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的盡頭,誰的淚水劃破天空,是孤寂、是離愁,是誰傷了誰的心。

一段情,一行淚,一杯酒,變了,散了,算了,誰又是那頭丟了幸福也丟了自己的豬呢?

我把自己丟到了小說裡,曾幾何時,我把它當做了全部,曾幾何時,我不願與人交流,恍如隔世。

想起郭敬明,那個悲傷的男人,想起了那篇《悲傷,逆流成河》,有時我在想,悲傷的男人遇見悲傷的女人是怎樣的場景,又是一段怎樣的邂逅。

我,猶如一個幽靈,失足,落入了時空遂道,來到這個本不屬於我的世界。

飄入人群,看著一個個陌生的面孔,聽見嘈雜的汽車鳴笛,我茫然驚慌的不知所挫。

時間在流走,我卻不得不停留。

黑夜再次降臨,世界冷了下來,靜謐的出奇。

依然獨坐窗頭,看著黑夜中的繁星點點,卻又無暇心賞,回首過往十七年,有點淡淡的苦澀,一抹悲傷略過心頭。

有時感覺自己雖是花樣的年紀,有著別人羨慕不已的美麗青春,本該有著花樣年華。

但為什麼心卻老的那麼快,我感覺得到它在承受太多的壓抑,太多它本不該承受的負荷,它在死亡邊緣不停的掙扎、遊走,似乎是在期待誰可以拉它一把。

但期待終歸是期待,黑夜在慢慢將它吞沒,我卻不能自拔。

撫平心中的胡思亂想,再次仰望夜空,黑夜的盡頭,誰的淚水劃破長空,是孤寂,是感傷、是無耐!

偶有冷風吹過,帶著許些寒意,身體微微的顫抖,下意識的緊了緊衣服,此時才想起已經入冬了,無奈又是一年!

轉身回到床邊時,月光把身影拉的很長,留下一抹淡淡的悲傷、孤寂的影子,望著床上的那本還沒有看完的《夢裡花知多少》又是一陣呆滯。

又是一個不眠之夜。

黑暗裡,我卻感覺不到害怕和無助,更多的是享受,享受這黑夜,享受這份靜謐的,錯覺的以為它是無盡的!

深夜裡,誰的黑髮隨風輕舞,誰的心中滿載心事。

黎明時分,隨著人們從一夜的休眠中醒來,忙碌的一天又開始了,天空有些陰漓,但似乎並不能影響他們忙碌的事情,看著來回穿梭的人群,我卻在次成為本不該來到這世間的,不合體的幽靈!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