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隨意地寫下這個題目,是因為見了大善鑄心群裏的一段話,就是上面的題記,雖然從來不在群裏聊天,也經常被人邀請加入不同的群,時間長了,既不能及時和群裏的人溝通,也沒有認識什麼人,那些閃動的頭像依然陌生,有時被人踢,有時覺得某些群無聊,自己主動離開,就在這樣來來往往的瞬間,一切都是飄忽不定,只有我,還是沒有多少變化,依然一如既往的呆在原地,安靜的寫自己的流水賬,希望某天能夠順其自然地達到自己想要追尋的理想彼岸。

寫下這個題目非常輕鬆,可是要怎樣把它補充完整,並且充滿自己想要的浪漫和唯美,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網上,忙個不停地查閱資料,關於彼岸花的各種資料,讓人應接不暇,可是,面對那些浪漫的傳說和故事,自己依然無動於衷,甚至不知道該如何摘選,也不知道用參照哪些句子才能更好地為自己的主題服務,面對網頁裏那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黑體字,自己居然還是一片眼花繚亂過後的空茫,就如這篇空白文件,不知道從何下手。

傳說中,彼岸花是開在冥界忘川彼岸的血一樣絢爛鮮紅的花。

有花無葉。

當靈魂度過忘川便忘卻生前的種種,曾經的一切留在了彼岸,開成妖豔的花。

「彼岸花,開一千年,落一千年,花葉永不相見。情不為因果,緣註定生死。」

於是,那血紅妖豔的花朵的俊俏模樣就長久地遺留在腦海深處,自己才驚愕,以前見過這種花,卻不知道它叫什麼名字。

只知道,那種血色的紅潤讓人驚詫,讓人心潮澎湃。





二、

有文友向我友好地建議:「你的文章要跳出小我,來到大我嘛。」

「哪有那種大愛情懷。」我無奈地回答。

「個人感情畢竟是有局限性的,要在怒江旅遊的角度上寫文章。」

雖然他說的都是事實,自己的文字幾乎就是一些家長裏短的兒女情長,但是,也許是內心的追求不一樣,自己沒有那些高尚的情操,也沒有那種大愛的悲天憫人的情懷,或是對社會的獨特的觀察力和領悟力,對於政治,更是從來不敢興趣,所以,有一個寫雜文的文友擔擔憂我會寫雜文,還專門提醒我不要去碰那個欄位,免得自己失去了女子該有的柔軟。

審核稿子時候,經常會遇見一些針砭時弊的雜文,我對那些雜文寫手敏銳的視角和觸覺總是感慨萬千,那些言辭激烈的文字,總能一針見血地指出社會的弊病,我是無論如何也寫不出如此大氣的文字的。

雖然有些時候,看見某些具有時效性的現象很揪心,仿佛覺得,那些東西離我很遠,在我無法觸及的彼岸,而我如一只井底之蛙自由地呆在自己的此岸,遠離那些骯臟,遠離那些是非恩怨,逃開那些黑暗,安然地享受著自己的小情小調,就如那朵開得嫵媚動人的曼珠沙華,自由地在自己的岸邊徜徉,彼岸或許會在心中,或許只是心頭一個永恆的印記,似乎與我相關,其實,卻好像又與我無關,無法抵達,無法觸摸。

彼岸花,永遠在彼岸,悠然綻放;此岸心,唯有在此岸,兀自徜徉。

試問,世間多少煙花事,盡付風雨間?

又有多少塵間夢,盡隨水流轉?

許多的人和事,都在滾滾紅塵之中,自然隨風飄散,看見的熄滅了,消失的記住了,就如那美麗的彼岸花,開到荼靡又如何?

誰記得,花開的美麗?

誰看見,花逝了無痕?

留下的記憶不過是一地隨風搖曳的花瓣,風一吹,就沒有了,如夢如幻。





三、

守候著自己的靈魂,彼岸離我很遠。

面對無奈的現實,深深地知道,很多東西無法穿越。

有些人,即使在對的時間裏相遇,也無法相知相守,更何況是錯誤的時間裏遇見對的人,更是永遠的疼痛,又有何幸福可言?

