蜿蜒的北宜公路,我並不陌生,它載運了多年的鄉愁,只是來去匆匆,很少停下車來盡情的欣賞。

也許是這些年心境轉換,開始想過自己的人生,終於懂得駐足的哲學,停下來,往吊橋走去,坪林這幾年很用心的營造一個好山好水的觀光環境,魚兒早已成群,而且碩大肥美,在吊橋的下方嬉游,時而躍起,時而翻轉鱗光。

潺潺的溪流在美麗的山澗流動;溫柔的冬風,從吊橋另一邊的竹林頭拂面而來;醉人的花香,一波接一波傳送,有如置身天堂。

只是來去,我開始願意付出一些時間,在茶街停下腳步,與茶農話家常,或者用頓午餐再上路,或者隱身茶藝博物館,喝盞茶側聽山中聲籟。

我曾經不是這種雅趣之徒,即便住在山中的朋友盛情邀約都被我婉拒了,即使拜訪,也坐不住,來去匆匆,從未花過時間享受生活裡的美好偶遇,我與多數現代人一樣──忙、忙、忙,沒空放鬆。

現在則不是如此了,即使一條溪,一個午後,一場雨,一種香味溢流,都把我引入沉沉的夢鄉之中,我不想再錯過我的生活。

我喜歡繞遠路,由北濱返宜比起北宜至少多出一小時的車程,只因為想享受海濱的浪漫,我多開了幾十公里,並且在金沙彎、鹽寮、北關停下來,坐在海石巨岩上,觀賞騰空濺起的壯麗浪濤,傾聽冬天如箭的風聲,走在沙灘上回首凝望被浪填平的足跡,這就是人生吧,印烙又消失,走而此地是我的伊甸園,我常在此孕育我的新作品。

享受寧靜永遠在乎一心,一個朋友移民花東,沒過多久又移民回來,原來是耐不住東部的靜與慢,哎,小隱隱於野,大隱隱於市,巨隱隱於心,心不靜,人生便少了奇蹟了。

截至目前為止,我仍無力避居山野,但在這個忙亂城市裡,反而更易修行,練習如何安排時間,找著平靜,懂得放鬆,心靈澈澈,這些內心的大智慧更難修,修得了,未來有機會隱身山林,就不至於有觀光客症候群了,住一天還好,住三天想逃。

享受寧靜與賦閒在家常擺放在一起,以為只有無業者才能寧靜,賦閒又與能耐錯置在一起討論,以為有能耐的人,才有資格偷得浮生閒,事實並未必然。

三芝有一群藝術工作者,都非有錢人,收入也不固定,但為了寧靜生活,仍願放下紅塵紛擾,在小溪、老榕、古厝下,過著簡約的山居歲月。

吟詩、作對,唱歌、聽雨,作畫、捏陶,成了他們的一天。

只要懂得割捨,誰都能享受寧靜,我有一位朋友,與你我一樣,白天是上班族,週一至週五忙得不可開交,但到了該閒的時候,他可就不忙了。

開車載他出去玩樂,發現他比愛玩的我,還要熟悉台北的時地物,陽明山彷彿他的後花園,如數家珍的娓娓道來每一家店的特色,那家咖啡好喝,那家放山雞五吃很道地,那裡山藥饅頭道地。

陽明山的船屋、秘密花園、山頂厝、鄉村園、白雲山莊,他能倒背如流,更令人稱奇的是,不會開車的他,對於山裡的路熟得有如一部地圖。

德國大文豪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說過:「如果你終於相信了自己,你就知道如何生活了。」

寧靜生活,看似簡單,也不簡單;它的簡單在於人人辦得到,而不簡單之處在於放下不易。

有位哲學家說得好,人生的一半是工作,另一半是生活,我牢記於心,這一半生活,我真的要定了。

是的,再忙,也要享受一下寧靜時光。

我把它調成一種甜在心裡,心在水憩、雲端、霧裡、雪中的生活,暫時離不開紅塵,只盼心靜,身靜,人靜,一切全靜,靜下來,做一個會呼吸的人,享受最接近身旁的幸福音律。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