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個很煩悶的一天,每天都得到餐飲店工作,讓我實在是有點小煩。

咦,怎麼會有一支手機掉在椅子上?

我看了看四周,除了正在喝咖啡的一位客人,店裡沒有其他的客人。

怪了,剛剛我經過這裡,那時候沒有看到有這支手機的存在,怎麼才剛去一下廚房在出來,就看到這支手機了?

在我們店裡撿到東西是常有的事,我們如果撿到東西通常都會交到店長那裡去,因為有些客人如果想起東西放在這邊還會過來拿。

當然以前我也有撿過東西,結果也是交去給店長,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很想要這支手機,看看外觀,這手機我在台灣從沒有看過,不過就是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於是我收起了手機,沒交給店長。

回到家時已經四點半了,因為晚上跟朋友有約,所以早早我就去整理房間了。

整理房間好了以後,我坐在桌前,無意間,發現那支還開機的手機有個新訊息。

會不會是他的主人傳的?

如果人家要拿回去的話,我想我也不能怎樣,但還是得先看看是誰傳的,於是我開起了訊息。

五點十二分,妳還記得嗎?

五點十二分,屬於我們的故事。

五點十二分,是個另我傷悲的回憶。

五點十二分,我們的故事開始、我們的故事結束。

這手機的主人應該是女的吧?

怎麼讓我感覺有點怪怪的?

我按了來訊時間,正好是五點十二分。

怪的是,我查這發送訊息的手機號碼,卻顯示沒有號碼,這該不會是那個男人死前的遺書吧?

為了怕那男的真的想不開,我回了封訊息給他。(更怪的是,沒有手機號碼的那封訊息竟然有「回覆」的按鈕。)

Sorry,我撿到了這支手機,不小心看到你所傳來的訊息,你知道它的主人是誰嗎?

傳過去好幾小時,對方仍沒有傳訊過來,他不會死了吧?

這男的動作還真快。

怎麼我有種詭異的感覺?

我把手機的SIM卡換成我的,雖然說這樣有點過份,但我實在是很喜歡這隻手機,所以顧不了那麼多的道德觀念了。

我以為換了SIM卡後那個訊息就不會出現,想不到隔天的下午5:12訊息竟又傳過來。

哪有可能有人知道我這支手機的時間,該不會是有人耍我吧!

可是看情況又不太像。

為了安全起見,我並沒有回他。

但之後好幾天每天還是下午5:12會有一封訊息傳過來,每封都是同一張訊息。

但過了五個禮拜後,訊息變了。

五點十二分,你仍是不記得?

五點十二分,我依舊愛你。

五點十二分,記得嗎?

要我記得什麼阿!

五點十二分?

有什麼事情發生過嗎?

我覺得這個人一定是在耍我,所以我刪了那封訊息。

我發現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我撿到這支手機已經有一段不算短的時間了,但竟然手機的電池一直都是滿格,這該不會是外星人所發明的手機吧,不然怎麼會撐那麼久?

習慣在每次的休假跑去喝咖啡,只有這個時後,才不是我去服務別人,而是別人來服務我。

「鈴」在我喝著卡布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來電,私人電話》

我按下了通話鍵。

『唉~你還是不記得我,是嗎?』出聲的是一個低沉的男人聲,他的聲音相當的好聽。

「你是誰?我們認識嗎?」突然心裡好像有種奇異的感覺。

『呵,看你這個回答,你的確忘了我。』那男人苦笑著,他的聲音透露著一種悲哀。

「呃,我想你要找的人應該不是我吧,我覺得我們好像不認識。」

『妳記得五點十二分的事嗎?記的「鍾寂易」和「巧巧」嗎?』

「鍾寂易」,「巧巧」他說著這兩個名字,我竟有種電流過身體的感覺。

「你…你是誰?」我激動的問著他,不知為何,我感覺這男人似乎跟我有些許關係。

『唉,你如果記得你自己的話,你自然會記起我。』男人幽幽的嘆了口氣。

『我不能在說了,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在打電話給你。』

「等等!」我還有話還沒有問完阿!

「嘟!」對方已經掛掉了電話。

我看了看手機,電池,少了一格,我查看剛才的通話記錄,竟是沒有這通電話,怎麼會這樣?

