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歷史上吃人的例子統計,吃美女的辦法有許多種。

有的是把美女放在一隻大缸裏,外面用火煨烤,直到把美女烤熟;

有的是把美女放在一個鐵架子上,下面用火烤,像烤羊肉串似的;

有的是把美女的手腳捆綁起來,用開水澆在身上,然後用竹掃帚刷掉美女身體外層的苦皮,再割下肌肉烹炒而食;

有的是把活美女裝在大布袋裏,放進大鍋裏煮;

有的是把美女砍成若干塊,用鹽醃上,隨吃隨取;

有的是只截取美女的兩條腿,或者只割下美女的兩隻乳房,其餘的部分扔掉。

歷史上吃人的人還把人肉的味道分出了三六九等。

北宋靖康元年(西元1126),金兵南侵,戰亂四起,官兵和百姓都無糧可食,於是就把死人全部用鹽醃起來,曬成肉乾,以供食用。

登州人範溫組織義軍抗金,兵敗後乘船渡海到臨安,隊伍進城後還在吃攜帶的人肉乾。

他們把這人肉乾叫做「兩腳羊」,其中老而瘦的男子叫做「饒把火」(意思是說這種人肉老,需要多加把火),年輕的婦女叫「不羨羊」(意思是說這種人的味道佳美,超過羊肉),小孩叫做「和骨爛」(意思是說小孩子肉嫩,煮的時候連肉帶骨一起爛熟)。

元朝末年,天下動亂,駐守淮右的官軍缺糧,也捕人為食。

他們認為小孩的肉為上等,女人的肉次之,男人又次之。

他們把人肉叫做「想肉」,意思是說吃了之後美味無窮,還使人想念。

翻開中國幾千年的歷史,在書的夾縫裏,我們真可以找到許多吃美女的記載!

我們按照吃美女的原因不同,分類記載如下:





