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課。

學生在台下發呆的發呆,睡覺的睡覺,傳紙條的傳紙條,後來老師覺得情況無法掌握,開始嘗試跟學生互動。

師:『同學來,老師問你們幾個問題~「倒楣」的台語該怎麼說?有沒有人知道?快點告訴老師。』

只見一名酷似老大的學生說:「雖小啦!」

其他學生囧了一會兒,然後哄堂大笑,久久不能自己。

老師覺得很…為了力挽狂瀾只好裝冷靜的跟同學說。

師:『雖然這個同學說的是正確的,但可以在更文學一點,譬如「雖尾」。』

只見臺下置之不理,老師開始轉移話題。

師:『那「香」的台語怎麼說?』

生:『阿的「ㄆㄤ」咩!』

師:『那「很香」又該怎麼說?有沒有其他同學會?』

臺下一陣沉默後,仍是酷似老大的學生說。

生:『「緊ㄆㄤ」啦!』

師:『如果要形容「非常香」呢?』

此時,其他同學豎起耳朵聽著酷似老大的學生回答了。

生:『「ㄆㄤ尬靠杯!」』

語畢,臺下歡聲雷動。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