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之間相處,其實有時候如夫妻一樣,充滿了無數的暗語。

誰能瞭解誰有多少,能瞭解自己多少呢?

哪怕是飽讀詩書,滿腹經綸的學士也不能夠做得到。

無論是怎樣的愛,真正的大愛是應該無語的,只會落實到行動上辦實事,哪怕一件細小的事。

所謂愛到深處便無言,而不是永無休止地追問下去,追問是可以給自己一個真相,但這樣的真相卻是永久的傷害,讓心死如灰,蒼白失血。

從此也將會恩斷義絕,何苦來著呢?

生活中有冷的地方,也有熱的地方,但絕不能冷酷。

社會總是在進步,總有許多帶著熱力的溫度在吹著花兒開放,這更是人性的花兒。

美,就是這樣產生的。

社會需要活力,男人和女人組成的家庭更需要活力,國際尖端問題都能解決,男人與女人之間的問題有時候卻無法解決。

按理說,能解決男人女人之間的問題,也就能解決社會上的國際上的問題,不能等到最後通過戰爭來瓦解。

戰爭就是傷害,雙方爭鬥絕沒有一個是贏者,兩敗俱傷,各自去舔帶血的傷口。

總需要有人去妥協讓步,生活才能繼續。

爭鬥也是對生活中盛開的花兒產生了懷疑態度,懷疑自己,懷疑別人,然後失望,一失望,就什麼都完了。

燈光不再明亮,夜光不再美好,螢火蟲的光也是多餘的,直到自己把自己裝進了黑暗的巨大口袋裏。

光明與黑暗的關係就是一隻腳在門裏,一隻腳在門外的關係。

一個走不出自己內心的人,他是無法做到從容不迫起來的。

每個人內心私藏的東西,幸福也好,憂傷也罷,外人所能瞭解的只是皮毛和零頭,每個人的情感裏都埋伏著許多一言難盡的暗語,即使你把那些暗語和盤托出,別人也無法去解釋那裏深藏的千頭萬緒。

當夜深人靜時,你會把這些深藏的暗語拿出來細細的咀嚼回味,快樂也好,苦澀也好,五味雜陳只有你自已知道。

誰都是紅塵中的俗人,吃喝拉撒一樣都少不了。

縱使你比別人多讀了幾本破書,你也成不了聖人;就算你腰緾萬貫,穿金戴銀,一日只能食三餐,一夜只能睡一張床。

而「聖人不曾高,眾人不曾低」過。

有時候,因為愛才滋生了一地閒愁與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何時休。

有人的地方就有碎語,就有爭鬥,更何況是經常朝夕相處的朋友呢?

老子說:「孔德之容,惟道是從。道之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意思是說,距離產生美,是與人相交的長久之道。

太親密的朋友是容易產生疲勞,產生傷害的。

因為瞭解而傷害,因為瞭解而分手。

因心與心無法相通而誤會產生傷害,受到重傷。

君子成人之美,「予人方便,自己方便」,「美言可以市尊」。

天下還會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何況是現實世界中的兩個人。

文友說:「友不貴多,得一人可勝百人;友不論久,得一日,可喻一生。」

其實,我們走近了,還是離遠了;你來了,我去了,我成為不了你,你亦成為不了我,為什麼時空命運這根繩子非要把我和你們緊密的拴在了一起不分開,哪怕有誤會,哪怕有流言蜚語,哪怕拿你手中的閃著寒光的鋼鋸來鋸我的心,也不想就這麼輕易分開!

這不僅僅是因為緣份,不僅僅是因為兩個曾經孤獨過的行路人相互尋找人世間的一絲絲的溫暖和關愛。

我們有時候像一根繩上的螞蚱,一根藤上的兩只苦瓜,有時候像半路相遇的兩只拔刺相向的刺蝟,有時候又好得合二為一。

為什麼相遇的時候要高舉著一把傷人的利劍,這好像違背了我們相約的初衷。

不管與誰,患難之中的愛十分珍貴,越是患難之際,越能考驗愛與被愛的忠誠。

如若在安樂生活中再考驗愛的份量,患難過去了,愛也便畫上的句號。

這關係到一個人的品性問題,品性越高潔的人,愛得也就越持久,才不會朝秦暮楚,一日三變,讓人無所適從。

如果愛一旦成了某種交易的法碼,那只能使人類最聖潔的靈魂被玷汙褻瀆,這種變質的感情非常的可怕。

在「愛」的名義下,有了那麼多懷疑、謀殺、篡奪、死亡,各種各樣美好卻成了罪惡。

有的人窮極一生都無法明白一個淺顯的道理,人與人相處之間的妙處不是針尖對麥芒,而是平平淡淡中,躲過無數的因無法溝通產生的磕磕碰碰,需要攙扶對方,需要寬諒對方,需要厚道而不是心機。

有些事可以有原則可講,而有些事是無原則可講的,全靠心與心的頓悟。

舌頭與牙齒打架了,到底是舌頭錯,還是牙齒錯,我想再公正的法官,只能在判決書裁定各打五十大板後結案。

有位文友說:「話不說不明,木不鑽不透,堪稱經典,我一直銘記在心。」

可是,有時候話說得太明瞭,就像水太清了無魚,很容易把人性中最醜陋的東西頃刻之間就全部暴露無遺,人性中畢竟不只有美好的東西存在。

人類從有人存在開始起,就把好與壞,美與醜平分秋色。

木鑽了個洞後,風能夠穿洞而過,各種風言風語從心穿過,把千瘡百孔的心事裸露,如同一個被剝光衣服的人扔在大街上示眾,唯有用真誠的季風把我們的心留住,不被謠言的風帶走。

有時候在某些特定的需要的情況下,還是需要難得糊塗的好些,糊塗中更應該保持清醒的頭腦。

生活中有青梅煮酒的文友,品茶論文,海闊天空神聊,離不開文人的話題;有市井朋友談吃談穿,談購物談菜價談股市,閱盡人間的煙火味。

談吃穿的朋友無論去吟詩作對,談古論今的朋友認為家常裏短全是廢話一堆。

生活正是由這一腔廢話組成了喜怒哀樂,當正經話說完後,就由這廢話陪伴我們前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