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鬱的天氣,細雨纏綿,這顆心也被演算上色了,有些不知名的痛。

不喜歡一個人獨處,特別是白天。

可領導偏偏安排她下午休息,這樣的陰雨天氣,她能去哪裏呢?

除了窩在家裏,她別無選擇。

她已經很久沒有去逛街了,那些尚品有沒有革新她亦不知。

她只知道最近又出什麼新的作用中,或著專題;還有誰去了她的文集,又是誰送來了一大捧鮮花,還有那暖人的紅心。

就在她百般思索中,電話響起了。

是他,是他的電話。

「乖乖,在乾嘛呢?今天感覺怎麼樣?吃了藥好點沒?我在網上給你買了條裙子,寄在你們單位了,記得收哦。」言語裏透著他的愛戀。

「恩,謝謝!還好啦,我下午休息,一會就回去了。」

她覺得她是個幸福的人兒,就在昨天剛剛收到姐姐寄來的蕾絲連衣裙,很是淑女。

她愛不釋手,今日便穿上了。

「我把位址發在你QQ裏了,記得回家的時候開啟看看。」

他做事很是細心,準會討她歡心。

掛掉電話,她把所有的思絮都給他了。

「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此事古難全。」

好一個陰晴圓缺,好一個悲歡離合,這是現實的寫照,如同現在的她。

他回家兩天又走了,她的心情有些落寞。

總是這樣的來去匆匆,叫她如何是好?

為了賺錢,為了不讓她那麼累,他每週都要在往返的途中折騰七八個小時。

他工作的地方條件很是艱苦,他說那個城市裏有著農民的氣息,善良和仁愛盡顯無遺。

他說那裏夏天蚊子多,冬天寒氣重。

可是,為了賺取更多的錢,他寧願一個人受苦受累。

他在她空間留言「我會加油,我會努力,我不想你那麼累。」

他的話讓她感動著,這樣的天氣她定能感覺身上一陣陣冒出的熱氣,那是他傳遞愛的溫度。

城市的面貌在日新月異地變遷著,而他的心卻沒有絲毫變動。

他一直牽掛著她,就在今晨六點,他打來了電話。

喊她起床,讓她別睡過頭。

那時,她還沒睡醒,閉著眼說著話。

說完又掛了,又繼續睡。

他總是不放心她,每每都要打來好幾次電話,生怕她睡過頭。

他知道她就像個小孩,非常需要他的照顧。

在他眼裏,她真的是 一個小孩。

他在家的時候,她喜歡他抱她起床,然後在額頭親親一吻。

他說那是一天裏最溫暖的開始,而後他給她倒上洗臉水,擠上牙膏。

為她把早餐呈上,一杯熱牛奶,一個荷包蛋,加上幾塊肉鬆麵包。

雖然他又走開了,可她依然覺得是幸福的。

那些曾被他放飛的夢,很快又會回來的。

他堅信有那麼一天,他們有屬於自己的小屋,還有自己的轎車,還有那喊著爹娘的孩兒。

她想像著這一切的美好,她覺得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兒。

他對她的那片真情意猶未盡,他想用他的一生來呵護她。

那位給她看病的醫生大概都看出來了。

上週末,他回來了。

從崇州的一個小工業區轉了好幾趟車終於抵達了成都。

他說那裏很是偏僻,窮鄉僻水的。

坐個車進城得先走半個小時的路,然後才能坐上大巴。

運氣好的時候,一到就坐上了,沒準就又得挨上半個鐘頭。

那天他到成都的時候已是上午11點了,他沒有急著回家;而是給她打了電話,說去那個醫院等她。

因為他知道她那天下午要去看病,於是他在那裏等了她好幾個鐘頭。

恰巧那天她父親過來了,她要陪父親去太升南路給母親買手機。

因為母親的手機壞了,得換一款新的,好讓父親帶回去。

他打了無數個電話,她一直讓他等著。

直到下午兩點她才坐車過去,只見他坐在醫院的一角,靜靜地盯著手機,不時抬頭環顧四周。

她走進診室,準備拿錢取號(她是在電話裏掛的號)。

那醫生一眼就認出她了,「萱萱,你先生等你很久了,給你把號都取了。你先坐會,休息一下,一會給你診脈。」

她點點頭。

那醫生和她很熟,也因她一直在吃中藥。

一直以來那醫生都以為他們結婚了,因為每一次都是他陪著她去看病的。

她清楚地記得上一次那醫生問她有沒有小孩,她說沒有,接著醫生就說了句讓她震驚的話「你這身體以後生小孩惱火得很。」

她像是被蟒蛇咬了一口,血液在胸口流淌,有些窒息的疼痛。

可盡管這樣,他從來都不在乎。

他說只要她身體好,她好他就好。

孩子等身體好了再說,咱們目前主要是養身。

她很是感動,為了讓他安心,她每天堅持吃藥。

沒有他在身邊,她要學會照顧自己。

三餐按時吃藥,吃飯,喝水。

她希望她的身子快快好起來,她想還他一個健健康康的女人。

近日來她一直沉迷於讀書寫字,貌似這些活兒要耗去她大部分的時間。

以至於她都沒有時間打掃房間,屋子裏有些亂。

她有好幾天沒在家做飯了,很多時候都在外面吃點便飯就把自己打發了。

屋子裏多了幾樣東西,蟑螂、多腳蟲。

她有些怕了,於是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書和筆,開始打掃衛生。

可是,盡管打掃了,那些害蟲仍未消滅。

他一回來就開始收拾,去超市買了滅害靈。

就在前天晚上她還在熟睡的時候,他起來把廚房的門關上,在裏面噴了消毒水,還有滅害靈。

他不放心她做事,昨天走的時候還特地交待過,讓她記得晚上下班回來把家裏的東西都徹底清洗一遍。

昨天她一回來就開始收拾,把所有的碗筷瓢都放鍋裏煮了。

因為家裏沒有消毒櫃,所以她唯一想到的就是煮沸消毒法。

現在家裏清淨多了,沒有蟲子幹擾。

環境好多了,這樣有助於她疾病的恢復,是他說的。

一個人的愛不是常掛嘴邊的,行動證明一切。

他很少在她面前說個「愛」字,如果說出來肯定是她逼問的。

他是個務實的傢伙,他不喜歡做些表面功夫。

他很實在,他用行動去感化她,用真誠去打動她,用愛去包容她。

她回想著他給她的愛,意猶未盡。

她突然好想他,便速寫下了這一頁。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