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起,相思。

那陽光,炙熱火辣,連同一抹淺淺的微笑一概收括。

假裝愚昧,卻不能不知春的愛戀,夏的熱情,秋的殷勤,冬的瑟瑟,總在想是不是偽裝的還不夠好?

罷了,且讓束縛的靈魂透透氣,縱使相思成殤,山月盡失,水空花落,挽留住的只是回憶的念想。

那念想,微微地恙,柔柔地疼,拭去眼角的濕潤,已然分不清是歡喜悲愴的泣淚,還是幸福疼痛交織的無奈,總之,是沒來由的緋紅了雙臉,濕潤了眼眸。

因思執筆拙文,因字落筆為念,都只是寥記錯過的往昔,深念錯過的你。

字裏行間,微微透露著我很想你的心境,淡淡的,如薄茶一般,沒有當初的那份悸動,也沒有距離隔閡的兩兩相忘,只是習慣性的念起而已。

那個面帶淺笑,陪我靜看朝霞暮落的你,如今過得可好?

隔著流失的歲月,眺望天涯的末端,一遍遍搜尋著印在心底的模樣,惴惴行走,恐恐不安,不停歇的凝視著,生怕一個慌神錯過端倪,生怕一次逗留感受不到繾綣戀戀的呵護。

腳邊的芳草眷戀紅塵,無奈只能連綿無法纏綿,一開始的連綿註定的只是一時的纏綿,一世由榮至枯的宿命,可憐芳草,你為誰生?

念滅,成疾。

仰望雲端之上的蒼穹,頃刻淚已逆流成溪,人一世,草木一秋,往事亦化為彈指一瞬間,灰飛煙滅。

指尖無力的流潟那些美好的流沙,留不住,求不得,思而不能寐,殤而不能哀。

念,隨緣生隨緣滅,絲毫強求不得,不錯在你的離去,也不錯在我的無力,只錯在緣太淺,情卻太深。

數不清的離別心傷日子,只有在夢魘中才能尋找到安慰,盡管我知道那只是夢而已。

久而久之,心思若水,不爭不怒,只在月色朦朧,風兒習習的夜晚,才能找回與世無爭的寧靜。

一彎新月,一紙素箋,一種情愫,一地清愁,透過窗外的寂靜便可幻想屬於我的意境,隨即沉迷,分不清沉迷的是心,還是情?

一襲念總是糾結在心,綿延纏繞著,淡淡的,卻又揮不去。

那個面帶淺笑,影響我這一生的你,如今已是陌路天涯。

驀然間的回首,淚流滿面憶一回陌上青春,詮釋一個執字,欠一首古相思曲。

念滅,已成灰,寞落煙花綻不出燦爛與荼蘼,化為煙雲,消失無痕。

念起念滅,終究抵不過流年逝水,而且都是那麼疼,那麼疼。

念起執存,念滅傷懷,念間徘徊。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