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愛著一個人的時候,你還能夠客觀嗎?

他真是你看到的那樣嗎?他真有那麼好嗎?

那為什麼不是所有異性都愛上他?

我們身邊不都有這些人嗎?他們如痴如醉地愛著一個只有他們覺得好的人。

我們卻不能理解那個人到底有什麼吸引力。

我們也認識一些女孩子,她們幾乎敵視男友身邊的所有異性,以為別的女人都想勾引他。

你真想找機會告訴她:「放心吧!我不會要他。我的品味還不至於這樣。」

然而,我們笑話別人的時候,會不會也有人笑話我們?





愛情是不是從一開始就已經是大近視,然後直到老花也不悔?

我們沒法客觀地愛上一個人,是不是因為我們對自己從來就不客觀?

愛情是與自我相逢。

我們愛上我們嚮往的人,愛上一幅我們理想化的圖像。

我們驚喜交集地奔向今生的救贖,以為這個人可以圓滿我們的缺失和遺憾。

我們既是奴隸獸也是奴隸主。

這樣的追尋注定是沒法客觀的。

愛情要兩個大近視相逢才成得了事。





可惜,不管你多麼愛一個人,也不管你們相處的年日有多長,你永遠不可能成為他,永遠不可能全然了解他。

戀人總是既遠且近。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片除了自己,沒有人曾經踏足的內陸。

愛使我們不再寂寞,卻也是千倍的寂寞。

一個人的孤單的夜晚,當你倦了,手托著頭,把臉上的眼鏡挪開,輕揉著眉頭的片刻,你的心眼其實看得很清楚,你愛著的那個人,他有一片內陸,是你沒能抵達的。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