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跪在地上撿,撿散在肥狼和同學腳邊的錢,一滴滴眼淚落在地上,趕緊用膝蓋偷偷擦乾。

小時候,他最怕吃便當,因為大家一打開便當,那個老師就出現了。

「好香!好香!老師都肚子餓了。」

油亮亮的胖臉笑著,搖動著背在後面的雙手,和那手上的藤條,讓他想起童話故事裡,藏著尾巴的狼。

「打開來!讓我瞧瞧!」

大肥狼一排排的巡視,碰到掩著便當的,就歪著身子往裡窺。

有一次站在他桌前,窺不著,他又硬是壓著便當蓋,不讓肥狼看。

肥狼居然用藤條的一端頂住他的手。

藤條好刺,他就是不讓。

砰!

便當翻了,撒了一桌子、一地。

肥狼沒說話,轉身到別的桌子:「哇!雞腿。」

「這是什麼?老師都沒吃過耶!很貴吧?」

「你家一定很發,你爸爸做什麼?」

第二天,就見那幾個同學的媽媽到學校來,又隔一陣,更見那些人成績直線上升。

直到發生另一件事,他才知道原因。

「給你!」

坐在他右邊,那個醫生的小孩,突然塞給他一個紙條,小聲說:「標準答案!」

紙上寫著圈圈叉叉,還有一大串數字。

正好跟眼前考卷上的空格相配。他照抄了。

第二天,挨了肥狼一頓臭揍。

「憑你,也能考一百分?你說!你是不是作弊?」他就是不說,回家卻又挨了一頓揍。

「全工地的人都知道了!你怎麼這麼不爭氣?」

母親一邊狠狠拿掃把打他,一邊哭著罵。

母親去了學校。

第二天,他放學之後,也跟著那批同學,去肥狼家報到。

那是個很大的地下室,擺了十幾張有塑膠面的軟椅子,還有一長條、一長條共用的桌子。

肥狼沒給他坐軟椅子,拿了張板凳給他:「坐!要不是你媽求我,也不收你。」

回家,他就告訴了母親,哭著問:「妳為什麼要我補習?我繳一樣的錢,他卻只給我坐硬板凳。」

母親先低著頭不做聲,突然揚起臉瞪著他,渾身發抖地說:「我每天做一樣的工,比男人做的多,他們還不是只給我一半的錢!」

掏出口袋裡幾張皺皺的鈔票,伸到他眼前:「這公平嗎?」

母親拿出的每一張鈔票,都是這樣皺皺髒髒的,拿在手裡,像是拿到砂紙,有水泥、有黃土,還有白白的石灰。

「什麼東西?髒死了!」

有一回肥狼當著同學的面,把他繳上去的錢扔在地上。

他跪在地上撿,撿散在肥狼和同學腳邊的錢,一滴滴眼淚落在地上,趕緊偷偷用膝蓋擦乾。

他把錢拿去小店換。

「什麼?換大票子?不買東西?去你的!」

老闆把他趕了出來:「你作夢啊?髒錢換新錢?」

只好回家,把錢攤在桌子上,用手慢慢地、一張張搓,搓掉那些砂土,再疊在一起,用書壓平。

只是,無論怎麼壓,那十幾張鈔票,放在信封裡,還好像夾了一塊厚厚軟軟的海綿。

有個同學舉著他的信封笑起來:「看哪!他繳的錢最多,厚厚一大包呢!」

於是大家扔過來、扔過去,笑成一團。

「媽!妳能不能拿回一些乾淨的錢?」

有一天夜裡,他終於忍不住地開口。

「媽的錢都是乾淨錢,沒有一文髒錢。」

母親翻過身去,很沉、很小聲地說:「從你爹死,媽清清白白、乾乾淨淨。」

轉眼,十多年過去。

今天,他把一包錢,交到母親手上。

母親像是嚇一跳,把信封打開,抽出裡面嶄新的票子。

「一千塊一張?」抬起臉看看他,又低下頭數。

數一數,就搖頭,數完了,把錢顫悠悠地舉起來:「這麼多,我不能拿。」

「您收下吧!比起小時候,您給我的錢,這些錢上沒有水泥、沒有黃土、沒有石灰,這些錢都太輕了,永遠趕不上您賺的錢。」

他笑笑:「但是,跟您的錢一樣,它們都是乾乾淨淨、清清白白的錢。」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