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可以寫下最哀傷的詩句。

寫,譬如,「夜被擊碎,而藍色的星星在遠處顫抖。」

夜風在天空中迴旋並且唱歌。

今夜我可以寫下最哀傷的詩句。

我愛她,而且有時她也愛我。

如同今晚夜色,我曾擁握她在懷中。

在無盡的天空下一遍又一遍地吻她。

她愛我,有時我也愛她。

怎麼會不愛上她那一雙沈靜的眼睛呢?

今夜我可以寫下最哀傷的詩句。

去想我並不擁有她,感覺我已失去她。

去聆聽廣闊的夜,因沒有她而更加廣闊。

而詩句墜在靈魂上,如同露水墜在牧草上。

我的愛若不能擁有她又有什麼關係?

夜鑲滿群星而她並未與我同在。

這就是一切了。遠處有人唱著歌。遠處。

我的靈魂因失去了她而失落。

我的視線試著要發現她,好像要把她拉近一般。

我的心尋找著她,而她並沒有與我在一起。

相同的夜讓相同的樹林泛白。

彼時,我們也不再相似如初。

我不再愛她,這是確定的,但我曾多愛她!

我的聲音試著找尋風來碰觸她的聽覺。

別人的,如同她曾接受我千萬個吻一樣,她將會是別人的了。

她的聲音,她的潔白身體,她的無止盡的雙眼。

我不再愛她,這是確定的,但也許我愛她。

愛情太短,而遺忘太長。

憑藉如今晚的夜色,我曾擁她入懷。

我的靈魂因失去她而失落。

這是她最後一次讓我承受的傷痛。

而這些,便是我為她而寫的最後的詩句。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