「媽,你認不認識鍾寂易或是巧巧阿?」一回到家,我就迫不及待的問著媽,其實問媽應該是不會得到什麼答案,但多少問些人說不定會知道咧。

『妳…妳怎麼會認識這些人?』媽媽的反應很激動,似乎這件事我不可能會知道似的。

「沒有阿~我只是想問問阿!媽,你知道他們阿?他們是誰阿?」正好抓一個認識他們的人,我可得好好的問個明白。

『小孩子不要問那麼多,聽到沒有?你以後不要在提起他們的任何事!懂不懂?』

一向溫和的媽媽突然變得好像陌生人,這讓我越來越起疑。

「可是媽…」『我叫你不要問了,你不懂嗎?回你的房去!』

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媽變得不像是我的媽媽?

我乖乖的回到我的房間,但我內心的疑問,卻開始蠢蠢欲動。

半夜因為睡不著覺,所以我下了樓準備喝一杯牛奶。

『她怎麼會知道?不可能的阿!醫生不是說她已經忘了以前的事嗎?』未閤上的門隱隱傳出爸跟媽說話的聲音,他們似乎在討論著我的事。

《我不知道阿!她一回來就問我這件事情,連我也嚇著了。》

『她最近有沒有接觸什麼人?不可能好端端的就會想起這件事阿!』

《我明天在問問她。》

『嗯,好!你明天記得問她,記住,千萬不能透露任何口風,絕不能讓她知道這件事,了解嗎?』

《我知道。》

聽完爸媽的對話,讓我心中的疑問越擴越大,到底是什麼事情那麼的密密,我竟然不能知道?

我一定得好好查清楚這件事。

『玟玟,你最近有沒有遇到什麼人阿?』一大早,我剛下樓,媽媽就準備跟我套話。

「沒有阿!怎麼啦?」我是沒有遇過什麼人,不過我是有跟一個男人說話,所以說這應該不算是欺騙吧!

『真的沒有嗎?你不在想想?那你是怎麼知道你昨天所說那個人的名字?』媽仍是不死心的追問,不過我才不會被她套出來咧。

「真的沒有嘛!我上班快來不及了,我先出去了」不等媽回答,我趕緊一溜煙走出門,要我找藉口來說是怎麼知道這兩個人,這謊言要編還真有點難。

其實我跟老闆請了兩天假,因為我要找出這兩個人到底是誰。

不過說歸說,真要找時發現其實蠻難的,因為完全沒有線索(總不能問媽媽吧!),所以一天下來,我只逛了幾條街,其他,一點線索也沒。

晃阿晃,晃到了腳開始發酸,我準備找個地方坐下來。

「鈴!」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來電,私人電話》

又是一通沒電話號碼的電話,該不會是上次那個人吧,我按下了「通話」。

『喂?』

「喂?」果然是上次那個男的,因為他的聲音實在讓我有點難以忘懷。

「你有什麼事嗎?」哪有人打電話來只說聲喂就不出聲的,這人會不會太閒啦?

『妳想不想聽我說個故事?』

「故事阿?好阿!」這人錢大概太多了,第一次遇到人家打電話來跟我說要說故事給我的,不過沒關係,這人聲音很好聽,所以聽他說故事應該也算是種福氣。

『從前,有一個男孩,他從國中開始就暗戀一個的女孩,男孩總叫女孩為夢幻女孩。為什麼夢幻?因為女孩功課好,又漂亮,人又溫柔,只可惜女孩本身有嚴重的心臟病,但男孩並不在乎,他知道女孩的生日是五月十二日,於是,他決定在女孩生日那天向她表白,想不到女孩答應他,因為女孩從很久以前也喜歡著男孩,所以他們就開始陷入熱戀中。』

『這樣的結局,聽起來似乎蠻不錯,他們也應該會繼續在一起,對吧?』男人突然問著我。

「嗯,對阿!」聽著男人一邊說著話,我感覺到,在我內心裡,好像有種東西,突然變的異常怪異。

『可惜阿~他們倆一直以為他們會永遠在一起,但想不到女孩的雙親卻總是想盡各種方法,不準他們交往。』

「為什麼?」我問著,哪有這種父母親這樣的,太狠了吧!

『因為男孩的家族全是黑道世家,女孩的雙親知道,男孩長大後勢必也會是黑道裡的人,如果讓他們的女兒跟這男孩在一起,他們的家庭一定會變得不寧靜。』

一直平靜的說故事的男人,情緒突然變的有些激動,他,是在說他的故事嗎?

「然後呢?」男人靜了幾秒鐘沒說話,我想他應該是在回憶那段往事吧!

