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柯告訴我,「大頭德前一夜還告訴我,他的女朋友是一個多麼好的女性,以及他們從來沒有做過(超過界線)的事,因為他深愛的她。」

阿德是小柯當兵的夥伴,平常一起打打屁、嗑花生配啤酒、放假街上閒晃的好哥們,他們看見好馬子會一起起鬨,但大多是無聊的並不會做出荒謬的行為。

阿德每天除了履行一個兵該盡的義務之外,他精神上最大的支柱,就是每天蹲廁所和相片中的女朋友說說話,這是他最感愉快的事。

為什麼在廁所裡看?

因為他被人笑。





阿德和他女朋友是高中同學,女朋友現在在美容院工作,並等著他服完兵役,兩人共創前程,為了這個心願,他們一起禱告,也期許美好的將來。

每一次休假回去,阿德都會覺得特別開心,因為他的女朋友似乎都會改變那麼一點點,比較會打扮、比較會說話、比較會…

反正就是變得愈來愈好,這些事情阿德只會跟小柯說,因為跟別人說,別人只會調侃他是什麼「貞潔烈夫」、天下第一癡情男」之類的話,他不想惹一些無聊的笑話,但是他又想與人分亨他與女朋友之間的甜蜜溫馨,於是小柯就成了他的聽友。

那一日阿德特別的毛躁浮動,有些人看出來了,因為他吃東西特別大聲,動作特別粗魯另外他在用餐時摔了盤子。

小柯上前問他出了什麼事?

他不說,只是轉頭就走。

那一夜消息傳出,他站哨時,自戕了。

沒有人看見他最後的一面。

事後,只見阿德的父母、女友來了,他們哭得很傷心,並領回他最後的遺物。





小柯一向有翻垃圾的習慣,因為自從上一次他翻到一張清朝的古董銀票之後,他就對這種「學術研究活動」特別感興趣,他總是搶著到垃圾,努力找他的寶。

他是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找到了軍方拍攝阿德自戕現場的相片,小柯不知道這些相片是怎麼「流出來的」,但是那些相片像是張張都在向小柯告別似的,另外還有一封未指明收件人的信,信裡寫著:她告訴我,她已經不是以前的她了,她有了新朋友,新朋友對她比我對她好,她的新朋友甚至告訴他,如果無法和她在一起,他會自殺,所以她做下這個分手的決定,她很為難。

原來阿德只是想表示:他能為妳自殺,我也能有這種氣魄。

小柯退役後,他去找阿德的女友。

「那一次告訴他我有新朋友是開玩笑的,是我美容院的同事說,要打賭我男朋友夠不夠愛我,如果愛我,為什麼我們都沒有做那件事?所以我為了證明他愛我,才說這個謊,我原先只是想他會一休假就飛奔回來,或是一直打電話,沒想到他竟然會…」





小柯很想打她一頓,但是阿德的話浮現他的心頭。

「我是真的愛她,一輩子、兩輩子、三輩子、四輩子。」阿德總是傻氣的數著。

「信心好比一株植物,如果得不到適當的照顧,就會枯萎凋謝。」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