當黑暗刺穿光明,遊走於此岸彼岸。只有情感的飛鳥,在心間翩然起舞,自然飛過歲歲年年,而那些消逝了的流年,只有一些零零散散的記憶,時不時地從心海彌漫出來,在一些不為人知的暗夜裏,自然隨意地敲打心扉,而肝腸痛斷的疼,只有自己心知肚明。

即使曆史的天空被歲月的風塵暗淡,縱然顯赫的人物如今已不再鮮活,由曆史的彼岸走向現實的此岸,其實,生活中讓我們怦然心動的人和事也不過如此,必須沾染人間煙火的味道。

哲學家告訴我們:「此岸到彼岸有多長,一生就有多長。」

但實際上,此岸與彼岸對於我們平淡的人生是遠遠不夠的,此岸與彼岸並不能耗盡所有人的一生,有的人就沒有彼岸。

是啊,有的人自由自在地過完平淡的一生,沒有任何起起落落,更沒有任何驚天動地的轟轟烈烈,就可以沒有任何想像的折磨,安詳自如地走完自己平凡的一生,無所追尋,無所需求,塵世的一切都可以無所謂,無所謂幸福,無所謂痛苦,此岸也好,彼岸也罷,什麼都可以不放在心上,除了今天,沒有對明天的任何期望和希冀,一切都是淡然的,哪怕外界風起雲湧,內心也是波瀾不驚。

我其實比較羨慕這種心境,不是逃避,不是沒有追求和理想,更不是清高孤傲,只是隨性自如地度人生。





四、

對於生活,對於感情,我喜歡的依然是雲淡風輕的不悲不喜。

此岸是我最真實的生活,彼岸是我永遠無法抵達的夢境。

彼岸,遙遠,有誘惑,有紛擾,但是,我不敢奢望,不敢追尋。

看張曉風的文字,內心總是洶湧澎湃,驚嘆她對文字獨特的領悟力,各種詞語在她的筆端自由飛舞,時而靈動,時而揪心,時而浪漫,時而優美,時而讓你疼痛,時而讓你感動,不管什麼場景,她都能用美麗的詞語自由串連,思緒也能進行很大的跨越,上至中華五千年,下至家常裏短,兒女情長,都能氾著她思想跌宕起伏的浪花,唯美而不失淡雅清新,隨意卻富有內涵,總能隨她的思想一起飛舞,而自己除了感嘆和羨慕,就只有自責自己語言的單薄無力和蒼白了。

於是,感慨,我在此岸,只是一個煙火味濃鬱的俗氣女子,她在彼岸,是一個靈動的精靈,無論是她的思想,還是文字,都在唯美的語言裏永恆,她永遠是我所景仰的一個夢境。





五、

有誰知道?

在這幾天細雨霏霏的日子,我有多麼迷戀老公溫暖的體溫?

此岸有我真實的生活。

記起了,把自己冰涼的身體向他緊靠,他愛憐地說了一聲:「小白豬,你的身體真的太冷。」

然後,把我緊緊擁入懷裏,這才是我一直渴望的真實的溫暖,坦然而安全。

仿佛又回到了那個暖洋洋的午後,他端過來一杯熱咖啡,輕輕地走到我身邊,怕我教學工作繁瑣沉重,還要寫東西,腦子累壞了。

溫柔地說:「小豬,別燙著,慢慢喝。」

留戀雀巢咖啡的清香,一杯還真不過癮,撒嬌著再要了一杯,依然是端到嘴邊,那種愜意,居然比窗外剛剛雨停之後的陽光還要溫馨。

我在此岸,足夠安寧,足夠平靜。

於是,也讓自己的文字隨著思緒,自由地飛舞,安然的享受著自己的人間煙火,彼岸的誘惑,彼岸的美麗,離我很遠,而我居然沒有想要去觸及的心思。

即使知道,站得高,才能望得遠。

我也不去追尋那些我無法抵達的高度,安然地此岸,做一朵開在塵埃裏的小花,有鄉村幽谷的簡單和淳樸,還有一種淡雅的芬芳,不怕自己很低很低,無論怎樣,我能在每個平凡的日子裏,獲得自己靈魂的平靜,我能尋找到自己靈魂的支撐。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