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校上洗手間的時候,發現馬桶被女生生理期殷紅的穢物給弄髒了。

這時,瞬間閃過我腦海的,是昨天出現在此地的掃廁所的伯伯。

我突然替他發窘。

可其實有什麼好發窘的呢?

因為他是男性,所以不能掃女廁?

但作為一個掃廁所的工人,並沒有挑選廁所的權利,他唯一要做的,是把廁所掃乾淨。

同理,作為一個老師,可以挑學生教嗎?

雖然把學生比廁所不倫不類,但道理其實一致,我們唯一要做的,是盡心把學生教好。

每個人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不揀擇,不拒絕,盡其本分,似乎是消極認命,但在我看來,卻是一種積極任事。

我不禁又想起另一個人:在文革期間,被下放勞改掃廁所,每天將便器擦拭得光可鑑人的沈從文。

每個人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不揀擇,不拒絕,盡其本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