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種幸福,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場傷感,錯的時間,遇見錯的人,是一種荒唐,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是一種歎息!

在寂寞中愛你,在孤獨中等你,可也在希望中失望,因為我還是進不了你那冷漠的心!

為了這份愛,我緊貼你思想的起伏線,隱性埋名的去接觸你身邊的朋友,兄弟,親人,去聲東擊西的探尋你的所有,為了這份愛,我緊隨你急促的步伐,忽略幽幽小徑的翠綠,冷漠異性的慇勤與蜜語,為了這份愛,喧鬧的紅塵中我銜接了孤獨與寂寞,只為等,等你回來!

可為什麼你要用冷漠來折磨我對你的這份至愛,你要用「兄妹」二字來扭曲我對你的這種情,在你一無所有時,是我付出了慇勤,在你寂寞與孤獨時,是我付出了關懷與貼心,在你忙碌忘我時,是我付出了理解與溫馨。

這所有的所有情,我不奢求你忘我的回報,因為我怕你回報不起,這所有所有的愛,我不奢望你全盤的反饋,因為我擔心你會勞累,我只要你心底知道,只要你腦海明白,只要你歇斯底里的瞬間感動,可為什麼,你不懂,你逃避,你要悄然的從我身別溜走,不留一點你的氣息讓我回味,是我離你太遠了,無法感知這份愛,還是你不曾靠近,無法呼吸這份感動,「愛他就對他好」我用這蒼白的雙手向愛發了一個自殘的承諾,這承諾像毒藥般侵襲我滾燙的血液,融入我活躍的細胞,這承諾像葡萄架上延伸的籐蔓,永遠沒盡頭。

有心的人,在遠也會記掛對方,無心的人,近在咫尺卻遠在天涯,我愛的那個人哈,你為什麼不會因我的愛而感動,而靜靜邁向前者的行列,給我一份愛的回報,給我一種精神慰藉,你為什麼要用你的冷漠在我裝有愛的心裡挖個墳,讓我殘忍的埋葬自己,你為什麼要用你的逃避使我血紅的心蛻化成黑魔,任由暗黃的飛塵,一層層覆蓋。

是哈,你可以拒絕我的愛,你可以阻止我對你心的好奇,可你為什麼要用一封寥寥數字不含為什麼的郵件扭曲了我的愛,面對機械的文字,我累了,我倦了,我不想為自己聲嘶力歇的辯解了。

愛了,卻傷了,傷的我用被子蒙住頭,身體捲縮成一團,雙眸含著晶瑩,身體瑟瑟發抖,晶瑩的淚珠在睜大眼睛的瞬間滑下了,我因此也看到了世界由清晰變模糊的全過程,冰冷的身體也在遙望心靈,沒有歸宿。

侵吐愛的血絲,卻走不進一顆冷漠的心;輾轉紅塵境外,卻換不回一場春夢;秋風輕舞,落葉如舞,蝶盡化泥,仰望蒼穹,獨自憂傷!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