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前女友,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妳的前男友,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情人之間,彼此打探。

觀察對方的好惡、揣測對方的心思、試探對方的情意,甚至是:翻閱對方的戀愛紀錄。

情人昔日的愛情風景,是最神秘的禁地。

此時,在你枕邊酣眠的人,也曾在某人的面前,睡的像個孩子。

此刻,被你緊緊握住的這雙手,也曾在某人的掌心之間,沁著溫潤的微汗。

每思及此,我們隱約生出忌妒。

情人的愛情領土,曾經被某人大肆佔領。

情人的溫柔雙眼,曾經為某人淚液翻騰。

情人的呼吸鼻息,曾經是某人的活命氧氣。

情人的軟綿細語,曾經是某人的耳裡天籟。

而那人是誰?

她長髮披肩,笑容如蜜嗎?

她柔情似水,惹人憐愛嗎?

於是我們開始玩起,一種只有自己知道的拼圖遊戲。

當情人把成束的玫瑰送到妳眼前,妳隨口說:「你以前,也送她這麼大束的花嗎?」

「送過啊。」情人聳聳肩,答的老實。

啪。

拼圖貼上一塊。

當情人特地早起,張羅兩人份的愛心早餐,再貼心的為妳端上床鋪,妳淡淡問:「你以前,也幫她做過早餐嗎?」

情人微微點了點下巴,當作回答。

啪。

拼圖又貼上一塊。

在妳不動聲色的陸續蒐證之下,「現任情人的卸任情人」,逐漸生出血肉、長出形貌。

也許再加上一兩張、情人夾在書本裡,忘記丟棄的兩人合照。

或是妳在衣櫃深處意外翻出的,一條她在多年前送給他的手織圍巾。

拼圖日漸完整,證據越發確鑿。

於是有一天,情人的無心怠忽,引發妳的嗚嗚控訴,證詞是:「我就知道,你愛她,勝過愛我!」

情人一頭霧水,妳一臉妒恨。

現任情人的卸任情人,勢如破竹、來勢洶洶,不出一兵一卒,就打的妳全城俱毀。

妳以為妳輸了。

輸給過去、輸給回憶、輸給妳來不及現身的過往年歲。

其實愛情裡,唯一有意義的,只有字尾加上ing的「現在進行式」。

他跟她的過去,再怎麼美好,也不過是字尾加上了ed的,過去式。

已經闔上了的書頁,就是今生絕版。

還在書寫中的愛情,才有下集待續的可能。

妳唯一輸的,不是愛情。

而是風度。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