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大家興致來了,關起燈來講鬼故事。

這是我朋友的朋友講的故事。

他特別強調那千真萬確是發生在他身上的故事。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常得深夜開車從北宜公路回宜蘭。

偏偏北宜公路是出了名鬧鬼的地方,特別是夜晚行經九彎十八拐,一路有人丟灑冥紙,那氣氛,活生生就是陰間地府的感覺。

那陣子,台灣從南到北都有鬧鬼的傳聞。

有人說那是中共的陰謀,也有人堅持真的有鬼。

我本來就是個膽小的人,聽多了鬧鬼的故事,三更半夜開車在北宜公路,更是提心吊膽。

我很擔心路上忽然有什麼跑出來,或者引擎忽然停了下來。

我曾試著開大收音機音響壯膽,可是山區經常收訊不良,那些若無似有的雜音更是叫人不舒服。

自從聽說鬼魂的聲音會從收音機裡面跑出來以後,我更是不敢打開收音機了……

總之,我不但沒有因為夜路走多了而變得習慣,反而愈來愈過敏,我的潛意識似乎堅信終有一天我會碰到鬼。

事情發生的那個深夜,我仍然是一個人開車。

我記得汽車經過了一個小村落,那個小村落雖然有幾戶人家,卻沒有人開燈。

經過村落之後,我只覺得氣氛很詭異,果然沒多久,我就看見前方有個穿著白衣服的女孩子,對著我的汽車招手。

說真的,我的心臟差點從嘴巴跳了出來。

當時我的心情很複雜,我不知不覺放慢了車速。

一方面我懷疑自己是不是看走了眼?

另一方面我也提防著萬一她撲過來或是突然做出什麼動作。

那天霧氣特別重,我開著遠光燈,靠近時才發現那是一個留著長頭髮的女孩,風吹得她的頭髮漫天飄揚。

我愈想覺得愈不對勁,正想踩足油門全速逃離時,才發現那個女孩手上還抱著一個嬰兒。

這可讓我內心掙扎不已。

我心想,三更半夜的,萬一真的是個有急事需要搭便車的媽媽,那可怎麼辦才好?

就在汽車駛過那個女人不到十公尺左右,我終於違拗不過良心的驅使,強迫自己踩了剎車。

車燈照著前方,車後烏漆麻黑的,什麼都看不到。

我只聽到了那個女人從汽車後方跑過來,然後是車門打開的聲音,一陣涼風竄了進來,之後是車門又關上了,於是我再度起動汽車。

我死命地往前開,不知道為什麼,從頭到尾,那個女人沒有跟我說過一句話。

我試著和她交談,她也不回答。

只聽見車後那個嬰兒熟睡咬牙的聲音。

或許是想起了目蓮從地獄救母時不能回頭的故事,我全身毛骨悚然,甚至回頭看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我只記得拚命踩油門,汽車愈開愈快。

等天色稍亮,汽車終於繞出山區,我才有勇氣回頭看。

這一看不得了,車後座根本沒有女人,只剩下一個熟睡的嬰兒。

我全身發毛,急忙把車開到警察局報案,並把小孩交給警察。

整個早上我都無心上班。

山裡面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是一個死去的媽媽?

或者是一個懷了孕的殉情女人?

她的背後是一個淒涼的愛情故事嗎?

我幾乎想像了所有可能的版本。

直到中午休息時間,我再也忍不住了,撥了電話到警察局去關切。

沒想到,我才說明來意,警察劈頭就是一陣大罵:「你搞什麼鬼啊,人家媽媽把小孩放你車上,回頭去拿行李,你看都不看,開了車就跑,害得那個媽媽急得到處找小孩,哭腫了眼睛。」

哇勒~

別笑太大聲喔!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