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鄉下的時候,我習慣於清晨在林間散步。

時常會發現散落在林間地上的昆蟲屍體,特別是飛蛾和金龜子的屍體,總會掉落在路燈桿的四周,想必是昨夜猛烈撲火的結果。

飛蛾有著彩色斑斕的雙翅,金龜子則閃著翠綠的董光,在灰色的泥土地上令人心驚:生命是如此短暫脆弱,經過一場火祭就結束了。

「這樣猛烈地撲火,甚至喪失生命,既沒有獎賞,又沒有歡樂,為什麼它們要這樣世世代代地撲火呢?」

我一想到這裡,就忍不住感到悲憫。

山上有一位熱心的老人,每天清晨義務來清掃林間的小路。

他告訴我,每日掃起的飛蛾和金龜子的屍體有一畚箕,他都把屍體埋在鳳凰樹下,使鳳凰花每年都開出火紅的花。

除了昆蟲,老人說:「每天還會掃到幾隻蝙蝠哩!」

「地上怎麼會有蝙蝠呢?」

「還不是撞到樹嘛!編幅夜裡就出來捕食蛾蚊,用聲波辨路,偶有出錯的時候,就撞樹了。」

老人十分感慨地說,飛舞於林間的蝙蝠,時時刻刻都在避免撞到樹,卻偶爾會不小心撞樹。

同樣在林間飛舞的彩蛾,卻一再去撲火,直到喪命為止。

眼盲的蝙蝠是多麼小心翼翼,眼明的飛蛾又是多麼肆無忌憚呀!

「如果蝙蝠眼亮一些,飛蛾青盲一些,那該有多好!」老人說。

我沿著老人掃過的山路回家,路上還有新掃的竹掃帚的痕跡,林間的空氣散放出花草的芳香。

我想到,晚一點走這條路的人,一定不能想像,就是剛剛,地上還有許多彩色斑斕的飛蛾,還有許多金光閃閃的金龜子,為某一種不可知,不可理解的信念,撞死在林間。

或者,也有一兩只不小心撞落的蝙蝠。

蝙蝠天生有弱視的盲點,使它偶然逢到生命的災難。

飛蛾天生有撲火的習性,使它必然的撲向火焚的結局。

在偶然與必然之間,生命是這樣令人歎息!

如果,蝙蝠的眼睛像飛蛾那麼亮,而飛蛾的習性像蝙蝠那麼小心,該有多好呢!

生活在天地間的人,幸而不是蝙蝠,也不是飛蛾,但也免不了有撞樹的盲點與撲火的執著,總是要經過很多次的碰撞與燃燒,才能張開眼睛、小心戒慎。

我們思考蝙蝠撞樹和飛蛾撲火的道理,才會發現那些還在撞樹和撲火的人,是多麼可憫。

下午喝茶的時候,看著春天裡難璨的陽光,我還在想,如果蝙蝠和飛蛾都願意在陽光下飛翔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藍色憂鬱 的頭像
藍色憂鬱

夢想天空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