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被包養,何錯之有?

女人找不到工作,還可以嫁個好老公;男人找不著工作,則要麼乞討、要麼餓死。

在就業形勢急轉直下的今天,「大丈夫不受嗟來之食」的信念脆弱得不堪一擊。





我的身體我做主:用肉體換地位有何不可?

在充分體驗了世態的炎涼與殘酷之後,「與其貧窮而清高得活,不如體面而放蕩得過」已成為很多年輕人的心聲。

正如億萬富翁李春平,他用十幾年的肉體陪伴換來如今「大富翁」、「慈善家」的稱號。

身體是自己的,性是自己的,只要自己無所謂,用肉體換地位傷害了誰?





我的感情我做主:娶個勢利女孩做老婆不如跟個富婆!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這句話如今早已落伍。

現在的女孩,現實得可怕。

沒有錢跟她們談什麼感情?

娶個勢利的女孩,自己辛辛苦苦掙來的錢被她們花掉不說,一旦你不能做她們的自動取款機了,對不起,別怪她無情!

跟這樣的女孩在一起還不如跟富婆更有保障,起碼不會落個人財兩空的結局。

權衡利弊,與其把感情交給只會打情罵俏的年輕女孩還不如交給有權有勢的富婆更保險。





我的夢想我做主:被包養是通往藝術聖殿的必修路?

正如王朔在接受採訪時所說:「男人在家,世界交在女人手裡比較放心。」

中外文藝史上,富有的寡婦一直是文人們追逐的目標。

沒有華隆夫人嘴裡吐出的肉、就不會有盧梭的《懺悔錄》;沒有梅克夫人的資助、柴可夫斯基這個詞將與音樂無關。

而大文豪巴爾紮克在兩性方面的要求就是對方一定得是個有錢的富婆。

「我來搞藝術,讓女人去維持生活吧!」

正是仰仗於女人的包養,文學家、藝術家才有時間、有資本來追逐自己的文藝夢從而創造出不朽的作品。





包養男人,女人你夠膽嗎?

女人為什麼只能做被陳世美拋棄的秦香蓮,女人的名字為什麼只能是弱者?

既然原始社會始於母系而非父系社會,給男人一個返樸歸真的機會有何不可?





女人包養男人是時代的新呼喚!

古有包養落魄小白臉李甲的杜十娘,今有包養賣身詩人的重慶富婆,在「物質」的雜草下,這已然不是那個男人們振臂一呼、三妻四妾便應者雲集的社會了。

隨著「她」世紀的到來,「第二性」的腰桿越來越直。

只要我付得起錢,包養男人來充實個人生活,有什麼不可以?

包養男人,不只是上流女人的奢侈品。

「包養」並不是昂貴的代名詞。

三○年代的玉卿嫂包養慶生時,不過是一普通勞動婦女。

在日新月異的今天,「包養男人」更不只是上流女人的奢侈品。

難登大雅之堂的二奶、小姐們都可以養個小白臉打發時間,包養,與身份何干?

再者說,即使女人從肉體上玩不起男人,仍可在網路的虛擬世界裡包養若干男人過癮。





女人需要什麼樣的男人?

與男人包養女人不同,女人包養男人,並不把外貌放在第一位置。

女人最愛包養的往往是那些充滿情趣、溫柔體貼的「情感」型男。

由於包養男人的女人大都在生活中缺乏真愛,她們比包養女人的男人更需要被包養者的忠貞不移。

另一方面,由於成功女性很少有時間享受家庭的溫馨,所以會做家務、能為女人燒上一手好菜的「家庭」型男也備受青睞。





男人被包養後何去何從?

包養結束後,男人們是像李春平一樣腰纏萬貫、衣錦還鄉,還是像黃輝一樣成為過街老鼠、被網友從不同的方向拍磚?

從被包養的樊籠走出來,他們路在何方?





觸動真情,登堂入室?

人是感情的動物,和一個女人朝夕相對,尤其是這個女人還有點姿色、有點韻味的話,你能不動心嗎?

不排除包養者中有變態至極的老女人,但當一個孤獨寂寞的女強人碰上善解人意的儒雅帥哥時,難保不會給「小白臉」升級。

「動心」不是可恥的,由「二爺」到丈夫,其中的波折是常人所想像不到的,而一旦成功升級,男人的命運便從此扭轉。

墮落到底,一發不可收。

當男人被包養他的女人像丟垃圾一樣丟掉時,有的男人在「被扔掉」的結局上,充分發揮了男人的陽剛特性,在「青春賠償費」上與女主人糾纏到底。

也有的馬上另尋他歡,找到新的棲身之地。

錦衣玉食的生活徹底磨滅了他們的生存鬥志,除了將「被包」進行到底,他們已別無選擇。





洗新革面,從頭再來!

走這條路雖然可以譜寫出一部「不良少年改邪歸正」的教化詩篇,但走起來卻異常艱難。

除非沒有人知道這段不堪入目的經歷,從而瞞天過海,開始自己的新生活。

否則,即使你內心單純無比得要靠自己的雙手吃飯,社會也不會給你機會。

誰讓你曾經滄海難為水呢?

不過也有成功擺脫「包養」陰影的例子,就像李春平,一部《懺悔無門》引來後人最多的是羨慕,而非鄙視。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