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遠遙遠的一個海裡,有一隻很漂亮但是很孤獨的大魚。

他沒有朋友,沒有玩耍的伙伴,沒有自己的小窩,每天只是寂寞的在最深最冷的海底遊蕩,有很多的海草經常纏繞著他,他在這些美麗或是不美麗的海草中穿行,聽著寂寞的聲音,一滴一滴,如它吐出的氣泡。

有一天,他終於厭倦這種冰冷和纏繞了,他向上游去,感覺到水的溫度變暖了,但是心裡仍是寂寞的聲音,當他把頭探出水面時,看到了溫暖的太陽,明媚的世界,涼涼的海風,還有,還有,近處一朵浪花上坐著一條小魚。

小魚穩穩地坐在上面,隨著浪花來來回回,彷佛坐搖籃一樣,好開心的樣子。

小魚也看到他了,很熱情地向他打招呼,嗨,老頭魚,你好啊?

嗯?

這隻大魚嚇了一跳,我有這麼老嗎?

她居然叫我老頭魚?

他很生氣地說,你好沒禮貌啊,我還很年輕,怎麼能叫我老頭呢?

小魚哦了一聲,裝作明白了的樣子,重新打招呼說,你好啊,老爺爺魚。

他氣得切切的咬了幾下自己的牙。

小魚嘻嘻笑著說:「再敢提意見,就叫你老不死的魚試試哦。」

他被氣得沒辦法,就只好笑了。

心裡想,有意思的小魚。

小魚順手拿出一個鐵絲編成的空圈,舀了些海水,做成了一面水鏡,然後遞給大魚?

一撇嘴說自己看看吧,好寂寞好老的樣子。

他自己看了看,嚇了好大一跳,的確是,一個寂寞的憔悴的人。

小魚把鏡子收回去說,你一定是經常呆在下面的緣故了,要記得經常上來曬曬太陽了,像我這個樣子,關於曬太陽我是非常有經驗的,那裡不懂來問我好了。

新鮮啊,沒聽說曬太陽還有什麼說法。

他想著,那你說說吧。

小魚笑了,說啊,其實很簡單的。

就是當有太陽的時候,你就出來,開始曬嘍。

大魚笑了。

這個充滿了陽光味道的小魚,挺有趣的啊。

這樣子,大魚和小魚成了朋友。

經常逗逗嘴啊,聊聊天啊。

大魚來海面的時間越來越長了。

時間長了以後,他們就成了好朋友了。

大魚很冷的,小魚很暖的,大魚很硬的,小魚很軟的,大魚很憂鬱的,小魚很快樂的,大魚很粗暴的,小魚很溫柔的,大魚很安靜的,小魚很淘氣的,這只是它們的表現。

其實大魚也會很暖,小魚也會很冷,大魚也會快樂,小魚也會憂鬱,大魚也會淘氣,小魚也會安靜,大魚也會溫柔,小魚卻不會粗暴。

兩隻很不同的魚在一起會怎麼樣呢?

當然經常吵架。

有時候吵到夜裡兩點,小魚很氣的,大魚不愛哄她,一甩尾巴游到深海裡去了,小魚坐在浪花上對著月亮哭,眼淚一滴一滴的掉進海裡,可大海必竟太大了,這點眼淚算什麼呢?

小魚想了想就不哭了,沒人哄,自己哄算了。

她就自己坐在那裡看著星星的大眼睛,對自己說,小魚小魚別生氣,我來我來哄哄你。

惹你生氣我不對,以後不再發脾氣。

真的真的對不起,以後一定愛護你。

說著她自己就笑了,臉上還掛著淚光呢。

其實大魚沒那麼狠心啦,他在遠遠的看著小魚呢。

看到她自己哄自己,可是他不好意思過去。

第二天他裝作什麼也沒看見的樣子,又來找小魚玩。

小魚很好哄的,睡了一覺以後就不記大魚的仇了,看到他還是好開心的樣子。

慢慢地,日子這樣一天一天地過去了。

大魚開心的時候也會逗逗小魚的,有時候他在水底的海草纏繞時,也會想一下那隻浪花上坐著的小魚在做什麼。

彼此雖然不同,但不妨礙他們互相的掂記。

大魚雖然喜歡和小魚一起玩,但他是喜冷的魚,他的家畢竟是在海底。

海底的石頭雖然冷,海底的草雖然亂,海底的世界雖然寂寞,但對於他來說都是無比的真實。

浪花上的小魚雖然有趣,雖然溫暖,但是對於他來說,越溫暖就越虛幻,越明亮就越遙遠。

海裡的任何魚都不能為對方改變自己的屬性的。

不是不想改變,是不能改變。

無論暖的變冷還是冷的變暖,無論海上的到海下還是海下的到海上定居,都只能是一種結局,因為無法適應而死去。

大魚來得多了,他已經感覺到不舒服了。

他的鱗片在脫落,防衛的外衣在變軟,這對他來說是可怕的現象。

最後一次,他告訴小魚,他不能再來看她了。

浪花上的小魚點點頭,很乖的,不吵不鬧,因為她心裡都知道。

這是他們最後一次一起曬太陽了,海面上微風輕輕吹著。

大魚的皮膚感覺到了痛,小魚的心裡感覺到了痛。

小魚的眼淚又一滴滴的掉進了海裡。

她看著大魚說,大魚,我好想和你再吵一架。

然後記得你壞壞的樣子,就不用想你的好了,就不會很想你很想你了。

大魚看著小魚,慢慢地說,你是我最討厭最討厭最討厭的小傢伙了。

然後他慢慢地把自己沉了下去,閉上眼睛,一片黑色,沒有小魚的聲音了,只有海風的呼嘯隱隱傳來。

大魚終於回到了海底,很多年過去了。

他再也沒到海面上去過。

因為他是勇敢的大魚。

偶爾他也會想起那隻小魚,不知道她過得怎麼樣了,有沒有找到一個快樂的同伴一起玩耍呢,是不是偶爾也會想起我呢。

也曾託流動的海潮去探聽一下她的消息,所有的回覆都是,沒有誰見過那條浪花上的小魚。

後來的一天,大魚突發奇想,很想到海面上轉轉,他向上游著,游到半路上忽然發現一個奇怪的東西,一架倒立的小魚骨。

肯定很多年了,骨都被海水刷成了奶白色了。

只是奇怪,她還是頭朝向下的,彷佛盡管是死去,她也想游到底。

大魚游近了,忽然他不動了,化成了灰他也會認得出她的,這正是那隻浪花上的小魚。

她來找他了,但是她太小了,她不能適應這種寒冷,卻依然保持她心裡的願望,給這海洋一個倒立的身影,給這海洋一個游到底的決心,也給了這海洋一顆愛著的心。

大魚抱著小魚,彷佛抱著一個世上最好的寶貝,用最輕的最柔的動作,慢慢的游著,向下游著,向底游著,游著,沒人能看到他的淚,因為他,在水裡。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