所以我追問著。

『女孩並不聽他父母親跟她說的話,她仍執意要跟男孩在一起,於是他們私奔了,男孩為了要讓女孩生活的好一點,他開始幫他父親處理黑道上的一些瑣事,但卻也這樣冷落了女孩,女孩並不在意,她知道男孩的辛苦,所以她每天總乖乖的呆在家裡,直到男孩回來。』

『有天,女孩拿了張設計圖給男孩。』

《這是你設計得阿?很不錯喔!》男孩問著。

那是張手機的設計圖。

「因為每天呆在家閒著也是閒著阿!所以我設計這隻手機,很棒吧?」

《很漂亮呢!我很喜歡,送我好嗎?》

男孩想,他要想辦法,讓這隻只在紙上的手機,變成真的手機,所以,他收起了那張圖。

「好阿!」女孩笑著,笑的很開心。

「然後呢?」男人又靜默了幾分鐘不說話,所以我催著。

『我累了,明天在說給你聽,好嗎?』不知道什麼時候,男人的聲音變的沙啞了許多,他大概累了吧。

「好阿!你明天還要在打電話給我哦!」我說著。

『會,我一定會打電話給你的。』男人說著。

掛了電話,我查了一下通話時間,還是一樣,沒有通話紀錄,我在想,這手機會不會壞了阿?

而電池少了一格,還剩兩格的電量。

「嗶嗶。」

《一封新訊息》

怎麼有人傳訊給我?

我已經好久沒收到了呢!

如果可以,能不能那天不要來臨。

如果可以,你我的誓言能不能實現?

在五點十二分那時候?

我看了來訊時間,又是五點十二分。

等等!

以前跟今天的訊息該不會都是那男人傳的吧?

而且我剛記起,我的生日,也是五月十二日。

隔天到了,我還是一樣一早就在外面亂晃,因為我已經沒有心情去調查些什麼有的沒的,我只想聽那男的,說故事。

「鈴!」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喂?』是那個男的。

「你終於打來啦?快繼續說吧!」我期待著。

『嗯!』

《阿易,問你一件事情哦!》女孩對男孩說著。

〈嗯!〉

《為什麼你從不對我說你愛我呢?》

〈這很重要嗎?〉男孩心想,這句話是要等女孩生日那天,他送給女生那隻她設計的手機時才要說的,所以他並沒有解釋著什麼。

《當然重要啦!》

〈好好好,你生日那天在跟你說嘛,好不好?〉男孩說著。

《嗯!你說的哦!》女孩開心的。

這件事就這樣無疾而終,有天男孩工作完後回家,他發現女孩並不在家裏。

「奇怪,巧巧要出門時一定會跟我說一聲,怎麼她沒通知我呢?」男孩自言自語的說著。

隔天,女孩還是沒有回來,男孩開始擔心了,他開始四處問著,問了好幾天,他終於查到,女孩是被她父母親給帶走的。

他還聽到,女孩回到家後不久就心臟病發,男孩很怕女孩這次會渡不了這關,隔天一早,他帶著女孩所設計的手機,準備去她所在的那間醫院找她,因為那天是女孩的生日。

快到了醫院時,心急的男孩並沒有注意車輛來來往往,他出了場車禍,很嚴重的車禍。

男孩知道自己是救不活的,他跟醫生說,如果他死了,他要把他的心臟捐給女孩,並且,他把手機交給了醫生,要他拿給女孩。

『你記起來了嗎?』男孩問著我。

是的,我記起來了,我知道,巧巧就是我,而阿易,就是那男人。

『妳抬頭看看前面。』

一抬頭,我才發現我竟站在一處墓園前,在我面前的那座墳墓的主人名字叫鍾寂易。

他還是長的那麼斯文,還是看起來那麼的溫和,我看了看他死的那天,是兩年前的五月十二日。

『喚起你的記憶,只是我曾答應你,要在你生日當天,親口跟你說我愛你。』

眼淚,不小心慢慢掉出眼框,我努力讓自己平靜些,卻發現,我做不到。

『我恐怕,以後無法在陪著你了。』阿易,突然對我說出這句話。

「為什麼?」為什麼喚起我的記憶後,卻又跟我說不能在陪著我?

「嗶!」手機發出了沒電的警告音。

『你有沒有發現,我每跟你說一次電話,電池的電量就少一格?』

「嗯!」我靜靜的回答。

『那是代表我還能支撐多久,我以為我還能撐很久,但,我想這是不太可能的事了。』

『我能夠要求你一件事嗎?』

「什麼事?」我哽咽著。

『我已經好久好久,沒聽你對我說過我愛你了。』

「我…我愛你」我終於說出了這句話。

『呵,這樣我就很滿足了。』阿易澀澀的說著。

突然,一切變的好安靜,變的很死寂的靜。

我看了看手機,不知道什麼時候,手機螢幕已經消失不見了。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