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原則很多嗎?

是莫名的原則還是無謂的執著,有時適時的妥協會讓我們生活的更開心。

與你分享。

小野在師範大學的最後一年到花蓮的一所偏僻的中學當實習老師。(實習老師的一年生涯中讓他聽到一個現實與理想交戰的愛情故事。)

在他當實習老師中,受到許多現任老師的照顧與慰勉,但其中卻有一位60多歲的老師,從來不理任何同事,更不會去和小野說話。

這個老頭是教生物的科目,他的獨來獨往引起了小野的好奇心。

就在有一晚小野拿著手電筒值班巡邏時,發覺有一間教室燈光還是亮的,小野就進去看看,就看見有個身形朐就的老人拿著粉筆正在黑板上寫著一些小野從來沒看過的數學公式,寫滿了整個黑板。

這個老頭就是那個從不理人的生物老師,小野鼓起勇氣問他這是什麼樣的公式呢?

這個老頭就滿口酒氣的回答他說:「這是我研究出來的生物公式,它可以改變蜘蛛的基因。讓蜘蛛不需要吐絲結網就能生存下去,這樣蜘蛛就不用一輩子活在自己的網中。」

小野就問他為什麼要研究這樣的理論呢?

老頭沉默了好久,才開始說到。

大學有這麼一對令人羨慕的學生情侶,男的博學多才,女的柔情似水。

他們最喜歡在校園的一個古式涼亭幽會,聊一些天南地北的事。

有那麼一天,這個愛做夢的女子就靠在這名男子的肩膀。

這個女子突然就看見了牆角上方的蜘蛛網,略有所思的問男子:「蜘蛛真是可憐,一輩子就依靠自己網來生活。」

男子就回答說:「其實蜘蛛也可以不靠蜘蛛網就能生存,理論上是行的通的。」

女子直接就反應說:「這是不可能的!沒有網的蜘蛛如何捕獵食物呢?」

兩個人就為了這個無聊的話題爭論好久。

女的站在實際的角度辨論,男的就以理論可行提出他的方法。

過了一些日子,民國38年大陸即將淪陷,整個北京一團混亂,有管道的人都想辦法逃離到國外,這名女子由於家庭富裕所以有辦法離開大陸,她就找這名男子一起離開。

這名男子拒絕了她的幫助,後來這名女子隨家人到了美國,而這名男子就隨著國民黨來到臺灣,後來女子還是陸續寫信希望他可以到美國去,男子卻以不願寄人籬下的心態再次的拒絕。

他還傻傻的相信反攻大陸,解救苦難同胞的國民黨論調。

就這麼的等著等著。

這名女子一封封的來信,這名男子就是不予理采,等待反攻復國的夢想。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信件也越來越少,最後一封信的顏色是紅色的,一封來自美國的喜帖,無謂的堅持造成了這對戀人的分離。

這名男子在傷心之餘來到花蓮的這所中學任教,在對國民黨的信心漸漸失去而心靈又無所寄託的情況下,就突然想起涼亭上蜘蛛網的小故事。

在自尊心的作祟下,就開始研究起他的另一個夢想,就是不用結網的蜘蛛!

就這麼研究了幾十年。

直到遇到現在的小野!

兩個人一老一少就在教室喝酒聊起天來。

這老頭還一直告訴小野,他的理論就快成為事實了!

就這樣兩人成為了好友,就在小野即將結束實習老師一年的最後一晚,一老一少就在老頭住的小木屋喝酒深談,研究了幾十年。

最後道別的時候小野就祝他的研究早日實現,老頭只是不發一語的笑著,第二天早上傳來老頭小木屋火災的不幸消息,小野趕快跑去看,現場一片灰塵,一具焦黑的屍體。

經由警方的調查確定這名老頭是自己點火自殺的,沒有任何的遺物留下。

只有一個焦黑變形的小鐵箱。

箱子裡竟有一封寫給小野的信!

信中的內容大致是這樣的。

就在小野離開的那一晚,在小野的臨別祝福下,老頭又一個人喝起酒來,喝著酒,看到酒杯中映上自己滿是皺紋蒼老的臉,就在那一瞬間,老頭發現了!

蜘蛛如果沒有吐絲結網的話,是不可能生存的,這就是它的宿命。

同樣的他也發現人生不也是一樣嗎?

人在一生中有時是必須和現實妥協的,太多的堅持與執著只會讓自己和周遭的人痛苦,和蜘蛛要活在網中一樣!

沒有吐絲結網的蜘蛛未必會快樂。

實現了,原來他自己就是那隻不願在網裡的蜘蛛。

這樣無謂的堅持換來孤獨與歲月的摧殘,老頭醒悟的太慢。

其實老頭心理應該早就知道自己的錯,再加上看到小野年青的人生,正要展開,自己卻已經蒼茫,無限的感慨及後悔讓他決定結束自己可笑的一生。

有時候我們也應好好想一想無謂的執著與堅持是為了什麼?

或證明什麼?

尤其你我都是受高等教育的人,自我的原則與個性必比一般人多。

但常常暮然回首才發現自己是一隻不吐絲的蜘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