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者已矣,來者尚不可追。

「你」自稱胡適信徒,我笑而不語。

「的」盧輕蹄踏過中華五千。

「腦」裡迴旋你罄竹難書的戰功噠噠。

「殘」英零落,音容是否苑在?

「杜」絕滔滔文流的你。

「正」自以為瀟灑的大笑。

「勝」者歸誰?民心自瞭。

「豬」兒三隻也堪做成語。

「頭」一遭的消息由你發佈。

「一」頂教育界之首還真不虛此職。

「個」中的涵義由你獨創。(個→箇)

「我」考生只能埋首記下。

「呸」一口唾沫下筆成此文章。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