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在敦化南路散步,突然有人從背後追上我,她一面喘著氣,一面說:「請問,你是林清玄嗎?」

我說:「是的。」

她很歡喜地說:「我正想打電話到出版社找你,沒想到就在路上遇見你。」

「你有什麼事嗎?」我說。

「我……」她欲言又止,接著鼓起勇氣說,「我覺得,我還沒有學佛以前很快樂,現在旺活卻過得很痛苦,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了問題?」

然後,我們沿著種滿松香樹的敦化南路散步,人聲與車流在身邊奔馳,有時我感覺這樣看著不知從何處來、又要奔向何處的車流,總感覺是在看一個默片電影的段落,那樣匆忙,又那樣沉寂。

我身旁的中年女士向我傾訴著生活與學佛的沖突、掙扎,與苦痛:

「我每天要做早晚功課,每次誦經一個小時。為了做早晚功課,我不能接送小孩上下學,先生很不滿意,認為我花太多的時間在這些沒有意義的事情上面。」

「我的小孩很喜歡熱門音樂,可是我們家只有一套音響,如果我放來做早晚課,他們就不能聽音樂,常因此發生爭執,孩子也因此不信佛教,講話時對佛菩薩也很不禮貌,我聽了更加痛苦。」

「我的公婆、先生、小姑都信仰民間信仰,過年過節都要殺雞宰鴨拜拜,我不能那樣做,那樣做就違背我的信仰,如果不做,就要吵架,弄得雞犬不寧。」

「我很想度他們,可是他們排斥我,也排斥佛,使我們之間不能溝通,林先生,你看我該怎麼辦?」

她說到後來,大概是觸及到傷心的地方,眼眶紅了起來。

「你為什麼要學佛呢?」我說。

她說:「這個人生是苦海,我希望死後去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那麼,你為什麼要每天做早晚功課呢?」我又問。

「因為我自己覺得業障很重,所以必須做功課來懺悔過去的業障。」她非常虔誠地說。

「你有沒有想過,除了過去和為未來打算,應該為現在做點什麼呢?」

她立刻呆住了,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因為確實在她學佛的過程中,她完全沒有想過「現在」這個問題。

我就告訴她:好好地對待先生,這是很好的功課!

每天關懷孩子,接送他們上下學,這也是很好的功課!

試著不與人爭辯,隨順別人,也是很好的功課!

甚至與孩子一起聽熱門音樂,使他們感受到母親的愛,因而安全無畏,也是很好的功課!

菩薩行的「佈施」「愛語」「利行」「同事」講的就是這些呀!

如果我們體驗到「家家有本難念的經」,把自家裡的那本經,讀通、讀熟了,體驗真實的佛法就很簡單了。

「因為,家裡的這一本經和佛堂牆壁上的經是一樣深奧、不可思議的呀!」

藍色憂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