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世界都如此難為了,大人的世界何嘗不是?

你是站出來的人,還是提不出勇氣悶不吭聲的人?

這篇文章讓我想起韓姓外省人消防員接受泳訓時,在4~50個同學的面前受酷刑而死,卻無人站出來說句話或做點什麼。





荳芽唸幼稚園。

四歲。

有一天,爸爸接她下課後,氣極敗壞地跟我說荳芽被一個小朋友打到哭,要我一定要去跟老師講這事、請老師處理。

我問荳芽:「誰打妳啦?」

她講了一個我不認識的名字,不是她的同班同學。

原來這一堂上的是日文課,是混齡上的,那個打她的小女生是別班的,跟荳芽不熟。

我再問荳芽:「她為什麼打妳?」

荳芽說:「因為她要拿我的課本,我不給她。」

「為什麼她要拿妳的課本?」

「因為她自己的沒帶!」

我大概知道事情的起因了。

我再問:「那妳有沒有先打她?」

「我沒有!我要拿我的課本回來,她就打我了!」

「日文老師呢?老師在不在?旁邊有沒有其他同學看到她打妳?」

荳芽很委屈地說:「老師只叫她不可以拿我的課本,就出去教室了。老師沒看到她後來打我,有一個男生要幫我搶課本回來,也一樣被那個女生打……」

喔!

那真是處境艱難呢!

沒有大人在,聽來那打人的女生很兇悍呢!

「後來就都沒人幫妳了嗎?」

荳芽又哇的一聲哭起來,很傷心地邊哭邊跟我說:「她就把我推到桌子底下、踢我……都沒人救我……」

爸爸在一旁聽了,很心疼。「我去接她,她還在哭……」

我問荳芽:「她把妳推到桌子底下踢妳,那妳怎麼辦?」

「我就坐在地上哭呀……」

我幫她擦擦眼淚。說:「下次再碰到這種情況,站起來跟她打!」

爸爸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他又要唸我亂教小孩了。

怎麼可以教小孩打架?

荳芽也跟我說:「老師說不可以打架!我如果打她,老師也會處罰我。」

「如果妳被欺侮,可是旁邊都沒有人可以幫妳,妳哭也沒用,妳得先保護妳自己。妳要先站起來跟她對抗,之後告訴老師妳們的狀況,不然妳要坐在那邊讓她打到受傷嗎?」





今年荳芽上小一,六歲。

有一天她回來跟我說班上新選出來的模範生國語考了九十八分……

原來才剛剛唸一個月小一的他們,就要選模範生了。

老師給每個小朋友四票圈選出自己心目中的模範生,大家都是一票選自己,剩三票才選別人,每個孩子都認為自己最有資格當模範生。

當然,最後被選出來的那位同學肯定會遭其他人白眼。





這天發國語小測驗的成績。

有一個男生大聲地吆喝大家到模範生座位旁:「大家快來看喔!」

荳芽說她也好奇地湊過去看。

看什麼呢?

那個男生揚起模範生的考卷給大家看,還故意說:「你們看!模範生只考九十八分!我們很多人都考一百分!他為什麼可以當模範生?」

我靜靜地看著荳芽學那男同學的輕蔑語氣。

然後,荳芽換了有點生氣的口氣跟我說:「我覺得有點不高興,就走了。」

「妳為什麼不高興呢?」我問荳芽。

「他這樣會讓人家很難過,他不知道嗎?」

我再追問:「人家是誰?誰會難過?」

「那個模範生!」

我又問:「他哭了嗎?」

「沒有!不過我看他可能快哭了……」荳芽這樣回我。

「其他同學呢?他們怎麼反應?」

「大家都跟我一樣,就走了呀!沒人說話。」荳芽小小聲地回我。

「妳知道那個模範生會難過、妳也不高興看到那個男生這樣欺侮人,為什麼妳只是走開而已、沒有告訴那個男生不可以這樣欺侮人呢?」我問荳芽。

荳芽很誠實地告訴我:「我怕那個男生會兇我,大家都沒說什麼……」





「荳芽,有的時候,妳必須站出來說句話喔!不然下次換妳被欺侮時,也沒人出來幫妳喔!如果大家都不管別人被欺侮,以後就會有愈來愈多人覺得可以欺侮別人沒關係喔……」

荳芽對我點點頭。

我也知道,要她夠勇敢到可以在必要的時候站出來說句話或做點什麼,還需要一些時間。

她三歲時,我跟她講過一次;六歲,我又再講了一次。

下次不一定幾歲,我還是會再講。

而我永遠不知道她在幾歲時才能體會到「當你面對公理、正義這些重要的事選擇緘默以對時,你往後的生命已經失去價值。」





你不是外籍新娘生的孩子。

但是,當你聽到人家說外籍新娘的孩子比較笨時,你得站出來說句話。

即使所有不公不義的事都不發生在你身上,你還是不能沉默。

有時候,你得站起來說句話或做點什麼,這世界才有可能變得比較好……





所以,《不想被大野狼吃掉的小綿羊》這本書,教孩子做一個和平的人,很容易。

只要沉默、不與人爭,便可以做到。

教孩子做一個正義、良善的人,比較難。

那需要很大的勇氣,孩子跟媽媽都需要。

而,這勇氣是我們目前這社會最需要的。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