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假裝睡覺,尤其是聽到媽媽叫我起床的聲音。

「阿音,起床啦!上學的時間到啦!快點!」雖然我有鬧鐘,蛋嗎媽的聲音,比鬧鐘嚴格,這個鬧鐘有罵人的功能、有打我的權利,還有…他最常用的抓癢絕招。

「再不起來,我拿掃把嚕!一個女孩子,怎麼這麼骯髒!」他看我起床,身上穿的是制服,總是忍不住的念上一句。

「睡覺也不把制服脫了,害我每次都把你的制服燙的這麼整齊!」他從來不知道,自己怎麼生出這樣不愛整齊的孩子,總是懶洋洋地慢半拍,怕遲到穿制服睡覺。

「好啦!知道啦!」我總是回這一句。

到了學校,教官看見我,說:「咦,維音,你得制服很不錯喔!背後竟然燙三條線!怎樣?畢業之後想考軍校嗎?」

我很不好意思,心想著:「媽也太多事了!」,接著慢慢說出:「這…這是我媽燙的啦!」

但是一看到裙子,就破功了…我的裙子像海帶菜一樣,亂七八糟的。

教官笑著說:「你媽媽顧得了你上半身,顧不得你下半身喔…」

此刻,這句話應驗在我的身上,再適合不過了。

畢業之後,我搬離了家,拼死拼活地工作,為了證明自己可以照顧自己,白天有正職,晚上有打工,閒暇之餘我還接外快;我過著不知道白天、不知道晚上的生活,偶爾有病痛,吃吃成藥就帶過。

現在,我家裡沒有鬧鐘,因為我已經練就一身「時間到了,自己會起來」的生理模式,工作也得到上司得讚賞,他準備推薦我去國外當主管。

「維音,你去上海負責公司業務,可以吧?」主管的臉充滿期望的看著我,但我──卻只能說:「對不起…老大,我不能去。」

問題來了,請問,維音為什麼不能去?

A.自己生了重病

B.找到更好的工作

C.媽媽生病了

D.去了就不能接外快多賺錢




















A.生了重病

妳與媽媽是小蜜蜂與女王蜂

卡通裡的小蜜蜂經歷千辛萬苦、排除任何困難的模樣,大概跟你日常生活的樣子很像,而你媽媽就像是一種隱形目標一樣,在你味生活打拼時,不復記憶中;一直到成熟、有稍許成就時,你才會想起媽媽的重要性;像是小蜜蜂找媽媽的過程一樣,你噓經過一番歷練,才會知道親情的可貴。





B.找到更好工作

妳與媽媽是灰姑娘與後母

這類型的親子關西,不是會苦讀還子的母親與可憐小孩的組合,而是你會發現媽媽的挑剔好像無止境一樣,即便你做得很好,他也會再另外一個地方說一下「可是如果這樣會更好吧?」或是會無意說:「你看,哪家的孩子有多少成就?」等等之類的話,其是讓你滿受傷,像灰姑娘一樣,總是越做,越覺得不知道是為誰忙的感覺。





C.媽媽生病了

妳與媽媽是柯國隆與無敵鐵金剛

「指揮挺,組合!」只要媽媽講一句,你就會像無敵鐵金鋼一樣,乖乖地讓媽媽操控著;在柯國龍媽媽的心理,你永遠是他的孩子,而且他覺得自己說的──都很對。這類型的親子關西雖然吵架機率特高,但也很快就沒事,主要是無敵鐵金剛的妳,真的懶的吵,就聽他的就沒事了。





D.去了就不能接外快多賺錢

妳與媽媽是小新與美芽

這世界上最放肆的小孩,加上長是跟這個孩子做朋友的媽,大概會出現蠟筆小新中的劇情。妳的老實與充滿創意的思想,常讓媽媽感到驚駭莫名,當然也許你會刻意在他面前裝沒事,不過愛查勤的媽媽多年以後還是會發現你愛搞怪得一面,頭痛擔心不已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