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安慰是無言且堅定的陪伴。

女朋友在整理講義時,不小心讓白的手指給鋒銳的白邊緣劃了一道,一絲絲鮮血慢慢的慘了出來,她豎起手指對男友嬌嗔道:「你看,好可憐哦!都流血了!」

她還眼巴巴的以為他會親她的手指呢。

男友只看了她的手指一秒鐘:「別大驚小怪,這一點傷口沒什麼啦,一下子就好。昨天我騎機車跌倒,傷口比妳大一百倍,我連叫都沒叫!」

大約有一半的呆頭鵝,會如此安慰女友。

他說的是事實啊!





太太和媽媽吵架,夾在中間的兒子左右為難,太太跑回娘家後不回來,先生只好厚著臉皮去勸她:「妳不要那麼不懂事啦,媽媽年紀大了多說幾句話有什麼關係,妳就讓她嘛,不要讓我難做人,我當夾心餅乾也不好過。」

「我是偷偷來找妳的,媽媽還在生氣呢!」

「她說,妳要不要回來隨便妳,叫我永遠不要求妳回來,妳就回家吧!」

如果你是這個離家出走的老婆,你會想跟他回去嗎?

很遺憾的是,所有懇求離家妻子回家的說詞,都與上列陳述八九不離十。





有位年輕的媽媽迷上溜滑板,把寶貝女兒帶到某公園同樂。

某天,遇到了一群青少年在那兒打架生事,她嚇得半死,趕緊把女兒帶回家。

看到先生,基於一種需要安慰的心理,把現場狀況描述了一遍,沒想到先生還沒聽完,就發起火來:「以後妳不許帶小孩到那麼危險的地方!」

「妳自己怎麼樣是妳的事,千萬別讓任何人傷女兒一根汗毛,否則我就…」

先生那麼疼愛女兒,本應高興才對,但這位年輕的媽媽卻痛不欲生,為什麼?

你一定知道原因。





男人被最好的朋友倒了會,假裝鎮定的告訴自己女人。

女人嘆了口氣說:「唉,早知如此,何必當初,我叫你不要跟他的會,你偏要!果然,我說得準吧!沒關係,再賺就有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她當然也為那筆錢心痛,但她安慰他之後,男人竟只想把對那個朋友的氣找機會往她身上發。

把角色對調過來想一想,有些安慰,是火上加油。

老實說,如果你真的不會安慰人,不如很沈默的用小狗般善體人意的眼神凝視著他就算了,何苦加深人家的創痛?

他需要安慰時,你可不可以暫時忘掉,「我」的看法、「我」的立場、「我」的經驗,設身處地的想想「他」的需要?

那才是真正的體貼,別把自己馬上扯進裡頭。

很多「好人」都吃虧在一張嘴。

沒有惡意,只是搞不清楚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反而把事端擴大,反而得罪人。

你說得沒錯,但他只能恨你。

他是來尋求安慰的,還是來聽「訓話」的?

對朋友,我們的安慰話反而居心仁厚;對於親密的人,我們竟然如此「直言無諱」。

把角色對調過來,將我心,比你心,想想他的需要,你便知道,該講什麼話。

男朋友只需學準國騎士吻吻她可憐的小指頭,說:「哇,好痛哦,對不對?」

勸太太回家時只要說:「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但我真的很愛妳。(別提那暫時無解的婆媳問題,好媽?)」

先生只要對驚怕失措的太太說:「讓妳受驚了,真希望那時我在妳們身邊。」





一樣的意思,改變了說話的態度。

這樣不是很好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