一、在遭逢大饑荒的年頭會出現吃美女的慘象。

這種現象當然是違背人性的,但在那種每個人都面臨著餓死威脅的情況下,不能打仗、不能幹重體力活而肉又好吃的美女自然首當其衝地成為受害者。

隋末的朱粲,是一位著名的吃人魔王。

當時襄陽、鄧州一帶大災荒,白米萬錢一斛還買不到,百姓相食成風。

朱粲乘亂起兵,常捕捉民間幼兒蒸熟吃肉。

他對軍士說:「世上最美的食物,還能有超過人肉了,只要國中有人,我就不用擔心沒有軍糧。」

於是下令,讓部下分道捕獲婦女和兒童,蒸熟分配給士兵當飯。

每攻下一座城鎮,朱粲就傳命把弱小的女人和兒童分給各部,需要時就殺著吃。

五代時的趙思綰和朱粲是一丘之貉。

他領兵佔據長安時,城中沒有吃的,就殺婦女兒童為軍糧,按一定的數目分給各部,每當犒軍時,就殺上百人。

趙思綰愛吃人的肝,他把活的美女綁在木柱上,剖開肚子,割下肝臟,炒熟飽餐,把肝吃完,那被割下肝臟的美女還在慘叫。

趙思綰從作亂到敗亡,共吃人肝六十六副。 

史載安史之亂時,張巡守睢陽,兵士共食三萬人。

當時人們相信這是事實,非常吃驚,韓愈卻獨持不同意見,認為是不可能的,並寫文章進行考辯。

後世也曾有人重論此事,說張巡的軍隊所食三萬不是百姓,而是陣亡的士兵的屍體。

但張巡殺死愛妾、把美女熬成肉湯,犒賞多日無食可進的士兵,以此作堅固軍心的手段,使得睢陽不但得以保全,甚至還能夠反敗為勝故事,倒的的確確是一個有案可稽的歷史真實。

這段熬食美女的故事,甚至還在一定程度上,還被傳為精忠報國的千古佳話。

清順治九年(1652),南明將領李定國率兵攻新會,城中糧盡,清軍守將就殺居民為食。

有個姓莫的媳婦與婆母相依為命,守將要殺食婆婆,美女莫氏叩頭請求替婆婆死,守將說:「真是一位孝順的好媳婦!」

就答應了她的要求,捨了婆婆,把美女烹而食之。

又有一個姓李的美女,丈夫被守將抓去,將被殺,李氏哭著說:「丈夫還沒有兒子,如果殺了他,就絕了他家的後代了,我即使活著又有何用?請把我吃了吧!」

守將也答應了,就烹食李氏美女,把她的骸骨交給她的丈夫帶回家安葬。

新會縣城被圍困八個月,守軍吃掉民眾近萬人,其中大部分是婦女和兒童。

有戶人家的女人孩子全部被吃,只有他一人倖免。

兵亂過後,這位倖存者有一天在路上遇見了清軍守將,就跪下向他下拜。

守將感到驚訝,問:「你拜我幹什麼?」

那人說:「我的老婆孩子都安葬在你的肚裏了,她們都沒有墳墓。如今寒食節臨近,我不朝著你的肚子下拜又到哪去拜呢?」





二、出於兇殘的本性或怪異的嗜好,以吃人肉、喝人血來滿足殘酷的慾望。

因此類事例被吃的美女甚多,說起來駭人聽聞。

十六國時,石虎的太子石邃兇殘無度,他看見美貌的尼姑就抓過來,白日裏求歡,姦污後把她殺死,把她的肉和牛羊肉一同煮食,並且把肉賜給左右的人一起品嘗人肉的滋味。

東晉孫思作亂時,擒獲縣令就把他剁成肉醬,並且把他的美女妻子和美女女兒殺死吃肉。

誰不肯吃這美女肉就把他支解處死,連他的肉也一塊吃掉。

隋代末年,諸葛昂和高瓚是一對豪侈兇殘之徒。

他倆互相爭強賭富,都想佔上風,彼此設宴相請,都千方百計誇耀奢華,以超過對方為滿足。

有一天,高瓚宴請諸葛昂,把一對十來歲的雙生子烹熟,頭顱、手和腳分別裝在盤子裏,端上宴席。

滿座客人見是人肉,掩口欲吐。不久,諸葛昂宴請高瓚。

他讓自己的一位愛妾敬酒,那美女無故笑了一下,諸葛昂怒叱美女一頓,命令她退下。

不一會,把這位美女被整個放在大蒸籠裏蒸熟,擺成盤腿打坐的姿勢,放在一隻特大的銀盤子裏,她的臉上重新塗好脂粉,身上用錦蓋著。

這道「菜」抬上來後,諸葛昂親手撕她大腿上的肉給高瓚吃,同席的賓客都捂著臉不敢看。

諸葛昂神態自若,撕扯美女乳房上的肥肉大吃大嚼、盡飽而止。

施州刺史獨孤莊喜歡吃人肉,他生病時不想吃飯,只回憶起平時吃過的人肉味道不錯,這時他的部下有人死了一名婢女,就叫人割下她肋下的肉煮熟給他吃。

後漢蔡王劉信是一個極端殘忍的傢伙,他掌管禁軍時,左右若有人犯罪,就抓來他的妻子和孩子,當著他的面零刀割她們,讓犯罪者吃自己老婆的肉。

被零割的美女身首異處,手足分離,滿地鮮血橫流,劉信舉杯飲酒,並讓樂隊奏樂,毫無憐憫的表情。

北宋初年,有個名叫王繼勳的,本是彰德節度使王饒之子、孝明皇后的異父同母弟,因為是皇親而被朝廷授予要職。

後來他因橫行不法,獲罪被貶,怏怏不樂,產生變態心理,專門以生割奴婢的身體為樂事。

開寶三年(970),他復官分司兩宗,性情越來越殘暴,經常強行買得民間少女作奴僕,稍不如意,就把她們殺死,烹食其肉。

宋太宗趙炅繼位後,有人揭發了他的罪行,(977年)將他罷官治罪。他供認共殺食婢女百餘人。

因罪狀確鑿,被斬首於洛陽。

又據傳說,古代契丹的東丹王李讚華好飲人的鮮血,他常把婢女的身上刺個洞,用嘴對著傷口吮吸血液,像小兒吸奶似的。





三、相信左道邪術以吃美女肉來治療某種疾病。

南宋寧宗嘉定年間,林千之任西欽州知州,得了一種病(末疾),有個醫士告訴他,吃童女的肉可以強筋健骨。

於是,林千之派人在本州境內捕少女,製成肉乾,叫做「地雞」。

嘉定十年(1218),此事被當地土司告發,林千之被朝廷免官,但未判死罪,僅流放到海南。

由於南宋政治腐敗,這樣的吃人的昏官竟然沒有得到懲罰。

有的人相信吸食人的腦髓可以治病。

明代萬曆時,朝廷派到福建的高姓抽稅太監本是被閹割的人,有人告訴他生取童男童女腦髓和藥一起服用,可以使陰莖重新長出來,恢復性功能,於是,他就攫取民間少女和小兒,吸食腦漿,致使稅監府院的水池中白骨纍纍。

當今的人類已經進入了資訊化的文明的法制的時代,烹食美女已經成為了不可想像的天方夜譚。

回味歷史上這些人吃人的慘劇之後,我們就更應該珍惜現在的美好生活,決不能讓這一幕歷史重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