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滑頭給漁警解釋說:「我沒釣魚。我只是在教我的蛆學游泳。」

「真是這樣的嗎?讓我看看你的蛆。」

「瞧,這不。」

「好呀,」在仔細地檢查了蟲子之後,漁警說,「我仍然得定你違警罪。」

「什麼理由?」

「洗澡不著游泳衣是不容置辯的違法。」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