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一顆種子,緣於一陣隨意的風,落入我的心田,悄悄發芽,悄悄成長。

我以心為土,以情為灌,日日傾心,何日再見?

唯有將心遙寄,讀你千遍也不厭倦。

總是不能做到,輕易地將你忘記,無論喧鬧還是獨處,你一直悄然立於我的心底,眼底,知否?

我在為你倍受孤寂。





面對無盡的黑夜,面對無月的星空,對你的思念像是大海,沒有了邊際,卻又不忍歸去,我願沉入海底,如能踏入你的心扉。

黑夜的蓮蓬沒有了它的色彩,而我願與它一道被黑暗所吞噬。

若能以萍為渡,涉水而去,我願化作萍上晨露,細訴我心中無盡相思。





我願給你一方溫柔的天地,有輕風綠蔭,有清泉,更有永遠的春天。

當你疲憊請來休憩,可曾有鈴聲飄進你午夜的夢裡?

那是我在心底為你搖響的風鈴,它掛在我的心底。

可否告訴我,若我是鈴,你可願是風?

若我是風,你可願是鈴?

天地無語,誰知我心中有淚?

此刻,我依然繾綣於窗前,在每一個孤獨淒清的黃昏,思念有如鄰家的屋簷,目睹了世俗的悲歡,只能以一身清幽的本色守望在這裡,靜待林梢掛起的那一彎冷月。





多少個寂寞的黃昏,我思念的手掌輕輕掀起星空的一角,企盼在翻動的瞬間捕捉你偶爾的回眸。

總是在清涼如水的夏夜,就著閃爍星光把心事緩緩攤開細細品味。

田野的蟲唱蛙鳴亭亭地走到我的耳畔,長成最動人溫馨的吉它曲,我卻不能與你共傾聽,思念漫過天河,星星紛紛飄落於浩瀚的天宇;月影款款西行,不顧我憔悴之心已被無奈的淚水淹沒。

以夢作帳,將所有情愫偷偷藏匿,你來夢裡,可願尋覓?

似乎等候了千年,你可否給我歸期?





是你疏忽地把青鳥遺忘在爬滿青苔的籠中,任那聲聲哀啼如血,任它成久遠的追憶。

可會感動?

可願感動?

我癡癡地堅信雨後有彩虹,既使是短暫的美妙,也足以洗卻我全部的傷痛。

歲月蒼茫無言深處的你,是否會在每一個寂寞襲來的黃昏,偶爾悄立於記憶的邊緣,拾撿我為你撒落的音符?

與你分別後,我的天空總在下著雨,於是我總是撐起一把小小的紅傘,托起那片流淚的天空,撐出我對你依然如故和等待。





近在咫尺,你為何一任憔悴,卻不再走近我?

走近我恩怨苦樂的空間,走近我處子的氣息?

那麼,今夜,在夜鶯的啼鳴裡,在星辰的光照下,請讓我掬一杯清淚,為你唱一首聖潔的戀曲——《真的好想你》,於是平平仄仄抑抑揚揚緣水而來,包圍我,纏繞我的是那如煙的往事:我是你房中寧亂時替你收拾的賢惠女子;我是你教誨時用心傾聽的少女之心;你是我笑聲飛揚裡深深的戀意;你是我眉黛輕顰時難揮的惆悵;你是我悄然回眸時渴望等待的消息。

明月之下,我低吟著李清照的詩詞,哪一顆星星發現我淚如雨傾?





「自君之出矣,不復理殘機;思君如滿月,夜夜減清輝。」

多希望與你分享這個靜謐的夜晚,窗前是皎潔潤澤的月色,幾張散落的信箋,還有一顆為你跳動的心。

知道嗎?

我是真的深深地念著你,淺淺地有了憂傷!

相約如夢,相約如夢,萬千柔情,期待你悄然的回眸。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