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天充盈的情韻,一絲清風,盈盈,知意,如握!

竹橋。

依然在第二十四步種植芳草,聆聽麥月。

我的洞簫,以最終的極速,滴水醉韻,於你捎來的信風,捕捉一枚披上你的肩頭的月髮,自指定的路途,倚徑,斟瀑,自此,星下,窗櫺,際遇了你的溫柔。

山隘,有雨,灑下盈懷的綠意,牽藤芳菲。

那一枚燈塔,你知道,你裝飾了我的夢境,而我,自你回首的礁石上,蘊成了你的一方天空。

有一枚風箏,握手茶意的絲線,在路上。

你任我悠然牽手,你的袖,撫過我的素湖,問月,問情,默默的行路,沁入了我撥下的最為靈動的那一根絲弦。

來,來傾聽月下幽谷的思考,塵微,在我任心繪意的竹林,綻放你的溫顏。

握暖你,溫涼的素手,且將詩經交付幽谷,共守一方水域的淡然。

你在夜的心聲中,叢巒,添香於我的淺淺琴撫。

書中珍藏的茶香,採摘故事,厚重生命的海汐,一縷縷,一漣漣,一聲聲,於我輕搖的竹筏,蘊涵你濃香的懷望。

藤蘿涉來了我的眉際,馨香一道清雅竹堤。

林深琴幽,紫煙縈繞赤壁的詞賦,構築一方月下的銅雀衣舞。

我在歲月悠悠中聆聽穿空的文字,或豪邁,如清嘯大江,或靜謐,如落盤珠玉。

箏韻未竟,未曾終了。

東風點燃了我的幽谷,送至化境,溪水依舊潺潺。

我的血脈,在這一方檀香永凝的月夜,點燃一谷篝火月下的漫舞,溫潤手心,坐琴指尖,茶意任心,一脈素淡。

你斜倚於我的竹橋,小橋輕悠,心路映澗。

聆聽到了我的心語了麼,這一枚蘊涵情韻的竹枝,篩下空天碧月,落玉如雨,點點滴滴,滴踩於叮咚著的焦尾弦下,物語。

我以竹節輕扣挺拔的山巒,在午夜,你的小巷傳來念的琴韻。

風帆楚峽,於猿鳴中摘月千里,我的指掌,握江,一道道阡陌刻繪了你於素年錦時的夢林寄來的海風。

對飲,這一谷蕩蕩的歲痕。

你的足步探知了我,於石階蜿蜒潛袖的露珠,煙霞跋涉的劍鞘,凌渡,以一襲海濤輕吻垂柳月影。

東風迷漫的指尖,以月,丈量這碧水的長度。

扣扉的詩句溢滿半牆,我洗淨了焚香的石台,阡陌落心,於千枚萬枚綠葉中挑選一個值得珍藏的名詞,在你弄溪問塵時分,踏絮,漫懷飛揚。

雖然,我的文字,貌似天馬,一無定勢,但在這蹄聲扣擊的星輝裡,懂了,那就是一溪恆定的叮靈。

棲息螢火的港灣,海,在心外,心,在海中,那濤聲下千粒萬粒的珍果,只有一枚幽靜清珠,守候我的簫韻。

隨性空谷,琴盞茗幽。

當一彎碧月自蒼茫中送來浣塵的季候,我的青衣,在織機上渲染為渡過星漢的槳葉,啟航了嗎,你的一腔明媚的雨點,輕唱為晨時海螺歌聲,以淡藍的姿態,品茶,品一抹馨香共守的茶味人生。

芳菲溪谷的心苑,我,只以肩膀挑滿日月,千山百壑,你的棰聲如此靈動,悠悠,掠過夢的礁石,淘盡卷空的幻景,指尖撫過,樹下根植的琴弦,有一朵音符,自燕子低鳴的水月洞天,輕灑未塵的心籬,此時,牽牛,飲盡了腕中一滴霧化的露,橫亙清廬的歲月,回答生活,以碧草盈盈的姿態。

惠風,邀約的鴿哨輕響,在群峰環擁的心靈驛站,這一隅如握的天空,指路的,以詩書深吸我的狼毫,硯池在壁,盈立為一谷壓彎枝頭的文字,弦上,綠意縱橫!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