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神不寧,氣若游絲,印堂發黑,走路帶衰。

這是卡陰的典型症候群。

「妳卡陰了,對吧?」我指著朋友小快,沉著臉說道。

「喔?被妳看出來了,最近還真是帶賽。」小快嘆了口氣,神色陰鬱。

小快。

快,顧名思義速度驚人;不過,她的速度則是慢的驚人。

從高中認識她到現在,她準時的次數兩隻手就數的出來。

而且是那種被截肢的殘缺的手。

「妳快一點啦!」

為了避免午餐變成晚餐,晚餐等成宵夜,催促她,成了大家義不容辭的責任感。

久而久之,催著催著,小快這個外號就這麼誕生了。

「這位小姐,妳最近是不是做了什麼缺德事情?」

我一副江湖術士嘴臉,「看妳的印堂,黑的簡直該去洗洗臉了,妳倒底用哪個牌子的洗面乳阿?」

「說到這個,上個禮拜我新買了一條SK吐,真的超好用的耶…」

小快眼睛一亮,噴出大量話語:「它的泡沫超柔細的…妳看我現在的毛孔…」

糟糕,不小心丟了個竿子,她爬到其他世界了。

「印堂,這位小姐」我神情嚴肅的指指小快的額頭,「我們把話題回到印堂。」

「唉,對喔……」小快的眼神,像突然被扭暗的燈泡,亮度驟降。

「我的確遇到怪事」她無力的搖搖頭,「喔不,嚴格來說,是遇到怪人。」

「說來聽聽。」

小快的八字在我們這幾個女生之中,算重量級的。

妖魔鬼怪,或飛或爬的ㄚ蟑,中元普渡七月半,女生該怕的東西,我大致上一樣都沒少的非常合群。

可是小快總拉著我,往電影院的鬼片上映廳,不要命的猛衝。

七夜怪談,靈異第六感,鬼來電,咒怨……

在半推半就的情況下,我用爆米花掩著眼睛,苦著臉,就這麼陪小快看了好幾部經典的鬼片。

在我爸媽出國的那幾個月,小快也曾經來我家,面無表情的噴死好幾隻蟑螂。

「這有什麼好怕的,」某夜,她屠殺完畢,一派輕鬆的挑挑眉毛,「牠們只不過是長的醜一點罷了。」

地板上,三隻肥的應該有高血壓的蟑螂。

翻肚,六腳朝天跳霹靂舞。

我躲在遠處觀戰,眼睛噙著飽飽的淚水,雙腿發軟。

這個大膽女,居然也有會怕的東西?

聽鬼,說鬼故事,這還真是妙哉。

「我被告白了。」小快神情複雜,簡短一句。

所謂的神情複雜,並不是指嬌羞中帶著甜蜜,或是興奮中帶著得意。

她臉上的複雜,剛好是最慘的那種:痛苦中帶著抓狂。

「哇!告白耶!我從幼稚園開始就沒遇過這種純情的事情了。」

我哈哈大笑,忘了她正在卡陰,卡陰的人是很脆弱的。

「ㄧ點都不值得開心好嗎!如果是妳遇到這種事,絕對笑不出來。」

小快綠著臉瞪我,面色凝重成烏龜殼的顏色。

「好啦,對不起,妳繼續說。」我抹抹臉,正色。

「早餐,惡夢的來源就是早餐…」小快瞇著眼睛,恍恍惚惚的望向遠處。

「早餐?跟早餐有什麼關係?」我跟著她的眼神看過去,空蕩蕩沒有風景。

「從他開始幫大家買早餐,恐怖的序曲就已經開始了…」

「他是誰?」我捏捏下巴,疑惑。

「辦公室同事,我們都叫他……阿…偉…」她語氣艱難,緩緩唸出對方的名字,好像那兩個字意味著某種黑暗詛咒。

「嗯,那個老兄,阿偉,」我順順接話,「他幫你買早餐阿?」

小快點點頭,說:「剛開始他說他家開早餐店,可以順便幫大家帶來公司,我也沒有想太多,反正託他帶早餐的有六、七個人…」語氣虛弱的像快斷氣。

人海戰術,看來那傢伙不笨。

「然後每天我們都吃他家賣的早餐,」小快說,「大都是一些三明治什麼的,有時候還有生菜沙拉,蛋餅之類的……蛋餅有點油膩……可是沙拉裡面有放葡萄乾……然後有時候是紫萵苣…」施主,回魂。

我拍拍小快的肩膀,她又爬到其他世界了。

「然後我開始覺得有點奇怪,我的早餐跟其他同事不太ㄧ樣。」小快說。

「味道不一樣?天啊,好噁!」

很多恐怖的聯想咻咻飛進我的腦袋,我驚叫:「他加了什麼?眼淚?還是口水?」萬分憐憫的看著小快。

「沒有啦,妳緊張個什麼勁,」她猛搖頭,急急解釋:「只是份量都加大了,比方說豬排三明治,裡面的豬肉變成兩塊;平平是蛋餅,蛋卻加了三顆,反正不管我點了什麼,吃起來裡面的料就是異常的大方。」

