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點十分,我打手機給她:「你準備上班了嗎?」

她笑道:「是呀!」

我的語氣有些哽咽:「雯,對不起!」

她楞了一會兒:「為什麼向我道歉?」

我解釋道:「沒事!」

她緊張地說:「小浩,你…」

不等她的話問完,我即刻斷線。

中午十二點十分,我撥電話至她的公司,她情緒激動地道:「你的手機為什麼不開?」

我支吾地道:「對不起。」

她又道:「你為什麼要寄支票到公司給我?」

我道:「雯,我真的很愛你。」

她提高了音量:「你想分手就直接對我說,不需要付一大筆分手費!」

我沉默了幾秒,掛了電話。

下午三點整,她接起電話冷冷地道:「你變心了嗎?」

我轉移話題:「伯父伯母在我這裡。」

她訝然道:「你為什麼約我爸媽出來?」

我只道:「我覺得我有必要向他們道歉!」

她深呼一口氣,強忍著情緒:「你把我們的感情當作什麼?」

我緩緩地道:「對不起,請你們原諒我。」

電話那方的她已然泣不成聲,這次,換她掛了電話。

傍晚五點四十分,我的手機震動,我按下通話鍵:「你到家啦!」

她問道:「我爸媽呢?」

我內疚地回答:「雯,對不起!」

她吼著:「我不要聽對不起!我只想知道為什麼!」

我故作冷靜地向她說道:「我向你的家人道歉,因為你是他們生命中的心肝寶貝,我懇求他們允許你嫁給我;我向你道歉,是因為我知道我不能沒有你,可是我不太懂得照顧人,所以我盼望未來的日子你能陪著我,順便照顧我。我身上僅剩的存款已經交給你了,新房的頭期款我也付了,你爸媽正在幫我們挑家具。雯,對不起,請你嫁我!」

出乎意料地,她的態度突然變得極溫柔:「小浩,你在哪裡?」

我滿懷喜悅地說:「我在你家門外!」

事後,我如願娶了雯。

不過求婚當天,也印證了另一件事,原來被掃把打到頭真的痛!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