤其是嘴的輪廓,視角的稍微變化都會改變嘴角到嘴唇的相對位置。

我們的視覺系統對面部特徵的細微變化都非常的敏感,這樣就理解了面部不同的感情特徵。


明亮的幻覺:在「雲」中心的黑白方塊和其他的同色方塊的明亮度是不同的嗎?

在中間的「雲」的黑白塊亮度與別的相應色塊的亮度是相似的。

「模糊」可能是用來指示極端明亮的圖畫線索。

這是卡尼劄消磨亮度幻覺的一個變化。


貓和老鼠玩捉迷藏:是貓躲著老鼠還是老鼠躲著貓呢?

英國藝術家彼得布魯特斯在幻覺的基礎上創作了這幅迷人的令人模棱兩可的圖形。


每個物體都有一個角度。

照片A:不需測量儀,哪一個角度看起來最大?

那一個角看起來最小?

如果你行的話,試試按從大到小的順序排列一下這些角。

照片B:所有的角都是同樣大小嗎?

在下面那張照片,盡管難以令人置信,所有的角度都是90度直角!

一個角度在視網膜上的形像是非常模糊的,我們需要知道就深度而言它的精確度數。

根據杜克大學神經科學家戴爾‧波維斯,比奧‧羅特以及蘇拉哥特‧南迪,角度的方向給對其大小的判斷施加極大的誤差,取決於以我們的經驗而言那個特殊的腳以那個方向出現頻率的次數。

在紅色的角那個方向看上去要大一些,綠角看上去要小一些,所以我們會誇大紅角而低估綠色。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