「這簡直是蔑視其他消費者嘛!妳其他同事沒發現?」我好笑的問。

「誰會去檢查別人的早餐阿?」

小快無奈的聳聳肩膀,繼續說:「況且每份早餐都用塑膠袋裝好,大家也都各吃各的…」

「也是啦。」我點點頭。

「你們家早餐這樣賣,不會虧本嗎?我曾經半開玩笑的問阿偉,他只是神秘的對我微微一笑,語帶玄機的回答四個字……」

小快無力的停住,不說。

「哪四個字?」關鍵終於現身了,我耳朵豎起。

「穩、賺、不、賠。」她恨恨的吐出四個字。

長線是用來釣大魚的。

看來家裡開店那個阿偉,打算放早餐,釣女友。

「物美價廉沒什麼不好,我心安理得的付費,繼續跟同事一起吃他帶來的早餐。」

小快越說越慢,尾音顫抖,「兩個月過去了,有一天我發現早餐裡面……」

現身了,阿偉穩賺不賠的原因。

「上個禮拜我拿起漢堡正準備啃,突然發現袋子裡面有一個小紙條。」

小快眼睛二度瞇了起來:「裡面寫的句子,讓我差點眼睛沒炸出來。」

「寫啥?」

「謝謝妳接受我的心意,我們什麼時候要公開?」

心意?

公開?

我恍然大悟,雙掌一拍,驚喊:「他以為妳默不吭聲的吃他的加料早餐,都是因為--愛!」

小快點點頭,無奈。

免錢的最昂貴,升級的最可疑。

原來阿偉的心意,早就陰魂似的附身在一份份早餐裡面。

「妳有跟他說清楚嗎?撇清要趁早。」我提醒。

「有天下班,趁著同事都走光了,我藉機會把事情談開。我明明白白的告訴他,我沒有喜歡過他,這純粹是誤會一場。」小快說。

「講清楚說明白,應該就沒啥大問題了吧?」

「不澄清還好,」小快哭喪著臉,「那位老兄怎麼回答我,妳知道嗎?他沉默了好幾分鐘,然後開口說出一句話,我聽了差點沒昏倒。」

「他自顧自的說,」小快越講越激動,「妳怕失去我,對吧?」

這什麼邏輯?

「我當場傻眼。他還陸陸續續的說了些面對真愛,人總是會選擇逃避…什麼之類的鬼話…」小快哀嚎著。

我聽著,也傻眼了。

「總之最後,他意味深長的看著我,堅定的說:我會等妳。等妳克服恐懼,等妳可以誠實面對自己感情。」

小快說完,軟乎乎的攤倒在沙發上。

我則沉浸在,頭皮發麻的強烈情緒裡。

「他…不是普通人…」

五分鐘後,我回神,虛弱的下了個對小快毫無幫助的結論。

「妳明白我的痛苦了吧。這陰,卡的可大咧……」她面色慘白,苦笑著說。

「那,後來呢?你們畢竟還是同一個辦公室,總會對上的。」

「閃為上策,我看到他就避開。」

「那,早餐呢?」我回到這個恐怖的源頭。

「還早餐咧!」

小快瞪我一眼,「誰敢吃?我寧願到辦公室啃A4紙。」

小快說完還想出手掐我,還好,卡陰的人體力差,她伸出手只抓到空氣。

「有後續發展嗎?」我問。

通常鬼故事都有續集。

「紙條,奪命紙條。」小快說。

「啥鬼東西?」

「三不五時,在我的辦公桌墊下,或是檔案夾裡面都會掉出小紙條,」

她鼻子重重的呼了口氣:「內容千篇一律,叫我要面對自己的感情。」

見鬼。

小快這次遇到最難纏的地縛靈了。

「妳自己小心一點,」我拍拍小快的肩膀,「會情殺的,通常都是這種人。」

「閉嘴!」她尖叫。

三個月過去。

小快說阿偉離職了,原因不明。

只見這小妮子神采飛揚,面露紅光,臉上的黑線全部自動刪除了。

果然,有沒有卡陰,差很多。

「他離職後,我知道一件事情,更毛骨悚然。」小快陰笑,裝神弄鬼。

「說吧。」鬼片下檔了,還有幕後花絮?

「所謂的他家開的早餐店,壓根就不存在。」

「?」

「總之,連早餐店這件事情,都徹徹底底是個幌子。」小快吐吐舌頭。

對阿偉的超完美計畫,我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肅然起敬。

「小快~」我沉默五秒,叫了她一聲。

「嗯?」她抬頭,疑惑。

「妳一定要請我吃晚餐。」我斬釘截鐵。

「為什麼突然怎麼說?」

「慶祝妳沒有被情殺。」

一陣尖叫聲,來自我。

小快捏人真的很不知輕重。

全站熱搜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