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早晨我都是搭捷運上班,我像是習慣的走進了第三車廂,平時的老位子今天卻被人坐走,算了!

反正也沒有空位,只好用站的。

咦?

不是那個女生嗎?

好巧喔,又碰到她了,可惜我不認識,只有見過幾次,但印象卻蠻深的,她真的很漂亮就是了,漂亮到我遇見她時,都會偷瞄她幾眼的那種美人。

剛好,我就站在她對面,而她是坐在椅子上一如往常的拿著一本大大的簿子,然後右手拿著粉紅鉛筆,總是頭低低的不知道在寫些什麼,只見她一直寫、一直寫,偶而會抬起頭來,但是,不知道能不能算巧合,當她每次抬起頭來時,我剛好也在偷看她,就這樣兩眼相交不數十次以上,但我每次一被發現時,總是會轉移視線,然後過些時候再偷瞄她。

三個月後。

那天,我記得很清楚,是聖誕節的前一天,也就是平安夜,因為我把設計圖遺忘在公司,我呆嗎?

我承認這一點,但,我更相信天意。

那天,我一如往常的7:30就爬了起來,梳裝整理完畢之後,我帶著公司大門的鑰匙,前往公司,去做彌補自己過度愚蠢的事?

拿設計圖。

8:15分,我搭上那班前往台北車站的捷運,我還是老樣子的選擇第三車廂,然後走了進去。

我又看到她了,然而,又是坐在我對面,好像串通過似的,而且,她今天穿得好漂亮,她還是跟平常一樣的帶著那本黑色大大的簿子,只是不一樣今天右手並沒有拿著筆,她就這樣靜靜的一直盯著坐在對面的我,我顯得越來越不自在,呃。

我這一生最怕的事終於降臨了,只要一被女生盯上,我就會開始渾身不自在,然後不知所措,最後臉頰會汎紅,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些反應,其實,也不能說是害怕,我想,只能說我容易緊張吧,但,我就是沒辦法改變。

她為什麼要一直盯著我看呢?

我臉上難道沾上什麼東西了嗎?

『圓山,圓山站到了。』車內的廣播解救了我。

對!這一站是她下車的站名。

車子緩緩的停了下來,而她竟然起身走到我面前了!

『這個,送給你。』她轉身離開車廂。

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感覺好柔好柔,然而,這不是她平常帶著的簿子嗎?

為什麼要送我呢?

我一直想著這個問題。

為什麼?那是一本寫生簿,黑色的封面,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唯一讓我比較感好奇的,是中間那行字,一行用金色所勾出來的英文字。

「Run to love?Run to you.」

我慢慢的將書邊打了蝴蝶結的絲帶解開。

然後慢慢的將封面翻開來。

當我看到裡面的東西時,我簡直不敢相信,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天啊,這裡面每一頁所畫的人,竟…竟然都是我,只不過每一頁。

不是只有畫右半邊的臉,就是只有畫左半邊。

直到我看到最後一頁的那幾行字,才確定,原來我不是在做夢。

『你的面孔是我忘不去的記憶,每次看見你,我會畫下一個你,一個屬於你的表情,一張屬於我的感情,六十張素描畫在這個世界上能換到什麼?是一堆遺憾嗎?「我,可以跟你做個朋友嗎?」我想知道這問題的答案,你能告訴我嗎?如果不行,那這畫冊就當是聖誕禮物吧,如果可以,那我將會在美術館前等你。PS:20分鐘不知道能不能換到答案呢?』

呃,看完之後我真的呆住了,那句話,不是我想說的話嗎?

而她怎麼…!

啊!糟糕,坐過頭了,過了兩站,我看了看手錶,20分鐘,唔…剛剛她下車是,扣掉之後…

等於…「完了!只剩下10分…」

我喃喃自語著。如果不用跑的,可能會來不及,於是我在車子停下之後,跑到另外一邊的月台,改搭往淡水方向的捷運。糟了,剩下5分鐘。

車門打開後,我不管形象的衝出捷運站,直奔圓山美術館。

呼~呼~呼~還好紅綠燈幫忙,否則真的就趕不上了。

而她,就背對著我,站在廣場的中央看著室外藝術品。

我喘了幾口氣之後,走到她身後。「小姐,二十分鐘,不夠啦!」我說。

她回過頭來看了看我,然後捂著嘴巴竊笑著。

『你要多少時間呢?』她笑著說。

「我…不要時間。」

『那你要什麼?』她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我跟妳一樣,只要答案。」我說。

『什麼答案?』她還是那個表情。

我將手上的素描本翻開來…

「為什麼妳都只有把我畫一半?那我的另外一半呢?」

我指著每一張素描對她問著…

只見她嘴角輕輕的揚起,微笑的對我說:『你的另一半不就站在你面前嗎?』

然而,一個月後,我和她很快就變成一對戀人,就跟捷運一樣快,直到我們正式交往之後,她才在星空下告訴我答案。

原來,把單數頁對折過去之後,就是一個完整的我了,她說一共可以拼出30張我的素描,意思就…想你。

PS:3和0的諧音就是【想】【你】

『我~可以跟你做個朋友嗎?當然可以,因為我的另一半,還藏在妳那支粉紅色的鉛筆中,等著妳畫完後,告訴我~全部的愛…』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